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2重生机甲时代
阎王要人四更死,谁敢情感留人到三更?反之可得,更年期症状再次穿越大婶让你再次穿越,谁敢不穿?苏葭萌貌似不想再次穿越了,只可惜,老天注定一生是要和她开玩笑的╮(╯▽╰)╭意念的透资对她的影响很大,更别说她是透资意念以及控制整个废弃星球起码数万台机甲一同自暴!就算她是意念九那些感觉像是潮水一般将她淹没,巨大的浪花好像要将她的肌肉都拍碎一般……。...

阎王要人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同理可得,更年期穿越大婶让你穿越,谁敢不穿?

苏葭萌倒是不想穿越了,可惜,上天注定是要和她开玩笑的╮(╯▽╰)╭

意念的透支对她的影响很大,更别说她是透支意念控制整个废弃星球至少数万台机甲一起自爆!哪怕她是意念九级的精神力高手,也受不了。她感觉自己的精神前所未有的疲倦。

那些感觉像是潮水一般将她淹没,巨大的浪花好像要将她的肌肉都拍碎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消失的感官慢慢恢复,她闭眼倾听,似乎还能听到左胸腔微弱但真实的心跳声。她……还活着?在这样剧烈的大爆炸之下还能活着?

她暗中苦笑,自己当真是属蟑螂的,一辈子都是打不死的小强。和虫族死磕,自己没死,在这场能毁灭整个废弃星球的自爆之下……也没死。若是自己第一世也有这样的小强命,就不会有苦逼的第二世了。

想要睁开眼,眼皮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打不开。努力许久,终于睁开一条缝,模糊的视线清晰起来,良久,她终于看到一个灰白简陋而且陌生的天花板……这个环境,很陌生。她扯了扯嘴角,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也没这个力气自嘲了。

缓了一阵子,慢慢起身,大脑便传来一阵恶心的呕吐感,让她恨不得想要仰倒躺回去。停止一切动作,让自己稍微缓和一些,至少别丢人的一头栽倒在地上。

“这里是……哪里?”苏葭萌光着脚起身,脚板踩在水泥地上,却感不到任何冰凉,好像这双腿完全不是自己的。她以前和虫族作战,断了一条腿,那段时间都是用假肢行走的,后来用特殊的药剂使断肢重生,但那种感觉不到肢体的感觉,还是深深烙印在她的记忆里……

而现在,双、腿明明没有断,却和那时候使用假肢的感觉很相似。

扶着墙迈步,一点一点挪到疑似浴室的房间,动作缓慢得好像是行将就木的七八十岁老妪。呃咕~~(╯﹏╰)b,这么说也不对,记得在未来世界,普通人的寿命都超过两百岁,实力强的机甲师甚至能活到五六百……依照她以前的实力来说,七八十岁正要步入最旺盛的年华。

镜子还挺大的,不过质量不大好,六七道裂纹让她揪心,感觉这个镜子下一瞬间就要寿终就寝。透过不怎么完美的镜子,她看清楚了“自己”的模样。

镜中的人年纪不大,看着也就十五六岁,不过她完全没有一丝这个年纪的少女该有的青春活波,反而有些阴沉,眼袋非常重。瘦巴巴的样子,好像是营养**,肌肤暗黄甚至带着一点灰色。脸型轮廓还算是精致,但因为太瘦了,看着倒像是稍微丰满一些的骷髅。

苏葭萌对着镜中的人勾了勾嘴角,然后默然一下。她这个样子还是别笑了……很吓人。

看到这具身体的样貌,她便知道自己又一次穿越了,而不是在那次威力堪称星球大爆炸的灾祸中幸存下来。而按照这具身体目前的状态,她知道自己若不做些什么,很快还是要死。

撑着盥洗台慢慢向外挪过去,余光突然看到某个不该存在的东西,手臂微微抬起,她看到镜中人的手腕上有一个极为眼熟的小玩意儿……这个,不是智脑吗?

紧紧闭上眼眸,再睁开的时候她坚定说道,“打开智脑!”

话音刚落,一个虚拟屏幕出现在自己面前,她震惊地倒退一步,直接坐在地上,干瘦的脊背撞上墙面,让她不禁吃痛,但这些痛和心中的惊骇相比,显然可以忽视。

她不能接受这个自己看到的现实!为什么还是死不成!

难不成……她还在虚拟的游戏世界中?老天,这些年还没折磨够她吗?谁爱穿越就让谁穿越,她不稀罕!穿越到网游世界,不是NPC也不是玩家,父母亲人和伙伴全是数据的感觉,有谁能懂?被玩家当成游戏人物蔑视,她心中纵然有再多的苦楚,也无人能听……

每个穿越女心中都有一个女主的梦想,她也不例外。可惜,更年期穿越大婶很快就用事实告诉她。女主?你特么的逗人!做梦去吧!

第一世死亡后,她就穿越到一个陌生的未来世界,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她努力适应这个时代,想要在这里好好活下去。但现实呢?

回想自己的第二世的经历,她感觉自己可以写一部集全部苦逼为一体的逗比自传了!自己能混到这个地步,也算是极为罕见了。

以为自己穿越之后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却发现自己是三岁丧父,六岁丧母,九岁死全家的苦逼命格!以为自己能有一个忠诚的青梅竹马,成年之后拐去登记结婚,却发现自己任务险象生还之后,曾经青涩恋爱的竹马成了另一人的丈夫,人家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以为自己情场失意,但事业得意,哪里晓得莫名其妙被陷害通敌背叛,一切用鲜血拼出来的荣耀一瞬之间化为乌有,受千夫所指。以为自己人生无望,却发现这只是上头的一个缓兵之计,让她暗中执行卧底任务……但可惜,完成没多久,上头没来得及给自己洗白冤屈,又发生暗杀事件,上头死了,她也坐实了叛徒的罪名。

她以为前四十年的人生已经苦逼到一个境界,完全可以写一本《苦逼是怎么炼成的》!但四十岁那年后发生的事情却让她知道,以前的四十年只是小说的“序”,其后的人生才是《苦逼是怎么炼成的》的正文!人类已经不能阻止苦逼指数的增长了!

她以为自己的人生虽然坎坷了一些,但至少没白活,却发现……她特么地竟然穿越到一个全息网游世界!整个世界都只是可有可无的数据!看着那些玩家——所谓的神之宠儿玩游戏玩得嗨皮,苏葭萌觉得自己的脸颊被人狠狠扇了好几巴掌!痛得堪比蛋疼!

一切都是数据,一切都是虚假的……若是这样,她每次抱着必死的决心和虫族的杂碎拼斗,毁了容颜,身上全是抹不去的坑坑洼洼的伤痕,最危险的时候甚至被吃掉了一整条腿、半个身子……同伴下属一个一个倒在自己面前……这些都算是什么?虚假的?

以苟延残喘的姿态,带着那些热爱联盟、热爱和平和生命的人的信念活下来的她,硬生生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那时候她的精神状况很不好,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通过猎杀玩家来平息自己过激的情绪。反正这些玩家是“神之宠儿”,在NPC眼中都是不老不死不灭的存在。

死亡对他们来说,只是掉经验降级那么简单……

因为情绪起伏有些大,这具身体又是极度虚弱,很快她就被汹涌而来的黑暗淹没了。

梦中噩梦不断,场景最多的便是自己驾驶着机甲带领伙伴在虫族堆里拼杀,威武的特制机甲磨损率节节升高,能源炮发射一次又一次,所过之处虫族尸体遍地。

但那些可恶的虫子好像无穷无尽一般,密密麻麻占据整个星球,清扫出一部分,立马就被新的虫族覆盖,机甲的关节处都是虫族尸体的血肉和恶心的粘液……

她努力剿灭那些虫子,奈何对方数量巨多,完全清扫不干净,只能眼睁睁看着执行清扫任务的部下一个一个倒下,机甲能源用尽,被铺天盖地的虫子淹没,驾驶舱被打破,连最后的哀嚎也很快消失……

这是她有生以来最大的噩梦,那次任务全军覆没,只有她一人等来救援,还差点被虫子吃了半个身体……可笑的是,尽管是这样,她还是活下来了……

好不容易从噩梦的余波中清醒,她发现自己还在浴室,身上冷汗涔涔。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身边突兀地多了两颗奇奇怪怪的蛋……

她愣了愣神,面前两颗比篮球小一些的鸡蛋OR鸵鸟蛋,她不敢判断这两颗蛋是不是可食的,因为它们的模样有些奇怪,上面有一模一样的湛蓝色花纹,不似平常的蛋都是椭圆形的,而是非常规则的球型,比篮球小上一些……不会是有毒的吧?

抬手摸一摸蛋壳,有些粗糙,手感状若磨砂,而不是光滑如镜。仔细观察蛋壳表面的纹路……她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东西,很熟悉的纹路,但自己脑子太累,想不起来。

她也不知道这具身体多久没吃东西了,肚子饥饿得连喊叫的声音都没有。再多重外力的作用下,她的视线很模糊,但在本能的求生欲、望之下,她将视线盯上两颗蛋……

虽然不知道它们是否有毒,但现在自己真的很饿……很想吃……

就在她想着要不要吃掉两颗蛋的时候,门铃声响起来,将她混沌的意识唤回一些。想着也许是邻居或者身体的亲戚过来,她暗中咬了咬牙,直到口腔里蔓延着铁锈腥味,这才勉强清醒两分。调动虚弱的意念能力,化为傀儡丝线控制自己的手脚走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