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重生农家极品小娇娘 第一章

作者:饭里有毒 小说:重生农家极品小娇娘 更新时间:2021-10-10 19:39:38
金城老胡同里本来住的都是一些穷人家,房子破落出现漏水,家徒四壁摇摇欲坠,因着再引入了一条水渠以供这地方生活用水。地面长满苔藓,墙壁湿滑,长年坏绕着一股很奇怪的霉臭味。此处原本是一户人家准备可以用来改扩建一条巷子,再后来不知道怎的,那户人家不知道突然发生了什么出乎意料,地面长满苔藓,墙壁湿滑,常年环绕着一股奇怪的霉臭味。。...

金城老胡同里原本住的都是一些穷人家,房子破败漏水,家徒四壁摇摇欲坠,因着引入了一条水渠以供这地方生活用水。

地面长满苔藓,墙壁湿滑,常年环绕着一股奇怪的霉臭味。

此处原先是一户人家打算用来新建一条巷子,后来不知怎的,那户人家不知发生了什么意外,夜间举家跑路,到了白日匠人们上门讨债才发现府内席卷一空连床单被褥都烧了个干净,只剩个空房。

匠工拿不到工钱将气撒在刚新建好的房子,之后此地荒废,过了一年后有善人将之盘下,将此地售卖给孤苦无依的穷人难民住。

今日早上瞧见一辆甚是华贵的马车停留在胡同口外,一位衣香鬓影珠环翠绕的贵人从马车下来,身后跟着几十个手中拿着棍棒的壮奴往胡同里边气势汹汹走去,瞧这架势,定是城内哪家有门面的府上来人捉奸了!

“这阵仗可真大!”

“瞧这穿着,难不成是位夫人亲自来了?”

“呀!这里真臭!”

几名婢女捏鼻皱眉,地面上积着几滩污水,空气中粘腻的让人不爽。

小孩们蹲在墙角下抬头观察这批不速之客,一熊孩子带头跑出来,身上的衣服满是补丁满身泥污。

脚上没穿着鞋也不怕打滑,一脚踩到水坑中将水渍溅到她们身上惹得惊叫怒骂连连,笑嘻嘻的不等她们反应过来快速跑走了。

赵苪漠然的看着前面,那个男人就在里边跟别的女人苟且,心中百感交集思绪万千,良久叹了口气道。

“你的消息可确切?”

“夫人,我可是包打听,办事你放心!我在外边盯了许久,就是这间屋子!养着一个叫刘银的女子,每日晌午毕老爷准时到这,申时离去。”

“赏。”

身边的婢女拿出一个钱袋子,握在手心满脸不舍的递与他。

“谢谢夫人!谢谢夫人!”

包打听数了数袋子里的钱,欢天喜地道谢后一溜烟跑开了。

方才那包打听也与她说了这儿的一些黑买卖,不过这些她都不在意,毕竟这背后牵扯许多东西,不是她一个妇道人家能知道的。

这儿的住户大多是孤苦无依的寡妇或是牙婆子关在这准备卖个好价钱的乡户女子,客户相中了哪个,若是有意,便在一旁买下房子,时不时得空过来一亲芳泽。

原本的住户受不住这等腌臜之事就在隔壁哼唧,好在那些人给的钱袋够重堵住了他们的嘴,没过多久,这便成为了专门豢养外室的地方。

是以日日都能听到哪家的老爷被发现了在外边偷腥,全家上门捉奸骂架的新鲜事。

有不嫌事大的妇人们专门来此地探头竖耳贴墙看着屋内气势汹汹的阵仗,真是热闹无比。

“踢门。”

“砰”的一声响,人群鱼贯而入冲进院子中。

门外就站满了来看热闹的群众,想要目睹这是哪家贵人的丑事。

房间内的两人显然还不知即将大祸临头,正畅快淋漓的迷失在水乳相交间。

正到水闸刹不住之时,洪水被蓦地冲入室内乌压压的众人惊的退了回去,气势忽的疲软下来,怕是日后再也难来了。

众人显然没有为自己治水成功兴奋不已,赵苪更是阴沉着脸盯着床上的人不出声。

男人凶脑的抬起头,骂娘的话还没出口,一看来人,话到了嘴边又吞了下去,起身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结结巴巴不敢与之对视心虚道。

“娘、娘子……你怎么来了?”

床上的女人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眼前这场浩浩荡荡的仗势吓得她不有防备的被身边之人从床上推滚落,赶忙爬起来将松散的衣服拢好,悄悄瞥了一眼妇人的眼色,勾起嘴角心中既惊又得意。

“我就来不得了吗?”

赵苪瞥了眼地上瑟瑟发抖的人冷声道,心中只觉着如同站在茅厕般恶心反胃。

三步并两步上前往床上的男人脸上招呼过去。

“二夫人不可啊!这可是老爷!打不得!打不得!”李嬷嬷上前来要阻止她。

赵苪手快,力又大又狠,响亮的声音震住了所有人,男人白胖的面上很快浮现了清晰的红掌印。

”你敢打我?“

男人一下被打傻了,不敢相信的捂着脸愣在原地。

“二夫人!你这是在做什么?这可是老爷!可不是你房里的婢子可随意乱打!”

李嬷嬷惊怒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位二夫人大叫,看向毕老爷脸上的巴掌印又是心疼又是气急。

这贱婢的手劲可真大!将他们老爷的脸都打红了。

赵苪胸中蹿火,倒吸一口气稍稍让自己冷静下来。

自从她脱离奴籍之后,以前那些市侩的性子都收了回去,待人和善说话轻声轻气。

更是私底下里请了教习嬷嬷来矫正她之前的种种恶习,不至于在外人面前丢了威风。

也不知当时她是怎么被眼前这蠢货迷了眼,自从那王姓女人死了之后就整日在外花天酒地,在外边吃喝嫖赌也不是什么大事,偏偏还包养了这个女人!

赵苪伸手一指道。

“家中那么多给你纳的小妾不去,为何还要跑到外边偷食!你是置我与何地?你知道外边是如何议论咱们家的吗?”

床上的女人被这么多人看着,垂头掩住自己的脸。

赵苪拧眉瞪着毕尚天,袖中的握紧拳头努力克制自己心中的火气。

毕尚天瞧着眼前娇小楚楚可怜的夫人,心中一软,可又想起家中那些女人的姿色登时毛骨悚然火气一涌而出。

“这……你也敢提这事?你给我纳的那些妾个个尖嘴猴腮不堪入目!举止粗俗不堪,怕是鬼见了也不敢收了她们。要我如何敢靠近她们?原先的侍妾都被你找理由赶了出去,现在已经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位置了,你怎么还是如此心胸狭隘?!”

“你这是在是怨我了?没想到老爷心中居然是如此想我的……”

赵苪登时红了眼睛,手中捏着帕子掩住半张脸擦去滴出的泪水嗫喏。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