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今日刘大柱将赵苪赠予的那颗玉珠拿出给刘家的几人瞧了瞧,刘老太早先不喜她,再后来不知道刘大柱私下里和她说了什么,刘老太的态度今天清晨和缓了不少,做对比之后堪称天壤之别。就连印象中抠抠搜下的张金兰都对她笑脸相迎,下午吃饭时时给他她舀了满满的一碗饭深怕她吃不就连印象中抠抠搜搜的张金兰都对她笑脸相迎,中午吃饭时还给她舀了满满的一碗饭生怕她吃不饱,连她最宝贝的小儿子都没有吃这样多,因为这事而哭闹了半天。。...

昨日刘大柱将赵苪赠与的那颗玉珠拿出来给刘家的几人瞧了瞧,刘老太先前不喜她,后来不知刘大柱私下和她说了什么,刘老太的态度今早缓和了不少,对比之前可谓天壤之别。

就连印象中抠抠搜搜的张金兰都对她笑脸相迎,中午吃饭时还给她舀了满满的一碗饭生怕她吃不饱,连她最宝贝的小儿子都没有吃这样多,因为这事而哭闹了半天。

刘银仍然是如同前世一般每日被刘老太毒打谩骂。

赵苪在心中直直冷笑,她一直以为这人是个胆小如鼠守本分的,没想到她竟然也这么雄心壮志的爬上了她丈夫的床榻,还让他偷走家里边的银两置办了一间屋子给她。

“哎!苪娘!你在做什么呢?”

穿着鹅黄色衣裙梳着整齐双丫髻的少女迈着小步款款走来打断她的思绪,干净黝黑的面上带着笑意,“瞧什么这么入神?”

赵苪收回心神,想到前世的种种心中越发的对这一家人恨之入骨。

她拨开缸中的水荡起水纹,侧身回笑道:“闲着无聊,四处看看。”

少女是张金兰的大女儿,名叫刘秀华,十分受张金兰的宠爱。

她自幼被她娘捧在手中长大,连家务活也不让她碰,把她打扮的如同大家闺秀般,想要将她嫁入豪门权贵做个夫人一飞冲天变凤凰。

自从昨日见了赵苪之后便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形影不离,缠着她问这问那的事情。

赵苪不大愿搭理她,每每对她的问答敷衍了事。

赵苪态度这样冷淡,刘秀华也不恼,随后她眨眨眼眸,亮出皓齿又凑了上来叽叽喳喳。

前世便得知她这人面善心恶,刚开始时对她像是姐妹般关爱,可发现她给不到她什么好处,态度骤然变得尖酸刻薄,甚至有时帮着刘银一起处处挤兑她,享受着欺压曾经门第之女的快感。

刘秀华顺着赵苪的视线看去,水缸中映射着两人的倒影。

赵苪一身浅金黄色的衣裙,衣上绣着的小小金凤活灵活现,而刘秀华相之比较下彰显的俗气不已。

不禁想着有钱人家真好,穿的衣裳也这么漂亮,若是她穿上,会不会和她一样好看?

刘秀华艳羡的目光落在赵苪的衣裳上,心中的话脱口而出,“你这衣裳真好看,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我的可就便宜了,我娘攒了许久的钱全给我买来做这件衣裳了,可这也不及苪娘的半分好看,有钱真好,真是让人羡慕啊。”

“要是我也有像苪娘一样的衣裳,那该有多好,我们一同出门会不会被人说是姐妹花呢?”

赵苪话少,她扫了一眼刘秀华问道,“你想要这身衣裳?”

刘秀华急忙摆头摇手,“没有!我只是羡慕罢了!”

昨天第一眼瞧见赵苪时,刘秀华就想要这件衣裳了,可她知道若是直接现在出口问,定会讨得赵苪的厌恶。

不过时间还长,她也不急于这一时。

赵苪含笑牵起刘秀华的手道,“姐姐这么喜欢的话,若是不嫌弃妹妹穿过了,我可以和姐姐把换衣裳过来穿,姐姐对我这样好,我也应该报答姐姐才是。”

刘秀华没想到赵苪竟然这么体贴,顿时喜出望外道,“真的吗?!苪娘!你可真真好!我当然不嫌弃!”

话落,生怕赵苪反悔了。

刘秀华迫不及待的拉着赵苪回到了房间内关上门。

她们互相换衣服后,刘秀华眉眼都带着笑,欢天喜地的挑起裙角美滋滋转了几个圈,在旋即扭头开口问赵苪道,“我穿上这身衣服好不好看?”

“好看。”

赵苪换上了刘秀华的旧衣裳,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可赵苪却是硬生生的穿出了一股荣曜秋菊,华茂春松的滋味来。

刘秀华原先兴奋的面孔一滞,不过更美的衣服已经穿到自己的身上了,自己才是引人注目的那个,她又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出门与伙伴们炫耀,光是想到她们脸上艳羡的目光,刘秀华忍不住有些飘飘然起来。

一路上哼着小曲扬起小脸与路过的婆婶主动打招呼,扭着腰肢好叫别人看的更仔细些。

赵苪怎么会不知道刘秀华的那些小心思,她如果没有主动提出来,日后刘秀华也是找个借口将这件夺走。

现在倒还不如成人之美,换来此人的些许好感更有用些。

一路上过路人频频侧目的目光,刘秀华觉得自己的美貌震住了他们,心情大好,带着赵苪在村中转圈熟悉地形。

“苪娘,你以前在府中,有没有经常举办宴会?城里边的公子哥们是不是都十分风.流儒雅玉树临风?他们性格如何?那些夫人小姐是不是都像你这般,你觉得我现在与那些大家闺秀有何区别?”

“姐姐去了便知道是何等的模样了,若是妹妹说不好,姐姐必定会觉着妹妹诓骗你,可若是说好,姐姐心生向往,妹妹怕会害了姐姐。”

答案棱模两可,刘秀华憋气不已,这是在嘲笑她是个乡下人没见识吗?

既然到了她们家,怎么还摆着一副有钱人家小姐的架子,真是让人作呕。

没了先前的迁就,刘秀华觉着衣服已然到手,何必还对这个没了家的小流浪儿客气,心里也早已厌烦对她和颜悦色。

登时她冷着一张脸道,语气微微不满道,“若是不愿说就算了,我也不勉强你,只是你已经不是府中的闺阁小姐了,来了这儿难道不入乡随俗吗?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若是多了一张吃饭的嘴巴大家就要吃不饱饿着肚子,难道苪娘你忍心这般害苦我们家?”

衣服穿在身上都还没焐热,赵苪对刘秀华的翻脸速度可谓是暗暗吃惊。

赵苪抿嘴,眼中蓄起几滴眼泪,让人看了我见犹怜,“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翌日,黄翠一大早兴冲冲的出门,第一件事情就是拉着刘大柱一起去当铺中将手中的珠子给典当了。

镇子正巧遇到了街日,一条窄窄的小路来往车辆极多堵的水泄不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