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驿站

楚后 第一章 驿站

作者:希行 小说:楚后 更新时间:2021-09-15 21:45:16
快要立春的时候,天气还是很寒冷。天刚蒙蒙亮,北曹镇驿站外疾驰来一队兵马,五个人穿着兵袍,戴着厚厚的帽子,还用红巾裹着脸,风尘仆仆,在门前不待停稳就跳下马。“五壶烧酒。”一个兵...

楚后

推荐指数:10分

《楚后》在线阅读

快要立春的时候,天气还是很寒冷。

天刚蒙蒙亮,北曹镇驿站外疾驰来一队兵马,五个人穿着兵袍,戴着厚厚的帽子,还用红巾裹着脸,风尘仆仆,在门前不待停稳就跳下马。

“五壶烧酒。”一个兵喊道。

门房打盹的驿卒被吵醒,带着昨夜输钱的气闷走出来:“驿站无酒,你们的告身令牌官牒呢?”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迎头的啐了一脸。

“驿站无酒?酒都让你喝了吗?你个孙子,竟然敢偷军备?”那下马的兵一把揪住驿卒的衣领,“老子这就送你下大狱。”

驿卒也不是胆小的,尖叫着喊:“送老子下大狱?信兵重差,不得饮酒,你们才是该下大狱。”

这吵闹把整个驿站都惊动了,不少人探头看热闹,矮胖的驿丞裹着棉衣从屋子里跑出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他喊,“都是当兵的,有话好好说,张黑子你快滚开,把后厨收拾干净。”

他开口呵斥驿卒,一直冷眼观望的其余四个兵,便也有一个开口:“齐哥,先去挑马吧,我们吃口饭就要赶路,先把马挑好。”

斗鸡一般挤在的一起的两个人这才分开。

驿丞上前,视线直接落在开口说话的那人身上,那人身材高大,帽子头巾裹着脸,只看到一双黑黝黝的眼。

“军爷。”驿丞说,“乡下人不懂事,别跟他一般见识,酒是有的,自己酿的,天冷,给军爷们驱寒。”

那男人却没应声,看旁边的同伴:“张头儿,你说呢?”

咿,这个男人竟然不是头儿?驿丞忙将视线落在他旁边的同伴身上,补上一句:“军爷,乡下地方,军备寒酸,还望别嫌弃。”

军备再寒酸,酒水也不在其中,驿站的酒水都是要额外付钱的,好的酒菜也是额外付钱的。

这驿丞是在表达善意了。

那姓张的军爷点头说声好,拿出官牒文书。

看到文书,驿丞神情更郑重了:“原来是边郡急信,快快,军爷们里面请,饭菜马上就备好。”

五个人下马,有两人去挑马匹,其他人则向大厅走去。

“这个。”路过驿丞时,最先说话的那个男人将一包钱递过来,“要好酒好菜,要快。”

驿丞很意外,忙摆手:“军爷,不用不用。”

但那男人力气很大,没让推回来:“都是公差,没必要自己破费。”

驿丞一怔,看着那男人走过去了,下意识的掂了掂钱袋,还不少——

“还以为是耍横吃白食的。”一个驿卒上前低声说,“没想到竟然这么大方。”

驿丞倒也不是没见过世面:“京城来的嘛,在京城当兵的,可不是一般人。”

驿卒嘿嘿笑:“要真不是一般人,也不会做这么辛苦的差事。”

信差,那是很辛苦的,有本事有家世的谁会做?而且又是往边郡去,虽然现在没有打仗,但跟西凉的小冲突一直不断,去那边还可能面临危险呢。

驿丞将钱扔给他:“就你懂的多,还不快去伺候好,否则再没钱没本事也能要你的狗命。”

驿卒接过钱高兴的应声是,这些钱足够准备好酒好菜,还能落得辛苦钱,当差的人最喜欢做这种差事。

驿卒离开了,天光也亮了很多,驿丞倒没有进去奉承这一行人,那驿卒说得对,真要是不一般的人,不会做信差这么低贱的差事,他好酒好菜伺候着就足够了,其他的应酬没必要。

不过,驿丞也并没有再去睡个回笼觉,将手一揣,向后院走去了。

小驿站后院挑着的大红灯笼还没熄灭,照着一个瘦小的身影,正在哗啦哗啦的打扫。

“哎呦。”驿丞忙说道,“阿福,你这么早起来了。”

被唤做阿福的人抬起头,唤声:“许老爷。”

声音清脆,是个女孩儿。

驿丞摆手:“不要客气,我算什么老爷。”

女孩儿十二三岁年纪,穿着一件不合体的棉衣棉裙,头发乱糟糟,小小的脸,一双眼忽闪忽闪,格外的惹人怜。

“我姐姐在厨房烧水了。”她怯怯,又带着讨好说,“我力气小,拎不动水,就来扫地。”

驿丞笑了笑:“不做事也没事,你吃的少,猫一样,驿站不缺你这一口饭。”

阿福低头:“给我一口饭吃,是许老爷慈悲,不是我理所应当白吃。”

真是穷人的孩子懂事早啊,驿丞感叹,说:“你等的机会来了。”

听到这句话,阿福惊喜的抬起头:“有去边郡的信兵了?”

驿丞点点头:“是,刚来了一队人马。”

话音未落就见阿福将扫帚扔下向一旁的房间跑去“娘,娘——”

驿丞差点被扫帚砸到脚,但丝毫不在意,看着跑去的小身影,怜惜的摇摇头。

.....

.....

天光大亮,驿站大厅里吃饭的人渐渐多起来,但赶路的人吃的都很简单,唯有最里面的一张大桌子摆的满满当当。

“让让。”一个驿卒捧着大海碗从后厨奔来。

海碗里是蒸的红油油的大肘子,随着驿卒的走动晃动,令人垂涎欲滴,香气顿时充斥大厅。

“这什么大人物啊,老醉鬼把吃奶的本事都使出来了。”一个常客忍不住问。

老醉鬼是驿站的厨子,据说曾在大酒楼当过厨子,侄子当官发达了,就把年纪大的他安置在驿站里,他也不指望这个谋生,做饭半点不用心。

驿卒瞪了那常客一眼:“这可不是我们驿站的花费,这是军爷自己花钱吃顿好的。”

自己花钱啊,真的假的,厅里的人打量那边坐着的五人,当兵的这么大方有钱?

那五人此时酒肉畅快的吃了一会儿了,帽子头巾都解下,几碗酒下肚更是冒出了汗,连棉袍都解开了,面貌举止穿戴都是很常见的兵伍,除了坐在最里面的那个最年轻男人。

不能说是男人,应该说是个少年。

他年纪只有十七八岁,有些清瘦,敞着棉袍,露出青色的衣衫,以及瓷白的脖颈。

他端着酒碗微微仰头喝酒,一双凤眼微垂。

不过酒喝完,将酒碗往桌上一扔,抬起袖子擦了嘴。

“刘哥,骨头给我来啃。”他说。

一副饿了几天的样子。

诸人便收回视线,这些低级兵丁的姿态驿站的常客们都见多了,不知道哪里偷抢或者赌来的钱,来的容易,花起来也浑不在意。

就着人家饭菜的香气,大厅里的人草草吃完自己的赶路。

驿丞含笑进来了,身后跟着一个低着头脏兮兮的半大孩子。

“几位军爷。”驿丞走到这桌人面前,抬手施礼,“酒菜可还满意?”

这一次几人没有先前门口的凶悍,都点头:“不错,不错。”“驿丞大人用心了。”

驿丞笑着说:“乡野之地,也只能这般了,多谢几位军爷不嫌弃。”

其他人说了几声客气,内里那个凤眼少年看了眼驿丞,又扫了眼他身后的半大孩子,举起酒碗垂目喝酒。

“军爷,有件事,想要请你们帮忙。”驿丞寒暄过后,说出来意,说着指着身后,“这孩子遇到了难处。”

他话音落,那半大孩子噗通就跪在地上,俯身叩头。

“求求好汉军爷。”她连声说,“救救我们。”

就这几下,额头上已经渗出血了。

几个军爷吓了一跳,有人起身想要搀扶,垂目喝酒的凤眼少年开口了。

“驿丞大人,咱们只是信差兵,除了送信,其他的事都做不得。”他说,看也不看这可怜孩子磕出的血,声音冷淡,“更谈不上救命。”

......

......

早上好啊,好久不见了,诸位。

新书字少,大家先收起来,一个月后再见才算入佳境。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