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重生农家极品小娇娘 第五章

作者:饭里有毒 小说:重生农家极品小娇娘 更新时间:2021-10-10 19:39:41
张金兰的吧想去,还不都是身边的男人不不靠谱!当年她这怎么就瞎了眼娶这个没有用的男人。想起这里,张金兰狠狠地的踩了一脚刘二柱。刘老太不知道怎的黑着脸也不出声了。早先的白粥早已了消化吸收的一干二净了,现在的饥饿感席卷而来,赵苪斯斯文文端起碗喝下里边的粥,拿起想到这里,张金兰狠狠的踩了一脚刘二柱。。...

张金兰想来想去,还不都是身边的男人不靠谱!当初她这怎么就瞎了眼嫁给这个没用的男人。

想到这里,张金兰狠狠的踩了一脚刘二柱。

刘老太不知怎的黑着脸也不出声了。

先前的白粥早就已经消化的一干二净了,现在饥饿感袭来,赵苪斯斯文文端起碗喝下里边的粥,拿起一个地瓜小口咀嚼,尽量让自己的存在感弱一些。

一个小胖子有模有样的学她这么吃饭被身张金兰打了手,自家娘亲脸色吓人,小胖子苦着脸嘟起嘴巴不肯吃饭了。

张金兰的一双儿女在旁边瞧着气氛不对,刘秀华左右两边看,轻咳一下出声了。

“伯母怎么这样说我母亲,我母亲也是早出晚归给大家挖来这些野菜辛苦的很,不过肉给了这位妹妹那就给了吧,只是她总不能平白吃我家的粮食吧?看妹妹也不像村里边出来的,身上应该有些值钱的东西,难道不应该给点报酬吗?”

语闭,几人看向赵苪,刚才出言的刘秀华,眼睛闪闪,视线时不时落在她的身上,对着她一身衣裳露出垂涎之意。

她端正身姿,学着赵苪挺直身板还有神态举手投足,随后柔柔一笑指着赵苪的手腕说道。

“也不知道妹妹身上有没有铜钱,看妹妹的手链像是贵重的东西,不如用这个东西做抵押怎么样?”

赵苪心中一沉,这话听的她腹中一阵恶心。

她眨眨眼睛,扫了一眼刘秀华带着几分寒意,不过她只是匆匆一瞥,刘秀华心中咯噔一下,以为看花了眼。

她上前拉住黄翠的手,嘴上云云感激她们收留,解下手中的手链取下玉珠赠与黄翠并说道。

“多谢这位姐姐提醒,若不是姐姐这样说我还忘了身上有这样的东西,姐姐真是观察的仔细。”

赵苪这话刘秀华听不出其中的意思,以为赵苪是在夸她。

当即马上说道:“我一进门就一直瞧着,”话刚说出口,刘秀华立马感到一股不对劲,旋即脸腾的发烫。

赵苪继续说道:“这手链是家母带我出街游玩时吗,买下的一颗白玉,只是不知是何质地,不过拿去当铺应当也能当的几两银子。”

刘老太只是撇了一眼,就呸了一声道。

“什么破石头,还值几两银子?她拿来哄你们的话也信?快把她赶出去,我们家可没这么多米!”

张金兰刚才的火气还在,上下打量了一眼赵苪,瞧她也不过是个十岁娃娃的模样,轻蔑一笑。

“几两银子?就这颗破石头?小娃娃你可不要诓人,这分明就是颗石头,哪值得这么多钱。”

只不过张金兰久在村中没有见识,常年外出摆摊的刘大柱夫妇却是一下子被这东西吸引了。

黄翠激动的脸面发烫,热血直充脑门。

刘大柱瞅见了黄翠的神情也探过身,定睛瞧见了赵苪手链上那颗硕大的珠子后。

就算他没啥见识,可也见过路过的大户人家身上都有这些圆圆润润晶莹剔透的玩意。

我滴个乖乖哟。

这么一块东西,光摸着就觉着是个贵重东西,怕不是她们卖一辈子的茶也挣不到其的十分之一。

这东西怎么能随意送人呢?若是给这孩子吃饱喝足,之后她原家找上来,还不得给她们一大笔钱作为酬谢。

想到这里,夫妻两就觉得人都轻飘飘起来,二人对视一眼,脸上笑呵呵。

刘老太皱眉不知他们这般神经兮兮的做什么,朝地面吐了口口水,扯着她那犹如公鸭的嗓音道。

“没钱还装什么有钱人拿这东西骗人!家里爹娘怎么教的!吃完这顿饭明天就走人!”

刘大柱听娘这么说话哎的一声,将东西凑到她面前介绍道。

“等等,娘,这真的是好东西!”

好东西?

一听到好东西这个词,几人的脑袋瞬间凑了过去。

“我每每都会瞧见那些有钱大户佩戴这些玉石做的东西做饰品,看这色泽,定是真的没错了!”

刘大柱举起这手链振振有词,他每次都会观察那些富贵人家身上佩戴的东西,久而久之养出了一双火眼金睛,当下就认定了这东西是真货。

这家中最有见识的刘大柱这么说了,其他几人也闭紧了嘴巴。

刘银本埋着的头抬起来紧盯那手链,刘老太坐她身边,狠狠一拍她的脑袋骂道,“看什么看!你可别打什么坏主意!”

“我没有……”

“你还顶嘴?!真是晦气!怎么不跟你那跑掉的贱女人一起走了!我还能给你一口饭吃都不错了,要不是我心善,早把你丢山里喂畜生去了!”

刘银咬唇忍着累一脸怨恨,捏紧手中的筷子垂下头不敢再去看。

夜间黄翠与她的丈夫刘大柱同睡塌上时,如获至宝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感受手上传来的凉意。

一想到即将要发的大财,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大柱,你说要是真发了一笔财,我们拿来做什么好?要不在镇上买块地建个铺子,或是买个宅院!你说如何?”

黄翠转头,身旁的刘大柱早已呼噜声震天。

黄翠哼了一声,将刘大柱摇醒。

“别吵!”刘大柱一声不满的呵斥,让黄翠直皱眉。

“就知道睡!能成什么大事!”

她重重一推开刘大柱,转身背着他躺下睡了。

翌日清晨,刘氏夫妇早早的就出门了,赵苪睡在刘家临时整理出的一间空房中,坚硬的石板硌得她浑身酸痛,也不知多少年未曾睡过这种地方了。

只不过这倒是让她认清了现在的处境,脑袋更为清醒了。

次日时,赵苪站在院子草棚下的大水缸里边看着自己的倒影。

细眉圆脸,双眸剪水,乌发及腰,原先红肿的手现下已经消了不少,手臂上的伤痕淡了许多,肌肤软嫩的似乎能掐出水来。

任谁瞧了都会夸赞一句好水灵的娃娃。

刘家的日子还是如同前世一般贫瘠,泥墙上已经裂了几道缝隙。

风呼呼的从外边吹进来,角落处堆积的干草变成了霉堆,四处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酸臭味,熏得她早饭都未吃几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