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报答王老师
“可很舒服死我了…”胡秀秀不太明白了,但是王老师却听个脸红了。“秀秀,这…这是给你的猪蹄,你平常去学习太累了,得多补一补,昨天就先不补课了…我先走了…!”王老师将猪蹄扔到外面的一个木质小桌子上,刚要跑走,但是忽然的几道声音让她突然停住脚步。“…你个娘们儿“秀秀,这…这是给你的猪蹄,你平时学习太累了,得多补补,今天就先不补习了…我先走了…!”。...

“可舒服死我了…”

胡秀秀不太明白,可是王老师却听个脸红。

“秀秀,这…这是给你的猪蹄,你平时学习太累了,得多补补,今天就先不补习了…我先走了…!”

王老师将猪蹄扔到外面的一个木质小桌子上,正要跑开,可是突然的一道声音让她停住脚步。

“…你个娘们儿,这就来!”

这是…这不是她丈夫…?

胡秀秀听到家里还有个男人的声音,而且这男声还有点熟悉。

这不是王老师的丈夫,吴刚的声音吗!

而胡秀秀就见原本要走的王老师怒气冲冲的回头,直接推开自己家的门。

推门的声音也没有阻止住胡秀秀母亲房间所发出的声音。

而且房间门还开着。

王老师听到那两个人还在调情说爱,淫靡的声音不断,直接走进去。

“…嗯,死鬼,是我好还是你家王老师好?”

“当然是你,我都不爱碰她,快别说了…再让我亲亲…!”

“讨厌!”

而胡秀秀跟着王老师进来就看见这一幕。

自己的母亲此时跟王老师的丈夫躺在一张床上!

“吴刚!”

一声女人的喊叫,划破寂静的夜,喊醒了床上的二人,自然也喊醒了其他人。

胡秀秀家左邻右舍都开了灯,甚至有两个人已经披着衣服来到院中。

“秀秀啊?你家怎么了?谁喊啊,发生什么事了?”

邻里乡亲有些也很淳朴,想着要是有什么事情帮衬一下。

虽然胡母的丈夫没了几年了,她名声也不太好,但好歹大家邻里邻居这么多年。

“杨芬!我好心给你家胡秀秀补课,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

王老师这一句可是直接让外面的群众一懵。

胡母此时缓过神来,扯着被子往自己身上盖。

“不…不是!王老师,你听我解释,是…是你家吴刚勾引我!他说他寂寞…!”

吴刚听到这话,直接一巴掌打过去。

“你个不要脸的!明明是你这么多年寡妇做的寂寞找我来的!小雅,你不要听这个骚娘们胡说!是她勾引我!”

“吴刚…你好意思说我!”

此时周围进来的邻居看到这样一幕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伤风败俗!”

“不知廉耻,她一向不检点,没想到连王老师都得罪。”

“人家王老师免费给她家孩子补习功课就这样报答人家?呵呵!”

“本以为她是不是出什么事情,才来看看好帮衬一下,竟是这样的事……”

“不要脸!”

吴刚听到周围人全是说胡母的,更是加料。

“对,她就是不要脸!之前她还勾引许木匠,却被许木匠严词拒绝,后来就散播说许木匠对她不轨,她这样的人,许木匠怎么会看上她!”

提到许木匠,让周围人又想起前不久摔落山崖的那个人,尸骨无存。

这时,一个人忽然看到与他们站在一起的许生一。

当初因为胡母的话,他们可是在背后嚼了不少舌根,所以才导致许木匠半夜去山崖那边散心。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掉了下去。

让许生一没了父亲……

当胡母看到许生一的时候。

“是你…对不对,是你!”

许生一不说话,倒是权肆拉着许生一后退一步。

“什么是你?你个疯婆子自己做出这样没脸的事情还要冤枉我许姐?”

“一定是你搞得鬼,许生一,平时我都是在秀秀回来之前就把吴刚撵走的,怎么今天我都忘记了时间!”

“呸!真不要脸!”

权肆鼓着一口气、

“你自己淫靡成性还他妈怨我许姐,大家都知道这胡母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吧!可怜我许叔被她泼脏水,死不瞑目!”

许生一是伴随着周围人谈论胡母的事情离开的。

不过走之前劝肆却拿走了胡家窗下燃着只剩香灰的瓦片。

走出来后。

“许姐,真是痛快啊,你没看到胡秀秀那个样子,都呆了,哈哈哈!王老师不是一直对胡秀秀青睐有加吗?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只怕上课的时候看着胡秀秀就发堵,胡秀秀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你和胡秀秀又没太大仇,这么烦她干嘛?”

“谁说没太大仇?许姐烦她,我就烦她,更何况,那小妮子可是憋着心眼坏的,竟然能和临城联系上,还想害死许姐!”

许生一没回他话,摆摆手留给他一个背影。

“回家了。”

权肆看着人离开,也向小县城另一面走去。

————

许生一回到家,见小院子的灯亮着。

屋子前一个小板凳上坐着人。

另一个在她的菜园子里乱蹦跶。

“少爷,我们都吃了一天的萝卜了,能不能换换样啊?”

怀一苦着脸。

“要不我跑着出去买也行,县城总会有其他吃的。

“就吃萝卜。”

怀九宸此时站起身,看到院外的人走过去。

“不进来?”

好家伙!

好像这是他家一样!

看着院子中的萝卜被拔的七七八八,黄瓜也没有几根在秧上。

“吃的倒是不少。”

许生一蹲下拔了一根,摘了叶子独自进屋去了。

“少爷,小姑娘挺好,就是有点冷,不爱说话。”

夜半。

怀九宸猛然睁眼。

他睡觉一向很轻。

而怀一照顾怀九宸许久,听到他一点动静也跟着起来。

砰!的一声,怀九宸开门直接走出去。

看着对面原本是许生一的房间房门紧闭。

“…嘶…!”

一个倒吸凉气的声音。

“少爷,是小姑娘的声音,她不是梦游在砸墙吧?”

怀九宸上前两步,敲门。

原本房间还有着压低声音的嘶嘶声,一瞬间安静如常。

扣扣!

怀九宸又敲了两下。

“有事?”

又安静有一会儿,直到屋子中。

“…呃!”

怀九宸直接踹开门。

当他看到屋子中的许生一时,愣了一下。

此时的女孩背靠墙坐在地上,额间尽是薄汗,黑色布包拉链打开,里面是一些草。

带着泥土气息,明显是刚从土里扒出来的。

而许生一侧头看到怀九宸进来后,皱着眉头不悦。

“出去!”

怀九宸看屋子里滚落几颗药丸,深绿色的,而许生一手中拿着的一个瓶子却是空的。

他走进去,捡起最近的一粒药丸蹲下身来。

“张嘴。”

怀一在一旁看着。

小姑娘心情挺不好的,似乎是不愿他们见到这一幕。

但依旧是张张嘴,把药丸咽了下去。

怀九宸伸手,怀一舀了一碗水,递到他手上。

许生一吞了药丸,喝了水。

忽然感觉身子一轻。

怀九宸抱起人来将她放到床上。

在许生一坐到床上后,怀九宸望着一屋子乱糟糟的,撸起袖子……

半个小时后,屋子总算能见人了,看着也规整一些。

怀九宸看着小床上坐着的女孩。

“你身体不好?”

许生一明显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盯着怀九宸看。

“有什么事叫我就好。”

说完,怀九宸退了出去,并带上了门。

关门之后,男人摊开手掌,将药交给怀一,低语在他耳边几句。

怀一点点头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