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重生农家极品小娇娘 第四章

作者:饭里有毒 小说:重生农家极品小娇娘 更新时间:2021-10-10 19:39:41
黄翠瞧着这娃娃甚是有一种更亲近感,也不知道这觉得从何而来,越瞧着越觉得与家中的长子十分相似,心中轻轻一颤,笑道。“倘若你不被人嫌弃,倒不如先在我家里住下,在想以后的事情如何?”这黄翠打得啊好主意,赵苪又如何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前生她是被这一副憨实纯朴的模“若是你不嫌弃,不如先在我家里住下,在想以后的事情如何?”。...

黄翠瞧着这娃娃甚是有一种亲近感,也不知这感觉从何而来,越瞧着越感觉与家中的长子相似,心中微微一动,笑道。

“若是你不嫌弃,不如先在我家里住下,在想以后的事情如何?”

这黄翠打的真是好主意,赵苪又如何不知她心中所想。

前世她就是被这一副憨厚淳朴的模样给骗了,哪里想到这样的人私底下是多么贪心。

将她带回来后,与刘大柱一同将她身上有钱的物件骗了去,名义上说是保管,实则拿去当掉。

刘老太对多般刁难她也置之不理,甚至让自己的儿子与她生米煮成熟饭……

赵苪忍下心底蔓延的恨意,假装思量了会,脑里想着如何对付这个黄翠。

酝酿半天情绪。

她很快红了眼眶假意十分惊喜的抬头,抹去眼角流下的泪水,哭起来似小猫般嘤嘤哭泣。

“真的吗?大遇到大娘真是苪儿的幸运,”她上前用力抱住黄翠,眸子清澈明亮纯真无邪,“多谢大娘待我如此之好!!那、我就叨扰大娘一阵子了。”

黄翠见她应下大喜至极,合不拢嘴笑了半天,忙去端了一碗米粥给赵苪喝下。

赵苪端着黄翠递来的米粥,擦去脸上泪痕急忙又是一声道谢。

这破了个口的瓷碗也有些年代了,温温热热的气飘散出来。

这里边装的说是白粥,其实也只是几粒白米混杂在米水之中,喝下倒是能减去几分饿意,可赵苪昨日吃的还是山珍海味,现在猛然换成这清水白粥,她也是一时接受不了。

黄翠见她不动以为她是嫌少,面上浮现一丝窘迫,出门寻自己的相公刘大柱问他还有没有剩余的吃食。

“大柱,还有炊饼不?这粥似乎少了些,我看娃娃饿的没精神气,”

刘大柱皱眉斥责黄翠真是多管闲事,虽然竹筐中还有有剩下的半张炊饼。

但那是留给自己儿子的,他不想白白给了半路一个不认识的丫头吃了。

要是是个白眼狼吃饱了跑路可怎么办!

“哪还有什么炊饼!不早就吃完了?待会就要吃饭了你还要给她吃什么!”刘大柱语气甚是不好说道。

家中老娘偏心,每每回家自己儿子都喊着饿,让他着实心疼不已,可路途遥远,又怕带他去了镇上被牙婆拐了去。

黄翠哪还能不知自家相公的心思,她板着面孔剜了刘大柱一眼,回到房间中眼神忽闪,半晌才开口说家中贫困,要委屈她跟着吃苦了。

赵苪摇头表示不在意,又啼哭一番能给她吃食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说的黄翠面红耳赤心中又是一顿柔软。

赵苪仰头一口将碗里的粥水尽数吞入腹中,不过好歹算是能稍微饱腹些,赵苪舔舐干裂的嘴唇,抿嘴低低的说了声谢谢。

只是在刘家吃的第一顿晚饭并不愉悦。

晚饭大家一齐坐在桌边,刘家的人皆坐在桌边。

刘大柱今日不知怎么的,竟买回了几块肥肉,煎炸出来的猪油伴在青绿的野菜中尤为诱人。

香喷喷的猪油味满溢四周,几人红眼紧盯那块最大的肥肉,伸手举筷跃跃欲试。

大家等着刘老太动筷后才伸手夹菜。

黄翠招呼着赵苪在她身边坐下,刘文山往一边挪了个位置,与她打了声招呼后拘着手面红耳热。

黄翠见儿子这样,心中满意,看来儿子的终身大事约莫就会定下了。

“二伯母,她跟我们一起吃饭呀?”刘家中排行第三的刘秀华好奇出声。

这人是三房张金兰的女儿,家中排名第三,今年似乎才十四岁。性子怪的很,总是扮着一副名门闺秀的样子,模仿的不到位时常让人觉着滑稽不已。

刘秀华先前瞧见了黄翠带了个小女孩回来,但是一直没有瞧见正脸。

此刻见到了赵苪,一脸艳羡的盯着她身上的东西。

赵苪朝她微微一笑,脸颊的酒窝微陷:“姐姐好。”

刘秀华愣了愣,不知该作何反应,扭扭身咧开嘴也跟着笑了起来:“这妹妹嘴巴真甜。”

桌面上的几人偷偷打量赵苪这个外来之人。

几人举着筷对着青菜中的肥肉蠢蠢欲动。

几双眼睛瞧着黄翠将一块肥肉掩在碗底盛到赵苪的眼前。

这举动叫刘老太眼皮一跳,当即就重重一咳,目光落在黄翠身上。

她本就不喜黄翠不过问她就带回了个小孩,登时拉挎下脸瞪着黄翠尖声说道。

“家里边本来就不够吃!你还捡个人回来!我刚才可是瞧见了你们给了一碗粥给这丫头,怎么现在还要吃饭!”

刘老太嗓门又大又尖,坐在她身边的刘银捂住耳朵。

三房妯娌张金兰使劲点头,也跟着应和说道。

“就是!家里边什么样二嫂你还不知道吗,还领个小崽子回来不是净给自己找麻烦呢!”

她刚才想夹那块肥肉许久了,可碍于老太婆没敢往自己的饭碗里边夹。

没想到这黄翠给了这个不知道打哪来的小崽子,怎么不让她心口窝火,即便是与刘老太不对付,她也想借此让黄翠个吃个苦头。

她们在赵苪前世时就十分不对付,三天两头一大吵。

而张金兰的相公刘二柱主要干的是下农田的活,而张金兰除了每天上山摘那少的可怜的野菜,菜也不种,鸡也不喂,全是推到刘银身上让她自个去做。

而她平日就是带着刘秀华出去走亲戚意图攀上哪个大户人家了。

黄翠冷笑,这张金兰也忒不要脸了,刘老太她不敢说,这女人却是顶顶一张厚脸皮说出这番话。

于是手快抢走走了张金兰要去夹的肉沫,放入口中狠狠的咀嚼一番。

“黄翠!你是什么意思?”对面女人的脸色铁青。

黄翠心里莫名感到爽快,得意的说道。

“钱是我们赚的,爱给谁吃给谁吃,我把我的那份给这娃娃怎么了,有本事你也出去赚个几两猪肉回来啊!”

张金兰一语被黄翠堵在喉间,一股火气憋在胸口,当即撂下筷子拍在桌面要走人,破口大骂。

“赚个钱嘚瑟什么劲!不就赚个钱,要是我去我也能赚回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