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重生农家极品小娇娘 第三章

作者:饭里有毒 小说:重生农家极品小娇娘 更新时间:2021-10-10 19:39:40
身子疲弱的很厉害,赵苪艰苦的睁开眼睛眼皮,一时之间之间被眼前的事物惊的楞住了。她费劲的坐出来,自己不知道怎的睡到了一张破旧不堪的木床上,泛黄的被子传来一股臭味。她小心翼翼提着被角拉大,坐到床边,屋内的摆设陌生的紧,她一时之间想不出来这儿是否可以在哪见过。她偏偏还在毕她费力的坐起来,自己不知怎的睡到了一张破旧的木床上,泛黄的被子传来一股臭味。。...

身子疲软的厉害,赵苪艰难的睁开眼皮,一时间被眼前的事物惊的楞住了。

她费力的坐起来,自己不知怎的睡到了一张破旧的木床上,泛黄的被子传来一股臭味。

她小心翼翼提着被角拉开,坐到床边,屋内的摆设熟悉的紧,她一时想不起来这儿是否在哪见过。

她明明还在毕尚天给刘银置办的院子中,方才的事记得不大清楚。

只感到当时脑后勺被谁打了一下,脑后一阵剧痛,眼前一黑就没了意识。

疼痛隐隐还在,只是青肿了一个小包出来。

事情感觉只过了一会,按理来说她应该还在那处,怎么现在是在一间破落的屋子里边。

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心中猜测着是谁对她下了杀心。

第一直觉便是刘银这个人。

当时手下奴仆说的那些话,貌似就是串通好了一般的捧词,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大胆,嫁给了李屠户的儿子李大狗之后,来了城里找活计想要赚钱。

于是上门找到了她,私底下勾引了毕尚天,想着瞒住李家的人又嫁给他做妾,远走高飞再也不回去了。

赵苪思及此不由得冷笑一声,只是现在事情变成这番模样,她倒是想要看看她们接下来是要怎么对付她!

她扫了一眼四周想要探知这是什么地方,只是第一眼就觉着眼熟的紧,紧接着心中咯噔一声,鸡皮疙瘩瞬间布满全身,她们这是想要把她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吗?

外头的人听见了里边的动静进来,见到床上的人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他兴奋的跑过来拉住赵苪的手,半响又发觉这般太冒冒失失,红着脸放下手,窘迫的别过头。

赵苪觉着眼前的人实在眼熟的厉害,但她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人是谁,戒备的往后退去,紧张出声问道。

“你是谁?”

眼前的男子穿着灰色布衣,面貌极为普通,似乎有十五六岁的模样,手中端着一碗清水,似乎是给她喝的。

“你、我我是这户人家的儿子,叫刘文山。”刘文山结结巴巴一面偷偷用余光瞥向赵苪那边。

赵苪呆呆出神,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他伸出手在赵苪的眼前晃晃,担忧道:“你不用紧张的,我娘发现你晕倒在山里,就把你带回来了。”

赵苪眉头越皱越紧。

“你说你是刘文山?那刘银呢?她在哪里?!”

“这,你认识我的妹妹?”

赵苪两手攥紧刘文山的衣领靠的极近,双眼似要喷出火来,满脸怒容,泪流满面憋屈道:“你会不知道你妹妹干的好事?!都是你们一家子的错!”

这模样着实吓到了他,刘文山缩紧脖子慌得不行,指了指门外边道:“我奶奶一大早就叫她出去做事了,你要是要见她,我就去给你叫回来。”

赵苪的目光落到了手上,自从方才醒后一种异样感一直索饶在她心头上挥之不去。

这时候赵苪才赫然发现自己的手变小了许多,再低头,身上的衣服皆是幼童所穿的,整个人矮了许多。

赵苪一下就脑子宕机了。

她这是,怎么了?

她是回到了过去吗?

外头的阳光明媚照进屋子里头,即使感受到了暖意,也还是感到一阵阴风习习,一阵阵凉意席卷全身。

……

赵苪花了些许时间确定自己确实是回到了过去,通过刘文山的表情来判断他确实在此之前不认得她。

赵苪心中百感交集,有悲有喜,更多的是想要报复的欲望。

前世时她在寻母路上昏倒,被这刘家捡到,要给这刘文山做个童养媳,刘老太嫌她力气不大干不了农活,便偷偷卖给了一个老男人做丫鬟,她被百般折磨,随之像是个随意丢弃的娃娃许给了毕尚天做妾。

她熬了那样久,最后寻回家父亲不认,母亲为了寻她而不知所踪。

在闭家也是终日被正妻打压,等她终于成了女主人时,刘家还是跟甩不掉的狗皮膏药一样又粘上来了。

她伤心之余,余光一瞥瞧见了桌面上放置着格格不入的一块白娟。

她一下就认出了那是母亲还走府中时给她绣的手绢。

刘文山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了然的啊了一声道:

“你是要那个吧,我给你拿过来。”

赵苪从刘文山手中接过,拿着手帕默默流泪不语,刘文山看着这个小人儿心中微微心疼,他出声安抚。

刘文山前世时也待她极好,只是那份好极其古怪。在她被刘老太卖去做了丫鬟之后,刘文山四处寻她,说要将她买回去,可最终在城中进了一家青.楼,迷上了个姑娘再也不去寻她。

在她当上毕尚天的小妾后刘文山又来寻她要她与她回去成婚,大闹了一番。

赵苪内心还是有些惧怕他这性格。

刘文山站了半天,赵苪头也不抬也不理会让他觉着十分受挫。

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自觉着待在这十分尴尬就出去了。

过了没一会,门外传来了窸窸窣窣放置东西的声响。

一个鹑衣百结的女子好奇偷偷的探头进来,正是那年少时的刘银。

她上下打量了赵苪,视线落到她的腰板上,不知她想到了什么,挺起自己引以为傲的胸.脯得意的炫耀一番扭头转开了。

赵苪讥讽一笑,前世瞧见了刘银爬上了自己丈夫的床榻上,并成了他的外室。

这刘银是刘老太大儿子的唯一的女儿,她娘在生下她之后被刘大伯打跑了,于是她成了刘老太口中的赔钱货,刘大伯本人也是十分不喜她。

她可怜是可怜,可谁叫她不满足还去践踏了她的平静生活,即便她不喜那男人,但也不允许他能与她人在一起。

她心中恨刘银打破了她的生活,恨刘家的人厚颜无耻贪得无厌,也恨她自己蠢笨不自知。

只是现在一切都回到了原点,许是上天实在眷顾她可怜让她得以重生,她定要让这一家人的贪婪得到应有的报应。

晚饭时刘氏夫妇回来了,见她坐在院子中,刘家二房刘大柱的老婆黄翠放下手中的东西,见她终于醒了,高兴的走过来,询问了她哪里还感到不舒服。

“我在山腰上瞧见你晕倒在了树下怪可怜的就把你带回来了,也不知你姓甚名谁,家住在哪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