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清水县
“…去死吧!”许生一刚醒回来,就听见一女声在耳边恶狠狠地的。她想反应也了来还来了。自己了被推下悬崖!这悬崖深看不见底。就在自己急速下落的某个一瞬间,她抽出来一把匕首,就往峭壁上狠狠地扎一直这样!刺啦!尖厉的声音在许生一耳边响了,她愠怒的皱起眉头。而此她想反应也已经来不及了。。...

“…去死吧!”

许生一刚醒过来,就听到一女声在耳边恶狠狠的。

她想反应也已经来不及了。

自己已经被推下悬崖!

这悬崖深不见底。

就在自己急速下落的某个瞬间,她抽出一把匕首,就往峭壁上狠狠扎下去!

刺啦!

刺耳的声音在许生一耳边响起,她不悦的皱起眉头。

而此时悬崖上站着的是一个女子,确切一点是一个孩子,看模样才十六七岁的年纪。

悬崖上的女孩往悬崖下望了望,被下面呼啸的冷风吓得一颤。

“想来…这次你会死吧,我就可以拿到钱了!”

女孩做完自己的事情高兴的拍手走了。

悬崖的另一面是巍峨大山,树木丛生,盘山公路若隐若现。

“少爷,那女孩怕是要凉,”

一辆灰色越野车停靠在盘山公路边。

车子旁倚靠着一个男人,刀削般的面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如谭的冰眸。

显得脱俗不拘。

本来是他们为躲避后面的人追杀,车子路过这里又出了问题,却没想到看到这样谋杀的一幕。

两个人的目光望向那边峭壁上挂在一只匕首上的女孩。

怀九宸掐着手中的烟,吸掉最后一口,观察着四周的地形。

那女孩被挂在悬崖下几百米的位置,这里荒无人烟,就算喊破嗓子想必也不会有人来。

而且就算有人来,也没办法施救。

怀九宸摇摇头。

“可惜了…”

“是啊,可惜了,那女孩看样子年纪不大,一会体力不支就会掉下去。”

“可惜了那匕首……”

扎进峭壁岩石毫不费力,是一把好匕首。

“若是知道什么材质,带回去大批生产以供使用,想来是不错的。”

“……”

就在怀九宸目光向远处盯着那女孩手里匕首的时候。

许生一原本两只手抓着匕首,松开了一只。

似乎在腰间掏出了什么东西。

“少爷小心!”

他们所在的位置正是与那边女孩差不多高的位置。

这里有树木遮盖,而那女孩竟然将一只飞虎爪直接射到他们现在所在的地面道路旁一凸起的石头处!

怀九宸看着勾在石头上的飞虎爪若有所思。

“少爷,这什么所制?竟然能这么厉害的勾进石头里!”

怀一好奇的蹲下身子细细的看。

与飞虎爪连接的绳子在颤动,是那边的女孩竟然走在细绳上!

一步一步向这边走过来!

怀一伸出自己的食指。

这也就与他食指一般粗细!

也就十几步远,那女孩就要过来。

这时,那女孩突然抬头看到面前的两个人与一辆车。

女孩微微侧头,继续走。

七步、六步、五步……

咔嚓!

飞虎爪直接勾碎了石头!

怀九宸看着女孩不悦的皱起眉头,快速抓住要掉落的绳子一端。

而绳子上的女孩似乎有点惊讶。

“过来。”

沉稳的嗓音响起。

因胳膊用了力气,男人好看的肌肉线条微显。

许生一稳住身型快走两步,到了路边。

“多谢。”

声音冷萃。

女孩看着面前的男人,让一旁的怀一只感觉这女孩的目光有点幽凉。

好像在那灌丛中的蛇,等待着随时扑出来捕食一样。

许生一盯着面前的人一言不发,怀九宸同样如此。

两人视线交汇,怀一看面前的女孩也不大。

明明是暑热的夏天,他只感觉周围越来越冷。

直到那女孩先转头离开。

怀一才觉得那冷冽的压迫感消失。

那种感觉就如同少爷生气时的样子,没想到竟然在刚刚那女孩身上让他体会到……

女孩远去,怀一也松一口气。

怀九宸拿起刚刚的飞虎爪用力一扯。

连带着远处的匕首一同被扯了过来。

“少爷,这匕首…是要还给…?”

“捡的。”

“……”

他少爷还真是会捡东西!

然后怀一就见他家少爷把匕首和那飞虎爪扔进车里。

“少爷,人应该快到了,只是这里不安全,车子修好后我们还要找个地方留宿才好。”

————

在山脚下有一小县城,

这小县城叫清水县,是公认的贫困县,闭塞在大山里,道路不通畅。

只有一条盘山公路与外界相通,但道路陡峭,很多人在半夜经过的时候都掉进悬崖,车毁人亡。

晚上的小县城静谧异常。

没有热闹的集市,也没有灯火通明的道路。

胡秀秀家就在县城最西边的小房子。

“秀秀,作业写完出来吃饭啦!”

“知道了妈!”

胡母端着饭碗放在桌前。

“你知不知道许生一家人找来咱们县城了?你和她好好相处,万一她以后飞黄腾达了,也能拉你一把。”

“得了吧妈,就你连许生一父亲在的时候还诬陷她父亲对你动手动脚,她和她父亲关系最好,怎么会肯帮我?”

“这死丫头,妈还不是为了你?许木匠家里在咱们县城还算有点钱,我不想讹点钱让你吃的好一点吗!”

胡秀秀不想跟自己母亲讨论这些。

放下碗筷进屋去了。

夜半。

胡母在自己的房间呼呼大睡。

胡秀秀也睡的安稳。

房门被打开,发出嘎吱的声音。

迎着月光走进个女孩,手里还拎着一个东西。

是麻袋。

女孩麻利的将胡秀秀装进麻袋,全程胡秀秀都没有醒。

皎洁的月光铺洒下来,悬崖之上的女孩迎着微风站着,面前一个麻袋。

女孩点燃一根香,香气四散。

麻袋有了动静。

“谁?这是哪?”

胡秀秀睁眼睛就发现面前被一块布罩着。

当她终于从麻袋钻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面前站着一个女孩。

许生一慢慢转过来,唇角轻启。

“你—害—的—我—好—惨!”

“啊…啊!鬼!许生一…鬼啊!”

“害得我好惨,给我偿命吧…!”

许生一逼近两步,把胡秀秀逼到悬崖边更近了。

“不是我啊!我也是拿钱办事的!是…是临城!是你那个姐姐不想让你回去啊…!”

许生一步步紧逼,胡秀秀连连后退。

“是你把我推下去的,我只找你…”

胡秀秀能看到面前女孩惨白的脸,黑色头发分散在脸颊两边,就算没有贴近许生一,她都能感觉到凉意!

是鬼!

许生一变成鬼找她报仇了!

眼看着后面没几步退路,胡秀秀马上就要掉下去。

可因为心中害怕,脚边绊到石头,整个人快速向后摔去!

“…啊!”

女孩凄厉的叫声随着身体下落而越来越远。

许生一脸色不变,转过身。

“看够了?出来!”

草丛边站起来两个男人。

怀一尴尬的向许生一摆摆手。

“小姑娘,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本来他们想早点离开了,可是少爷肩膀上的伤需要处理,而且他们已经两天一夜没有合眼了,正巧这山脚下有一个小镇,他们刚来到这……

之前见到小姑娘被谋杀,这次见到她谋杀别人……

怀九宸饶有兴致的目光看过去。

小姑娘还真是…出乎他意料……

许生一想起来了,她的飞虎爪要断的时候这男人拽了一把。

怀九宸来到许生一面前。

借着月光,看到女孩晶亮的眸子,清澈却也冷淡。

细致乌黑的长发披于脸颊两侧,长而微颤的睫毛忽闪,羊奶凝乳一样无暇的皮肤。

小姑娘是真的白。

也冷。

“荒郊野外的,借个宿?”

“要钱。”

怀九宸一愣。

这算是同意了……

-————

题外话:

阿湛带着新的故事来了,宝贝们,新书期间字里行间多多评论哈,活跃很重要,宝贝儿们帮帮忙,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