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毕尚天面色通红脑中空白一片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恨平时读的书不多争但是她。女人啊做什么都在理,说她是有万般个理由辩驳,倘若再与她吵一直这样倒让别人获知了他争但是女人的事情。“不与你争,你愿怎样就怎样吧!”毕尚天本着好男不跟女斗不与这通常市井女人真是做什么都有理,说她也是有百般个理由争辩,若是再与她吵下去倒让别人知晓了他争不过女人的事情。。...

毕尚天面色通红脑中空白一片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恨平常读的书不多争不过她。

女人真是做什么都有理,说她也是有百般个理由争辩,若是再与她吵下去倒让别人知晓了他争不过女人的事情。

“不与你争,你愿怎样就怎样吧!”

毕尚天本着好男不跟女斗不与这一般市井村妇见识的心态,冷哼一声不愿多说起身甩袖走人,全然忘记了还在地面上的女人一般,瞧也不敢再多瞧一眼。

徒留女人一人跪在这,受着十几道憎恶的目光刮在身上。

刘银见唯一靠得住的人跑了,顿时间惶恐不安起来,战战兢兢红着眼含泪看向为首的赵苪,跪爬去拉着她的裙角祈求道。

“妹妹……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的!”

“那依你的意思还是他强迫你给你买了个房子给他当外室的吗?”

“这……妹夫说你平日辛苦,让我做姐姐的分担一下……”

“分担到了床榻上?姐姐还真是体谅我啊。那李家可真真有福气,未过门的媳妇如此贴心,也不知他们受不受的住?”

话顿,赵苪似乎想到了什么,秀眉一挑讶然道。

“哎呀!姐姐在老爷身边这么久了,妹妹是不是该告诉家里,给姐姐一个名分?”

刘银一听,面色瞬间苍白,也顾不上擦泪,急急出声道。

“不、饶了我这一次!妹妹不要告诉他们!要是被知道了我定然不会好过的!”

先前是她一时糊涂,贪了闭家的门第,想着若是能进了闭家的门那也比嫁给李家做媳妇过的快活,可现如今与她一开始想的完全不一样了,若是这件事情传回村中……那李家又是做屠户的,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赵苪轻叹一声走到窗台边的玫瑰椅坐下,保养得宜细腻纤细的葱葱玉手端起桌面上还未喝完散发些许热气的茶端详着。

君山银针啊,可惜了。茶香被脂粉味盖住,怎能品出好味道来。

赵苪低着头,片刻之后抬眼静静的瞧着刘银。

“我感恩你祖母收留之恩不追究之前的事情,见你在夫家过的可怜便派人去关照关照,真是好心养出了个白眼狼!你要什么东西不给你满足了,你以为你的小心思我会不知道?搬来城里不就是为了接近老爷,若是被家里知道了这事情,也不知你回去会如何情景。”

刘银脑子里乱糟糟的,爬到赵苪边抓住她的裙角求饶,张着嘴就要哭出来。

“妹妹!妹妹!我错了!饶了我吧妹妹!是妹夫强拉着我的!我……”

“咳咳……”

右边嬷嬷轻咳一声,打断刘银的话,皱眉思量半天换上笑容,心中打定主意走上前来。

“夫人,我瞧老爷喜欢这姑娘,倒是可顺水人情,将她纳入府中给老爷做侍妾,也不必撕破脸皮穿出外边让别人听到了笑话咱家不容人。”

刘银一听,眼睛骤然睁大,覆灭的希望又重新聚回来,眼中含泪急忙眼巴巴的望着赵苪。

嬷嬷此言一出,赵苪哪里还不知道这嬷嬷心里怀揣的什么心思。

她本是闭尚天原配夫人的陪嫁丫鬟,除了她的夫人外谁都不喜,就连闭尚天都讨不到什么好脸色,对她更是处处刁难冷言冷语,现下这说辞听着好听,实际上就是来恶心她的。

这般做法虽然可行,可刘银定了亲,要是传出这档子事,日后的日子岂不是鸡犬不宁。

嬷嬷见赵苪脸上不动声色,暗自冷笑一声装模作样,转头变脸换上一副恶狠狠的模样吊着眼狠狠道。

“水性杨花的荡。货,给我打!”

“不要!妹妹不要打死我啊!”

刘银哇的一声哭的梨花带雨,被几个奴婢拉开丢到院子空地处,下人们一脸凶神恶煞的举着粗棍朝她靠近。

眼见棍棒要落到身上,她顿时面露惊恐,心中生怨,通红的眼恨恨紧盯着赵苪。

“贱人!贱人!”

“贱坯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以前还是我们家的童养媳呢,净仗着皮子生的好在村子里边勾引别人,吃我家的喝我家的,要不是我们家救了你,你早就死在外边了!狐狸精!放开我!”

刘银长得像她娘,就连骂人的功夫也学的个精髓,净是些不堪入耳的粗话。

赵苪紧绷着脸面色难看,下人们私下交换了眼神,她瞧着每个人似乎在忍着笑,碍着她就在一旁不敢窃窃私语。

两位带来的嬷嬷闻言冷哼一声。

早就说这位不是什么好东西,做个婢子爬上老爷的床抬成姨娘就已经让人嚼舌根子了,这家中的姊妹也是这等不要脸的模样,身有亲事还勾搭爬上别人的床,这家还真是狐狸窝,骚臭的很。

只叹她们夫人去的早,家中被这个下贱狐媚子给占了去。

大老爷真是糊涂,接二连三的被狐媚子缠身,莫不是家中进了什么脏东西?

刘银咬牙,满脸一副同归于尽的模样扑过来将她推倒,那凶狠的模样似乎是想要同归于尽,也不知是哪里来的气力竟然挣开了下人的阻拦冲到她的面前。

赵苪尖叫一声,她不曾与别人干过架,刘银朝她的脸抓来,她一时不备躲不过去,脚边不知是谁伸了脚将她拌住,砰的一声,后脑勺被谁打了一下,眼前一黑,之后便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仅仅呼吸交错的刹那间,赵苪猛地坐起来,大口呼吸空气,心有余悸的将手放胸口上。

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刘银那泼妇的叫骂声。

不知怎么,她觉着像是许久未沾过一滴水般,一股渴意袭来,喉焦唇干,嘴唇起皮上下粘连。

微微使上力气,上唇的一张薄皮被撕了下来,干裂的唇缝沁出鲜血,看起来尤为渗人。

“水……拿水来。”

身体长期养成的习惯性的像往常般唤下人过来,醒来后的心悸让她没有注意到周围场景的变化。

没等到回应,赵苪等待片刻皱起眉头,正要呵斥哪个婢女如此懈怠,抬眼定睛一扫就将她惊的头皮一凉,将剩余的话吞回腹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