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隐忧

秾李夭桃 第四章 隐忧

作者:闲听落花 小说:秾李夭桃 更新时间:2021-09-14 17:32:28
李小幺在门口叫了声柳姐姐,柳娘子哎了一声应了,李小幺歪着头,看着整个人堵在门口,弯着腰滴着汗,正用力擀面条的柳娘子,迟疑了下,干脆从柳娘子背后硬挤过去,将背后的鞋子送到柳娘子面...

秾李夭桃

推荐指数:10分

《秾李夭桃》在线阅读

李小幺在门口叫了声柳姐姐,柳娘子哎了一声应了,李小幺歪着头,看着整个人堵在门口,弯着腰滴着汗,正用力擀面条的柳娘子,迟疑了下,干脆从柳娘子背后硬挤过去,将背后的鞋子送到柳娘子面前晃了晃,连说带笑,“我大哥让我送回来的,大哥让我谢谢柳姐姐,他说他不少鞋子穿,让柳姐姐以后不用再费心了。”

柳娘子直起身子,抬手用手背抹了把汗,面粉从手上沾到额角,厚厚的嘴唇半张着,呆怔怔看着李小幺,一时没反应过来。

李小幺说完,往后跳了半步,将鞋子放到桌子上,嘿嘿笑着,从柳娘子身后飞快的挤了过去,却差点撞到站在门外两三步的青年男子身上。

李小幺刹住脚,抬起头。

站在门口的,是住在柳家隔壁的黄远山。

黄远山是太平府本地人,父亲嗜赌,败光了家产,把妻女都输给了人家,妻女被带走那天,黄父说是喝醉了酒,一脚踩进护城河里淹死了,就这样,一家人就只剩下黄远山一个,他是最早租住在这个院子里的人,房东知道这些闲话过往,却不知道黄远山如今做什么营生,只猜他大约是个帮闲的闲汉。

黄远山对柳娘子极好,经常送些值钱不值钱的小东西给她,也经常帮她做些提水劈柴的粗活。

不过柳娘子对他却不大上心,从李家兄弟搬进来起,柳娘子眼睛里就只能看得见李宗梁了,跟高大挺拔的李宗梁相比,身形单薄、形容猥琐的黄远山是太让人看不上眼了,姐儿爱俏,到哪个世间都一样!

黄远山呆站着,身上隐隐渗出丝丝阴寒之气,狠狠盯着柳娘子。

李小幺心里微微发寒,不敢多停留,陪着一脸尴尬的笑,含糊的招呼了一句’黄大哥’,赶紧往自家溜,走了几步,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寒丝丝,仿佛被什么阴测测的东西盯住了一般。

黄远山阴沉的目光一直盯到李小幺进了屋,转过头,直直的盯着柳娘子,目光从她身上移到桌子上的鞋子上,突然从柳娘子身后硬挤过去,伸手抓起鞋子,转头盯着柳娘子,从牙缝里慢慢挤出几句话:“人家不要,还是给我吧,我不嫌弃这鞋破!”

说着,紧紧捏着鞋子,一把推开柳娘子,大步出了屋。

柳娘子被黄远山推的趔趄着歪到门框外,呆怔怔的眨着眼睛,小幺的话她刚明白过来,黄远山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李小幺一溜烟回到屋里,李宗梁已经将荔枝腰子、白切肉和生炒肺各拨了点出来装了一碗,见李小幺进来,指着碗吩咐:“把这个给沈阿婆送过去。”

“哎。”李小幺脆声答应,端起碗往隔壁送过去。

隔壁的沈婆子孤身一人,做的一手好针线,靠缝穷为生,经常帮他们缝缝补补。

二槐平时经常帮她做些挑水劈柴之类的重活,李宗梁原本想让李小幺跟着沈婆子学点针线活,可李小幺实在没那个兴致,根本不愿意掂针,李宗梁只好作罢。

李小幺送了菜回来,水生已经盛好了饭,晚饭只有他们四个人吃,李宗贵每天要到亥初才能回来,晚饭自然是在长丰楼吃。

水生吃了口饭,仿佛想起什么,看着李小幺问道:“你下午说,池州制置使宋公升被杀头了?”

“嗯。”李小幺咽了嘴里的饭,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去找你时,正好遇上行刑的车子,不过我没挤进去。”

“杀的好!要不是他放了南越人进来,师父和师娘也不至于······杀得好!”二槐一边响亮的嚼着炒肺片,一边恨恨的说道。

李宗梁慢慢嚼着饭,转头看向魏水生:“宋大人是咱吴国名将,驻守池州城这么多年,南越都没能打进来过,怎么去年说打就打进来百十里?这事,我总也想不通。”

“嗯,大哥,你留意没有?那天晚上,那些人冲进村子只杀人,不抢东西,从头到尾,连句话都没说过,那些骑马的,还蒙着面。”魏水生拧着眉头,看着李宗梁低声道。

李小幺转着头看两人,想了想,岔开了话题:“这种事,都是上头争权夺利,最后苦的死的全是咱们这些平头百姓,杀了就杀了,杀了谁都不冤枉,二槐哥,你慢点吃!”

李二槐已经扒完了一碗饭,站起来又出去盛了满满一碗,看着李小幺,咧嘴笑道:“吃这生炒肺,怎么慢?”

李小幺白了他一眼,听着二槐香甜的呼呼噜噜,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小碗里的半碗饭。

………………

李小幺有了精挑细选的阿胶枣儿,底气足了,只守着后院雅间卖枣子,虽说比原来慢了些,可这价钱上却差不多翻了个跟头。

长丰楼的郑掌柜晃着李小幺的枣篓子,看着里面个头匀称、粒粒饱满鲜亮的阿胶枣儿,“小幺,你这枣儿,是一粒粒挑出来的吧?什么价拿的?贵了多少?”

“嗯,也没贵多少,能赚回来。”李小幺仔细的将枣子一粒粒摆到碟子里,离远一点,歪头看了看,叹了口气,看着郑掌柜商量道:“郑叔,您看,这么好的枣子,这碟子太粗糙,配不上,要不,您把那一打缠金银丝汝窑小碟子借给我用用?赁给我用用,一天十个大钱?要不二十个也行,要是打坏了,我照价赔您,不然,可惜了这些枣子。”

郑掌柜点着李小幺,一边笑一边摇头,“你个小幺,这小算盘精刮的厉害,我那汝窑碟子才多大点,你一碟子能装几个枣儿,也照一碟三十个大钱卖?”

“嗯,郑叔,雅间里回回都是用银子会帐,谁会在乎这几十个大钱,人家要的就是个好看雅致,您说是不是?”

郑掌柜若有所思的看着李小幺,慢慢点了点头:“你这孩子,肯用心也聪明,往后肯定埋没不了,好,那一打汝窑碟子就借给你用,不用你那几个赁钱,只一样,若打碎了,一个碟子就是二两银子,你可小心点!”

“郑叔放心!”李小幺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

郑掌柜被她笑的也跟着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李小幺的头,压低声音交待道:“林先生刚刚打发人来订佛跳墙,明天要和智静师父过来吃,等他们来了,你记着过去好好谢谢人家,这几天又有人打听,想买你回去,亏的智静师父说你妨主······不然,唉,你这孩子,这双眼睛生的是太好了些,平日里自己要小心,啊?”

“多谢郑叔照应。”李小幺低声谢了郑掌柜,心里的沉郁又冒着泡,一点点往上泛起来。

智静和尚这个妨主,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那个什么名士林先生,不也是想把自己买回去,捧什么砚么。

自己若是个男孩子,再大几年,长开了,发育了,也就没这些事了,可女孩子,再过两年长开了,更是要惹事!

这个地方,这样的活,不能多做,得赶紧攒够本钱,开间果子行,外头让几个哥哥照管,自己居中调度。

象温娘子,管着温家果子行,大家不都夸她能干么,若能这样,这日子才算是真正安稳了。

………………

隔天,林先生和智静和尚到长丰楼时,李小幺的枣子已经卖完了,只专给两人留了两碟。

林先生四十来岁年纪,是吴国望族林家嫡支,十几岁就以人品出众、才华横溢著称,他的文章诗词,流传很广。

李小幺找来看过,实在没看出好在哪里,比她看过背过的那些诗词文章,差了十万八千里。

林先生名士风范,以放荡不羁著称,和吴国有名的高僧智静交好,两个人几乎形影不离。

智静听说出家前也是名门之后、世家子弟,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出了家。

都说他佛法高深,勘破前世今生。照李小幺看,这两个人,一个是世家子弟中的才华横溢,一个是世家子弟中的佛法高深,只能说吴国的世家子弟,也太不争气了些。

林先生和智静和尚在长丰楼前下了马,郑掌柜急忙迎上去长揖见礼,却不敢多话,只侧着身子,让着两人往福字甲号雅间进去。

李小幺小心的缩在柜台后的角落里,看着两人。

林先生头发还是梳得纹丝不乱,用一支羊脂玉梅花簪绾着,一件天青绸长衫,还是不系腰带,衣衫随着步子飘动,确实有几分风流倜傥的味道,四十多岁还能有这样的风采,想来年青时,这人品出众一样,应该是能名副其实。

智静和尚好象又胖了,活脱脱一个能说会笑的粉白大汤团!哪象高僧,分明就是一个酒肉和尚,他也真是无酒不行,无肉不欢。

郑掌柜恭送两人进了福字甲号雅间,看着人奉了茶,退出来,招手叫李小幺。

李小幺托起托盘,带着她的招牌微笑,在雅间门口禀报一声,进了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