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追忆

隐世医女 第四章 追忆

作者:蒹葭浮沉 小说:隐世医女 更新时间:2021-09-15 06:06:14
两位尚宫半推半扭着挣扎不休的柳姨娘到得灵堂时,满屋悲声。李公公和两位尚宫俱是当年陪伴长公主远赴江南西路的随侍,对秦家太太张若彤自是也很熟悉,此时也忍不住红了眼眶,两位尚...

隐世医女

推荐指数:10分

《隐世医女》在线阅读

两位尚宫半推半扭着挣扎不休的柳姨娘到得灵堂时,满屋悲声。

李公公和两位尚宫俱是当年陪伴长公主远赴江南西路的随侍,对秦家太太张若彤自是也很熟悉,此时也忍不住红了眼眶,两位尚宫更是把柳姨娘往灵前一按,让她跪了个结实。

两位尚宫把长公主从棺上扶起来,一边轻声劝慰,一边用帕子细细给长公主整理了仪容,李公公上前将内院所见轻声禀报给了长公主,长公主脸上神色逐渐由哀转怒。

秦幼衡上前见礼,长公主眼风都没有扫他,只看着灵前的柳姨娘,长公主脸色开始发青,沉声道:“叫灵堂的管事婆子过来回话。”音虽低,威势却十足。

一个婆子从旁边跪着移到公主近前,低低回到:“回长公主殿下,奴婢在。”

长公主看向身边的荣尚宫:“嬷嬷,你问她。”荣尚宫轻声低头领命。

“现在灵前跪的这个,是你们府上的吗?”

“正是我们府上柳姨娘!”

“你管着灵堂,竟能允许这样的打扮来给你们太太哭灵?”

“长公主明鉴,柳姨娘她从不曾来为太太哭灵。”

秦幼衡面沉如水,大声呵斥:“你这婆子,胡言乱语,给我拉下去重责二十大板!”

长公主眼风扫过李公公,李公公立即冷冷对秦幼衡说道:“长公主正在问话,秦大人稍安勿躁!”

柳姨娘开始还强作镇定,此时已经是趴跪在灵前瑟瑟发抖。

荣尚宫继续问着眼前的婆子:“这几日你都在灵前?”

“是,奴婢一直都在,无论日夜,从不敢擅离!”

“灵堂进来每一个人你都知道?”

“不仅奴婢知晓,而且都有记录。来客门房的管事会有详细记录,内院外院各自有记录,什么时刻,内院外院各处何人值守,何人守灵,何人举哀,是否按时当值,都清清楚楚!请允奴婢拿册子来供查。”

荣尚宫细细翻过册子,轻声对身边的胡尚宫叹到:“彤娘理家之能,只可惜明珠暗投了!”

长公主将册子递给李公公,李公公拿着册子翻看了几眼,正要发话,只见一个丫头急急奔进灵堂,跪下就喊:“姑娘,姑娘醒了!”

来人正是沉香,一屋的婆子丫鬟都抬头看向她,杜嬷嬷待要起身,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公主脚边,长公主扶起杜嬷嬷:“嬷嬷别急,快带我去看看!”说着转头看向荣尚宫:“你守在这里,这大胆贱婢让她跪好!”

又看了一眼李公公,见他点头,扶着杜嬷嬷就进了内院。

秦念西终于见到了大长公主、安北王妃云若水。

前世时,母亲过世后有段时间,她曾不停听人提起这位长公主,却一直无缘得见,因为,大概就是六年后,安北王妃死在北疆,终生无所出。

安北王安北辰对长公主情深似海,王妃多年未孕,安北王也从不纳妾。长公主死后三年,安北辰郁郁而终。

此后北疆一片大乱,战乱纷纷,民不聊生。

今上早年在北边军中历练,和安北将军府独子安北辰结下异性兄弟。后来二人齐心协力,一内一外,以八年时光荡平北疆蛮族,让连年饱受战乱的北疆人民过上了太平日子。

今上也因这份大功劳在三位皇子中脱颖而出,登上帝位。

今上登基之后,不顾群臣反对,为安北辰封王,并将一直不太安稳的西军交由安北王府统一辖制,统称安北军。

朝中反对声一片,折子都是用箩筐抬的,为安抚群臣,今上将唯一胞妹云若水赐婚安北辰,并在赐婚旨意中附加一道圣旨,若安北王无嫡子,安北王爵位收回,朝廷将另派将领执掌安北军。

安北辰去世以后,北疆大乱拉开帷幕,过了近二十年太平日子的北疆人民再次饱受战火侵袭,六皇子奉命平息北乱,却死于暗杀,之后南边乱起,今上病重,皇子争位,朝廷乱象一片,再也无暇北顾。

至于安北王究竟因何而亡,民间的流言是否真切,穷困潦倒,饱受战火摧残的灾民并不知晓,也许还有什么人别有用心地引导,让他们把一腔怒火发泄到安北王妃身上,甚至毁其坟墓泄愤……

后来秦念西隐居江南西路山中时,曾在万寿观中看过长公主幼时医案。长公主因宫廷争斗,出生时即身体孱弱,宫中太医久治不愈。

直到长公主六岁时,江南西路万寿观太虚真人派座下大弟子道衍法师执掌京郊万寿观。

经道衍法师诊出公主乃胎中带毒。

道衍法师虽诊出病症,却无力治疗。

为彻底躲避内廷争斗,当时的皇贵妃,当今太后托姑母广南王太妃带长公主前往江南西路万寿观,请太虚真人为长公主驱毒。

秦念西外翁家与万寿观渊源颇深,张家在万寿观左近有一座很大的别院。张若彤从那时就成为了长公主山中岁月唯一的玩伴。

当长公主出现在秦念西面前时,她竟只能怔怔然望着面前的那个人。

长公主坐在床前,看着面前那小小的一个人儿,黑闪闪的大眼睛只怔怔看着她,长公主伸手抚摸她的眉眼,喃喃地说:“这双眼,这双眼长得和彤娘一模一样……”

“你就是我的公主姨母吗?”秦念西童音呐呐。

“是,我就是你姨母!好孩子!”长公主声音发颤。

“我娘说,你是天底下长得最好看的女子,我娘还说只要阿念乖乖的,公主姨母也会喜欢我,我娘说要带我回江南西道摘清风院里的樱桃吃,她说公主姨母最喜欢吃那里的樱桃,我娘,我娘她……”说着说着,秦念西竟泣不成声。

看着哭成一团的小小的人儿,满屋子一片啜泣,长公主把她搂进怀里,流着泪细细抚摸着那女童柔软的后背。

心,却想起从前彤娘的一颦一笑,一嗔一喜……

不过短短几年时间,那样美好的女孩儿,就此和她天人永隔,再也无法相见,长公主直抱着秦念西,哭了个肝肠寸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