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左右为难

隐世医女 第五章 左右为难

作者:蒹葭浮沉 小说:隐世医女 更新时间:2021-09-15 06:06:15
屋里的气氛十分沉郁,一时悲声不断。良久之后,细细的童音才又响起来:“这回是我不乖,我不该馋嘴吃了柳姨娘的糕点,不该在园子里淘气和丫头们捉迷藏。”秦念西就是躲在后院湖边的假...

隐世医女

推荐指数:10分

《隐世医女》在线阅读

屋里的气氛十分沉郁,一时悲声不断。

良久之后,细细的童音才又响起来:“这回是我不乖,我不该馋嘴吃了柳姨娘的糕点,不该在园子里淘气和丫头们捉迷藏。”

秦念西就是躲在后院湖边的假山里,却因吃了柳姨娘的糕晕迷了,被柳姨娘推进了水里。落水的动静惊动了满院子找她的丫鬟婆子,才把她救了起来。

秦念西细细想过这个局,谋的其实是母亲,而不是她。只有母亲心神失守的时候,府里才会乱起来,府里乱了,他们才有机可乘。

“我以后一定会乖乖的,公主姨母,你还会喜欢我吗?”

长公主连声安慰:“喜欢,阿念要记住,以后不淘气了,好吗?”

良久,屋子里的人才止住泪,丫头们打了热水进来,伺候长公主和秦念西净了面。长公主才对杜嬷嬷说道:“嬷嬷,我想了许久,越想越恨这秦幼衡,这回要治他的罪也不是不行的,最少能让他罢了官。”

杜嬷嬷正要说话,秦念西却先抢着说道:“不要,不要罢老爷的官,罢了官,他就只能天天在家里,以后还会娶继母进门,我不要别人给我当娘!”

长公主满脸讶然地看着秦念西,理儿就是这个理儿,但彤娘难道就这样白白没了,略想了想才道:“那我带你去北疆?”

“公主姨母,我昏迷的时候,后来有几天,我娘天天托梦给我,让我回江南西路,我娘对我说了好多好多。我想回江南西路,和外翁在一起,我想去公主姨母和娘住过的那个清风院!”秦念西想了一夜,觉得母亲托梦这个借口,似乎很不错。

秦念西要回江南西路,要回那君仙山下,要回清风院,要去万寿观。她还有几年的时间,可以在那里潜心研究她上辈子已经学了十几年的医术和制药的方法,尽管她已烂熟于胸。

不然她用什么借口去为长公主治不孕之症?不然她又如何找到法子,为她前世那亡夫送去一线生机?

或许还有更多别的事要去做,只有离开这如同牢笼般的京城后院,才能海阔天空。

一位关系着北疆稳定,一位关系着国之忠臣良相,只要他们好好儿的,这天下是不是就能继续太平下去,她的清风院,还有那万寿观,是不是就能免于战乱,不会让她自己一把火烧掉,她也不会就那样死在烈火之中了。

长公主听说张若彤托梦,愣了很久方才叹了口气:“既不想让你父亲管你,不如留着那个贱婢,这样你父亲续娶之后,让他们自己斗去不是更好?”

“可是,她害死了我母亲,我不想让母亲死不瞑目!”小小童声却是那样决然。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长公主也觉得颇为苦恼:“那你父亲那里怎么办,你告诉姨母,姨母帮你。”

“母亲在梦里说姨母有姨母的难,让我有事找外翁,外翁会有办法的!”

长公主心头一热:“你母亲就是这样,什么时候都是先替别人想。”说着也只得垂下眼帘长叹一声:“罢了,先发落了那个贱婢吧!”

“姨母,还有一事,母亲在家停灵十日便要移去京郊万寿观,我想借机去万寿观让道衍法师帮我驱毒,我身上一直软绵绵的,不知道是不是柳姨娘那块糕的原因。而且我一旦在家中,老爷还没有走,我不想看见他,他害死了我娘。”

“杜嬷嬷说你怀疑你娘的死因有问题?如果真有问题,是不是就可以把你父亲治罪?”长公主有些疑惑地说道。

“没有用,老爷必会推到柳姨娘身上,他也必不会亲自下毒,更不会有什么实证在柳姨娘手上。老爷好歹也是二甲进士出身,不会那么蠢的!”

长公主只觉浑身无力,也只得悠悠叹了口气:“哎,你爹心术不正,聪明的不是地方,你娘真是被他骗了!”

既定了主意,长公主也不再多耽搁,干脆拍拍秦念西的手站起身:“好孩子,你这几天先卧床,我让荣嬷嬷在这里陪你,后日我再派李公公来接你,一起去万寿观。”看着丫头扶着她躺下去,盖好被褥,才转身去了灵堂。

灵堂内,来来去去已经走了好几拨前来吊唁的人,有些是见长公主回京就过府吊唁的,也有些是远道而来的商户。

王丞相府上,却是长媳邬大奶奶亲自来了,邬大奶奶行完拜祭礼,长公主正好回转到灵堂。

邬大奶奶连忙上前见礼。

长公主有些疑惑,邬大奶奶微躬着身子,跟着长公主进了女眷歇息的西厢,见四下没有外人,才轻声解释道:“家翁昨日得信,才告知我家相公,张家老太爷旧年与我家有大恩。本来今日是婆母过府拜祭的,只因家翁昨夜心疾发作。今日只得让我过来祭奠,还嘱我一定要看望这府上的小姐。家翁深悔,张老太爷风光霁月,就这一点骨血,竟就这样没了,还称他无颜再见旧人。”

说着又瞟了一下帘子外灵前跪着的柳姨娘,继续说道:“家翁还说,如今张太太膝下,就一个女儿,秦大人回京三月,张太太就去了,看今天这情形,估计也是个靠不住的,让我尽力看顾。”

长公主这才点头:“王相公有心了,张老太爷一向施恩从不图报,让他不必过于悲痛。彤娘,哎,这秦幼衡就是她命里的劫数。阿念是个好孩子,你去看看她吧,往后,我远在北疆,鞭长莫及,还请你们府上多多关照!”

邬大奶奶连声称是,行了礼跟着杜嬷嬷去了内院。

来吊唁的人无不是家中人口众多,对后宅那点子阴私,都是心里有数的。见灵堂前跪着身穿银红色中衣的柳姨娘,都暗自有了一番猜测。

胡尚宫得了长公主的吩咐,掀开帘子走到灵堂棺前,朗声对李公公说道:“长公主有令,尽快把这里清理干净,莫要耽误死者安息!”

“遵公主令!”李公公答道。随即转向秦幼衡问道:“秦大人二甲出身,想必熟读刑律,不敬主母,残害嫡出是该是什么罪过?”

柳姨娘闻言颤了一下,连声大叫:“老爷救我,老爷!”公主随行的两个健壮婆子立即上前绑了她,塞住了她的嘴。

秦幼衡顾左右而言他:“公公,此乃下官家事,不敢劳烦公主动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