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晦气

嫁偶天成 第五章 晦气

作者:木嬴 小说:嫁偶天成 更新时间:2021-09-15 08:04:21
阮氏高兴的合不拢嘴,又担心是在做梦,“怎么突然就定亲了?”丫鬟摇头。怎么定亲的她不知道,一得知这好消息就赶紧来禀告了。这个消息就跟天上掉馅饼一样,把阮氏砸的晕晕乎乎的,也把...

嫁偶天成

推荐指数:10分

《嫁偶天成》在线阅读

阮氏高兴的合不拢嘴,又担心是在做梦,“怎么突然就定亲了?”

丫鬟摇头。

怎么定亲的她不知道,一得知这好消息就赶紧来禀告了。

这个消息就跟天上掉馅饼一样,把阮氏砸的晕晕乎乎的,也把她还在等李太医来给姜绾治病的事给砸到了九霄云外。

迫切的想知道经过,阮氏起身走了。

姜绾坐在小榻上没动,金儿凑上前,一双手在她跟前摇晃,眼睛闪亮亮的,“姑娘,你是高兴傻了吗?”

高兴个毛线啊。

她现在只想哭!

靖安王府是多想不开和她定亲?

早同意娶了,姜七姑娘也不用寻死,她可能就不用穿越了。

想到姜七姑娘寻死,姜绾心咯噔一下跳了。

可千万别是因为她投湖自尽,靖安王府出于同情心才定亲的。

这样的同情心,能不能收回去,她真的不需要啊。

不放心,姜绾也起身出了门。

她一路小跑,跟在阮氏身后进的屋。

才绕过屏风,阮氏就迫不及待道,“靖安王府不是说狩猎过后在再商议吗,怎么突然答应了?”

姜老王妃失笑,“除非边关打仗,否则没什么事比绾儿的终身大事更让老王爷上心了,若不是靖安王昨儿是真有急事要忙,他可能昨儿就商议了。”

阮氏坐下后,侧身望着姜老王妃,“那靖安王府提什么要求了?”

姜绾,“……。”

问的这么自然,姜绾脸火辣辣的烧疼。

她摸着自己发烫的脸。

这绝对是姜七姑娘的羞愧,不是她的。

姜老王妃多看了阮氏一眼,眉头皱了皱,真是高兴昏了头了,就算她也不知道,问了也是白问,但绾儿还在这儿站着呢。

阮氏随着姜老王妃的眸光才发现姜绾,她一路走的快,根本没发现姜绾就跟在她身后。

“绾儿气色大好,身子没什么不舒服了吧?”姜老王妃慈蔼道。

姜绾上前福身见礼,“让祖母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

“过来,到祖母这里来坐,”姜老王妃招手道。

姜绾上前挨着她,姜老王妃笑道,“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桩亲事能成,是咱们绾儿的福气到了,也是靖安王世子的福气,就是这失忆什么时候才能好,这见着祖母都不亲了。”

姜绾靠着姜老王妃,没有说话。

她怕多说多错。

五太太笑道,“咱们绾儿不是生分了,这是害羞了,瞧这小脸蛋红的。”

姜老王妃也笑了,“比抹了胭脂还好看。”

姜绾娇羞不语。

这么明着转移话题,看来靖安王府不止有要求,还要求不少呢。

不过也是,这么委屈人家靖安王世子,不多提点要求她都要替人家抱打不平了。

提到姜绾的病,阮氏皱眉道,“一早就派人去请李太医了,怎么到这会儿还没来?”

“许是有事耽搁了,我瞧着绾儿精神不错,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五太太笑道。

姜老王妃手里端着茶盏道,“昨儿老王爷撞伤了李太医的额头,虽然李太医说没事,但他救了绾儿一命,记得备份厚礼亲自登门赔礼道谢。”

阮氏点头记下。

姜绾就挨着姜老王妃坐着,陪她说话。

姜老王妃眼里流露一抹诧异和欣喜,拍着姜绾的手道,“经了这一遭,绾儿好像长大了不少。”

姜绾懵的厉害。

怎么就看出来她长大了不少,她什么都没说啊。

她现在就想知道以前的姜七姑娘是有多任性啊,她这么很平常都让人觉得她长进了不少。

姜绾没有走,她打算就在这里等李太医,想办法让李太医改口说她的失忆是悲痛刺激的,而非是撞伤,这样就不用施针了。

只是又等了小半个时辰,李太医迟迟没来,这回连姜老王妃都皱眉了。

李太医就算有更急的病人,来不了河间王府,也会派人来知会一声,以免贻误病情,这人不来也不派人来说一声,可别是李太医出事了。

“派人去问问,”姜老王妃道。

丫鬟刚要出去,一小厮跑进来,气喘吁吁道,“老王妃,李太医来不了了,靖安王在狩猎场遇刺,李太医赶去狩猎场救他了。”

哗啦!

一盆冷水泼下来,姜老王妃心都掉进了冰窟窿。

皇上狩猎,至少会带两名太医随行,还派人找李太医去,这说明两位太医都救不了靖安王啊。

靖安王世子才和姜绾定亲,靖安王就出事了,这桩亲事难保不会再起波澜,最后空欢喜一场。

万一这亲事退了,靖安王没事便罢。

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姜绾这辈子可能真就嫁不出去了。

“快派人去打听清楚,”姜老王妃急道。

姜绾抬手扶额。

靖安王这父子俩真是够了。

儿子倒霉还没结束,爹又接着倒霉了,真是流年不利啊。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她又要卷进一场流言蜚语的漩涡了。

姜老王妃飞快的拨弄佛珠祈祷靖安王没事。

所有人都在等消息,只是狩猎场离的远,消息传回来也慢,反倒是姜大少爷他们几个回来了。

一个个鼻青脸肿。

站在屋子里,是要多惹眼就有多惹眼。

阮氏看看儿子,看看侄儿,头疼道,“这一个个是怎么了?又和人打架了?”

“走之前不是一再叮嘱你们凡事多忍着点吗?”

姜枫摸着嘴角没说话。

姜四少爷姜麟忍不住道,“要是能忍住,我们也不想打架,他们居然说绾儿晦气,一定亲就导致靖安王倒霉了。”

骂他们,他们能忍。

可这么说姜绾,谁能忍啊?

冲上去就是一顿暴揍。

只是前几天姜绾抛绣球招亲,他们用绣球打了不少世家子弟,有些人脸上的淤青还没消完。

一肚子邪火正愁找不到机会出,他们一动手,有仇的没仇的,蜂拥而上。

从他们脸上的伤就能看出来当时打的有多激烈了。

不过姜枫他们都是皮外伤,姜绾更关心的是,“靖安王伤的有多重?”

姜麟摇头,“我没见着他,大哥去看了。”

姜枫回道,“靖安王伤的倒不重,只是刺客的剑上抹了毒,只要抓到刺客拿到解药,就是点皮外伤。”

姜枫尽量说的轻,免得大家担心。

但狩猎场守卫严明,刺客都混了进去,靖安王武功高强,难有敌手,却被刺客伤了,想抓刺客谈何容易?

万一是死士,即便抓到了,只怕也嘴硬问不出来。

再者既然存了心下毒,谁会把解药随身带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