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活久见

隐世医女 第三章 活久见

作者:蒹葭浮沉 小说:隐世医女 更新时间:2021-09-15 06:06:14
秦念西转移话题又道:“杜嬷嬷,照你看,公主姨母知道这些会如何?”“公主虽自幼多病,性格却最是爽利,赤子之心,见不得腌臜。眼前老太爷和舅爷都相隔太远鞭长莫及,咱们只能借一借公主的...

隐世医女

推荐指数:10分

《隐世医女》在线阅读

秦念西转移话题又道:“杜嬷嬷,照你看,公主姨母知道这些会如何?”

“公主虽自幼多病,性格却最是爽利,赤子之心,见不得腌臜。眼前老太爷和舅爷都相隔太远鞭长莫及,咱们只能借一借公主的势了!”杜嬷嬷摇头叹息。

“可姑娘,为何此时要太爷过继?”赵嬷嬷有些担心。

秦念西从赵嬷嬷怀里抬起头,正好看见烛火中木香明亮的目光,欲言又止,点了木香:“你说说看!”

“只要老太爷安然,别的都不足惧!”木香肯定地说。

“聪明丫头!”秦念西嘴角微弯。

满屋人看着赵嬷嬷怀里的小人儿,说着大人的话,虽气氛总有些抑制不住的悲凉,但有忍不住竟有些失笑。

念西却内心黯然,她已经不记得了,她是什么时候才看明白人心,看明白青舅舅那一颗真心。为她呕心沥血,她却恨他数年,到真的懂得的时候,他却已是杳然无踪……

“姑娘,老爷这么,这样,你为何还要给他谋官?”木香的问话惊醒了陷在前世里的秦念西。

“如果奴婢没有猜错的话,姑娘是想要把老爷调开,让舅爷来时正好可以带姑娘扶棺回江南西路。”杜嬷嬷答道。

“可之后怎么办呢?姑娘不可能永远不回老爷身边,毕竟他是父亲,对姑娘来说,老太爷和舅爷怎么也越不过他去!”赵嬷嬷担忧道。

沉香嘴角微弯:“姑娘给他谋的是个顾不了家的官,可,可这世上哪有顾不了家的官?”

秦念西正待说话,母亲身边的大丫鬟紫藤在门外请见。

紫藤进屋见到刚刚醒过来的秦念西,疾步走上前扑到床沿就哭了起来:“姑娘,奴婢听说你醒了,奴婢在太太灵前烧了好多纸,太太知道了,好歹也能安心去了……”

紫藤额头上一团青紫,必是在灵前磕的,秦念西用手指轻触那伤:“紫藤姐姐,让沉香给你上点药吧,母亲肯定希望我们大家都好好儿的!”

一时间,满无人都抑制不住想起温婉可亲的张太太,暗自抹泪,紫藤语不成声:“是,姑娘,往后,我们就都指着姑娘活了,姑娘,你要好起来!”

秦念西默了默,从赵嬷嬷怀里坐起身,郑重地看着所有人施礼:“好,我会尽快好起来!”

众人大惊,齐齐跪在床前,不肯受她的礼。她们哪里知道,秦念西拜的不是今生,而是前世,前世她们因为她,因为她的愚蠢,因为她的不管不顾而不得善终。

赵嬷嬷抱着秦念西躺回床上,众人擦干眼泪,紫藤才对杜嬷嬷说:“刚刚平安总管说安北王妃已经出了宫,算时辰,您这会儿过去,估计刚刚好,平安总管说他在花园左边的角门等您,老爷和姨娘院子里的灯已经息了。”

杜嬷嬷临走还要怒一次:“姑娘病着,太太没了,老爷一次也不来看,连派个人来问问都不来,哪有这样当爹的!”

“嬷嬷,现在这样,他不闻不问不是更好?我不过是他得到外翁家财的工具罢了!”秦念西沉声说道。其实在她心里,她没有父亲,从来没有父亲。

父亲高中二甲三十一名之后和母亲完婚,考上庶吉士在六部观政,之后外放广灵县令时,母亲刚刚诊出身孕,父亲只身赴任。

赴任七个月后,母亲接到派去伺候的婆子送了信回来,称父亲买了犯官之女柳姨娘为妾,母亲动了胎气,早产生出秦念西。

母亲为她取名念西,想念故乡,想念父亲,想念江南西路的点点滴滴。而父亲对她叫什么名字完全不在意,甚至都没有正经喊过一回她的名字。

后来若干年,秦念西才明白,母亲的这些想念里,也许还有很多悔恨的成分吧。当年母亲不听外翁的话,执意借陪公主回京的借口,实际上是为了陪着心上人秦幼衡上京赴考。

直到六岁,秦念西才见到父亲。

父亲回来后,母亲脸上的笑容再也不见了。

不知道母亲最后的那晚,是如何度过的?是明知有诈却内心悲凉绝望,还是真的一无所知被瞒天过海呢?

其实,秦念西更希望是后面一种,毕竟绝望赴死的滋味她尝过,简直如同万蛆跗骨,还不若难得糊涂,一杯酒,悠悠睡去,倒是种解脱。

那些细节在后来漫长的三十年时光中,早已经模糊得面目全非,再醒来就是如今这个样子。

秦念西望着帐顶,一片白色,长夜漫漫,脑袋昏昏沉沉,却了无睡意,窗外蛙鸣声,雨声清晰地传入耳中,直到清晨的鸟鸣声叫响了宅院,杜嬷嬷进来时。

安北王妃过府吊唁时,才卯时,摆的是公主銮驾。

灵堂里守夜的婆子还在清扫屋舍,随行的两位尚宫和一位公公直接让管事带着进了芳菲苑,秦幼衡和柳姨娘正在厅堂中郎情妻意吃着一碗燕窝粥。

只穿了一身银红色中衣的柳姨娘尖叫着要逃回房中,却被两位尚宫立时按住不得动弹。

秦幼衡面庞黑如锅底,却认得眼前来的是中贵人,只得笑里藏刀:“不知中贵人何意?”

李公公眼皮都不眨一下:“秦大人,长公主听闻张氏仙去,痛不欲生,通宵流泪不止,天刚亮就过府吊唁,秦大人不该速速前去接驾吗?”

两位尚宫揪着柳姨娘就走,中贵人跟在身后,秦幼衡边走边喊:“我这贱妾尚未梳妆,怕惊扰了公主……”

李公公头也不回,只话锋如刀:“咱家也活了三十几年,尚未见过主母新丧,这样打扮的贱妾,有什么话,秦大人上长公主跟前分说吧!”

灵堂里棺木黑沉,摆在正中,长公主扑在棺上喃喃细语:“彤娘,我的彤娘,咱们说好了,你要等我回来看你,看咱们的希姐儿,你骗了我。这八年,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你却早早就走了,我……”声音竟越来越低,只剩下凄然低回的哭声。

杜嬷嬷跪在棺侧,眼睛早就哭得又红又肿,嘴里细细念道:“太太,长公主来看你了,你放心,咱们姑娘定会好好儿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