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糠太难吃了
巨大的生活变故让乔苓静静消化了很久才默默接受眼前的现实。家没了,还被家里抛弃,缺吃少穿还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爹娘老实,弟妹弱小,一包袱的破旧的衣物,一个罐子,一个木盆,一把小...

巨大的生活变故让乔苓静静消化了很久才默默接受眼前的现实。

家没了,还被家里抛弃,缺吃少穿还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

爹娘老实,弟妹弱小,一包袱的破旧的衣物,一个罐子,一个木盆,一把小刀,两个碗,已经是全部家当。

乔苓捂住脑袋,生活太艰难了啊。

乔苓打开门走出去,决定先看看周围环境。

此处房子在半山腰,放眼望去,山脚下的村庄一片狼藉,地势低的房子只能看见个屋顶。

初夏的天气咋暖还寒,山风裹着细雨吹到身上有些冷。

此时的雨不算很大,淅淅沥沥的,灶房比较低矮。

屋顶上铺了许多新鲜的马尾松枝,厚厚的一层保住了灶房里的柴,是乔先林冒雨收集铺上的。

不然就这种天气厨房漏雨浸湿原房主的全部柴,乔苓一家可能只能干吃糠了,因为湿柴根本烧不着。

房子周围种了一圈荆棘围了一个小院子,不远处是一条小路。

从家里出来已经半个月,暴雨冲毁了很多路和桥,所以导致路程进度异常缓慢。

本来乔苓的爷爷是打算投靠家在隔壁沙兴府永旺镇的二闺女,十天的路程拖家带口硬是走了半个月才走到一半。

所幸现在的雨势已经较小,对生存的考验轻了许多。

乔苓决定出去周围转转能不能找到能吃的东西。

按理来说初夏这种万物复苏的时节,再怎么样也不该饿死人才对,洪涝又不是旱灾。

可惜乔苓的奶奶对乔苓一房实在算不上友好,食物都紧着另外两房,分到乔先林这房自然就少了。

赶路逃灾又是暴雨天气,跟春游那种走马观花还能搜寻食物自然不同。

乔苓甩甩头不去想那晦气的一家子,回身进灶房找了个盖帘。

跟坐在灶前的乔先林说:“爹,现在雨势小了一些,我出去周围转转看看有没有野菜,咱们的吃的太少了。”

乔先林一听不太同意,“雨小还是下雨呢,你出去淋湿了怕要着凉,姑娘家身子弱,要不等一会爹去找。”

“爹,那你认识野菜吗。”

“…只认识两三种。”

“那还是我去吧,我认识得多些,我顶这个盖帘去,能挡雨。”

说着用小刀把盖帘扎了两个细小口子,拿了两根之前捆柴的细藤穿过去,拉紧之后把盖帘顶在头上细藤绑在下巴。

虽然细藤很粗糙蹭得下巴有点痛,但是总比没有强。

乔先林看着闺女态度坚决,还是不放心的嘱咐别走远,如果雨势大了就得赶紧回来,找不到就算了。

乔苓拿着小刀就出门了,找野菜对于乔苓来说并不是很困难的事。

乔苓他爸刚刚娶乔苓后妈的那几年,怕新老婆不愿意看见他前妻的孩子,就把乔苓送去了前岳母家,一直到了初中才接回去。

因为乔苓后妈生了个儿子,要乔苓回去放学之后帮忙做家务带孩子。

在农村外婆家,乔苓过得一般,因着每个月都有交伙食费,舅妈明着没有太反对养着乔苓。

但是家务活一样也不少,一放学就要去放牛,洗自己的衣服,割猪草。

农村小学春种秋收还有农忙假,乔苓也要跟着去下田。

外公外婆对比并没有异议,因为农村的孩子哪个不做家务呢,再说家里话事人是强势的舅妈,只要不过分都可以。

乔苓拿着小刀先去屋后转转,屋后是一个小山坡,屋主散种了一些油茶树,没有开垦,杂七杂八的植被还是很茂密的,松树居多。

乔苓一直坚持要出来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个天气下雨过后松树林可以捡到蘑菇。

农村孩子邀几个小伙伴上山捡蘑菇也算个高兴的事,玩的同时还可以打打牙祭。

乔苓顶着盖帘小心的搜寻,尽量去开阔一点没有很多灌木的地方,一手拿小刀,一手拿一根棍子以防万一有蛇。

看见第一朵黄色的蘑菇的时候,乔苓扬起重生以来第一个笑容,松树林常见的牛肝菌!

有了第一朵就会在周围发现第二朵第三朵。

乔苓忘记了恶劣的生活条件,甚至开心的唱起了儿歌。

“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清晨光着小脚丫走遍森林和山冈…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清晨光着小脚丫走遍森林和山冈…”

嗯,没错,她只会这一句。

虽然顶着盖帘,头上的雨是挡住了。但是在山里行走,被灌木打湿衣服在所难免。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草率了…

乔苓没有菜篮子,只能把衣摆挽起来兜着,采到两大捧那么多的时候就开始往回走了,路边还发现一小片杂草中的田螺菜。

田螺菜有独特的清香,炒鸡蛋最好吃。摘了一大把比较嫩的也放衣兜里就回去了。

一下坡就看见顾氏站在房门口翘首盼望,乔苓顿时有些眼眶发热,自从外公外婆过世后,有多久没有人这么在乎过自己了呢。

有人疼的感觉真好啊。

乔苓加快了步子,远远的冲着顾氏开心的喊:“娘,我找到一些菌子和野菜,中午可以吃饱一点了,可以少加一点糠吗,糠太难吃了。”

顾氏嗔怪的数落乔苓,一边牵着乔苓的手进房。

“你这孩子主意怎么这么大,这下着雨你就这样跑出去,一身湿哒哒的回来,着凉可怎么办。”

“赶紧把衣服换下来。你去屋后洗洗拿去烘干。就两身衣服,别再出去了啊。”

“娘你看,牛肝菌,还有田螺菜!嫩着呢!”乔苓把兜着的食材全部倒在桌子上,颇有成就感,甚至感觉自己的形象高大了许多。

顾氏翻看着桌上的菌子,“这菌子可以吃,这个田螺菜是什么,能吃吗,我没吃过。”

“可以吃,我看村头珍珍的奶奶炒过。”

珍珍是原主的小姐妹,随便拉来顶住顾氏的疑惑。

顾氏在家的时候一天到晚脚不沾地的干活,根本没机会串门子,路上遇到同村也就是打个招呼就赶着去干活。

“行,今天中午就吃这些,娘少放一点糠和高粱,粮食省点是一点。你也醒了,明天要赶路了。”

顾氏把菌子和田螺菜装到木盆里端去灶房,拿了罐子去后面的小水坑装水。

屋后有个小水坑,山壁上会渗一些山泉水,用剖开的竹节接到坑里,生活用水都从这个水坑取。

乔先林已经在房里补眠了。

之前乔苓昏迷的时候一直是他背着的,昨天傍晚才找到这个落脚点。

紧接着又去找松树枝摸黑铺灶房顶,忙活到很晚早上天一亮又走出去找吃的。

吃不饱体力消耗巨大还没睡好,现在稳定一些了累得迷糊了赶紧休息一下。

床上两个小家伙安静的坐着,不吵不闹玩翻花绳。

乔松看见乔苓换好衣服进来眼睛一亮,伸出手指竖在嘴上,指指睡着的爹。乔芸也有样学样。

乔苓看着两个懂事的孩子,内心柔软一片,小声的说:“大姐去洗衣服,一会跟娘做好吃的给你们吃哦。”

两个孩子高兴的点头,乔苓摸摸两个孩子的头,拿着脏衣服去屋后洗衣服去了。

看着木盆里的衣服,乔苓有些犯难了,衣服有泥浆,没有洗衣粉肥皂,怎么洗?

搜肠刮肚想想以前农村还没有普及洗涤用品的时候是怎么洗衣服的呢。

新鲜皂角,煮泡泡液,或者秋天的干皂角碾碎当洗衣粉。

嗯,没有皂角。

无患子皮煮泡泡液。

嗯,也没有无患子。

有了,草木灰!灶房就有!

乔苓把脏衣服拿出来放在水坑边的大石头上,拎着木盆进了灶房。

顾氏正在案板上切野菜,切得碎碎的好煮糊糊。

灶里只剩下一个大圆坑,锅这种农家贵重东西肯定是随着屋主的,罐子不够大,又在灶里用几块大石头搭了一个小灶。

罐子里正在咕噜咕噜煮着一些糠和高粱。

光靠菌子和田螺菜是不顶饿的,必须搭一些粮食。

看着乔苓拿着木盆进来,顾氏手下切菜没停,“苓苓,不是去洗衣服吗,来灶房做什么。”

“我想拿一些草木灰洗衣服。”

“草木灰洗碗洗锅还行,洗衣服怎么洗,不好漂洗啊。走得太匆忙,娘也没记得要带一些干皂角。”

“草木灰可以洗衣服,把灰水滤出来就可以了。珍珍的奶奶告诉我的。”

乔苓心说珍珍奶奶对不起,你先当一下全能生活小能手。

乔苓找个根扁一点的柴,慢慢把灶里边缘的草木灰刮出来,用手试了一下温度不会烫,直接用手捧进木盆里。

装了半盆端去屋后,没有多余的容器用淋水法了。

直接用衣服包住草木灰,浸在盆里,用棍子一直搅拌。

泡出黄色的碱灰水,把草木灰倒在一旁,用手浇水坑里的水把衣服上的草木灰冲干净。

再把脏衣服泡在碱灰水里慢慢搓洗。

清洁效果虽然比不上洗衣粉立竿见影,但是慢慢搓洗久一点也可以把污渍洗干净。

效果还是很满意的,前人智慧真是无穷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