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谣言止于智者

穿书农家俏厨娘 第4章 谣言止于智者

作者:蜜兹兹 小说:穿书农家俏厨娘 更新时间:2021-10-11 08:34:32
容奕姝正想挣钱为家人做新衣裳,耳边传来黄桂花让她交了钱的催促声。“娘,不能够给,我要做生意。”“你会做什么生意,就会乱舍得花钱,拿来,我给你爹和奕富他们做套衣服。”黄桂花板着脸说,并伸出手要钱。重男轻女。容奕姝眉头紧皱,脸色也好将近哪里去,更会把钱“娘,不能给,我要做生意。”。...

容奕姝正想赚钱为家人做新衣裳,耳边传来黄桂花让她交钱的催促声。

“娘,不能给,我要做生意。”

“你会做什么生意,就会乱花钱,拿来,我给你爹和奕富他们做套衣服。”

黄桂花板着脸说,并伸手要钱。

重男轻女。

容奕姝眉头紧皱,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更不会把钱交出来。

久等不到女儿的回应,黄桂花脸色更难看,正要骂时,外面传来容建民的声音。

“桂花,煮什么,这么香。”

容建民尾音刚落,人进来。

“真香!粥里放什么?奕姝回来没有?”

厨房实在太小,容建民只能站在黄桂花的身后,看不到灶边正蹲着烧火的容奕姝。

容奕姝因黄桂花偏心而难过,突来的关心犹如给了她一颗糖,瞬间甜到心窝里,眉开眼笑。

“爹,我在这。”

容奕姝站起身,正要朝容建民走去,黄桂花抓住她的手臂。

“奕姝,钱呢?”

“这钱不能给你,我要做生意的资本。”

容奕姝拒绝。

黄桂花气极,脑子乱了,抓着容奕姝手臂一拉。

容奕姝踉跄,后退一步,受伤的脚撞到灶台,身子重心不稳,吓得她挥舞手,想抓着黄桂花,免得她人掉进正煮粥的锅里。

黄桂花正在气头上,以为女儿是要跟她打架,气得打掉伸来的手。

这等于又推了容奕姝一下,绝对掉进锅里。

容奕姝吓得脑子一片空白,闭上眼,听由天命。

“奕姝。”夫妇俩惊慌失措大叫起来。

容建民冲上前,伸手及时拉住女儿。

被送回房间休息的容奕姝坐在床边,一脸愤怒,伤心,失望。

刚才幸好容建民及时拉住她,不然她肯定被烫伤,毁容。

容奕姝手指紧收握成拳,刚感受到亲情,突来的母爱像一把双刃刀狠狠地刺着她的心。

亏她看书时还骂原主过分,不该恶言恶语对亲生母亲。

她错了。

黄桂花活该被骂!

容奕姝暗想,算了,摊上这样的娘算她倒霉,等会儿跟容建民道别,自己去找个落角处,开始她新的生活。

容建民端了碗粥进来。

“奕姝,来,吃饭,这是你娘盛给你。”

容奕姝瞄了眼碗,整个人呆住了,大半碗的米粒。

怎么可能?

容奕姝刚才在系统里买了鸡精放粥里,知道粥稀得几乎不见米粒。

这碗粥应该是给容建民。

“奕姝,你娘是爱你,刚才是个意外,无心的。别愣着,快吃呀。”

不,她一点都不爱我。

这句话到她嘴边又顺着喉头咽回肚子里。

她能感受到真诚的父爱,不能伤了这男人的心。

“爹,我刚才吃过,不饿,你吃。”

“这样呀,那爹吃喽。”

容建民早就饿扁,加上今天这粥特香,听容奕姝说吃过了,就不客气。

“爹,这钱不能给娘,我要做点小生意。”

“你娘刚才跟我说了,我支持你。你脚伤没好,等下我找村长借自行车载你到镇上。这粥特香,真好吃。”

“真的,太好了,谢谢爹!”

容奕姝高兴极了,亲情的爱温暖她的心,刚才的不快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没有去吃饭。

冲着容建民对她的爱,容奕姝决定把黄桂花当透明,在容家呆几天看看。

“奕姝,你怎么回来?”

容奕姝站在家门口等容建民回来,听到有人叫她,顺着声音看过去。

是原主大伯母林秀枝。

容奕姝微微一笑,以示有好。

不料对方脸一沉,嘲讽着说:“你不是很能耐,说能养活自己,怎么还有脸回来。”

林秀枝打心眼里瞧不起原主一家,从不给他们好脸色,也嫉妒原主比她女儿强,总想抓着机会踩压人家。

既然给脸不要脸,容奕姝自然不会敬她一分。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过那些话。”

“哟呵,你这孩子还不老实呢。”

林秀枝说话尖锐又大声,自然引起周围村民的注意,纷纷跑来围观。

见人一多,林秀枝更嚣张。

“昨天挺能耐,说得理直气壮,不会再回这个家。”

“大娘,我回不回来关你什么事,又没吃你家大米,你着什么急!”

林秀枝说一句,容奕姝怼一句。

林秀枝没想到一直唯唯诺诺的容奕姝今天变得伶牙俐齿,把她气得够呛,破口大骂。

“你这臭不脸,昨晚在美丽那里跟男人鬼混一夜,别以为我们不知道。”

啊??

现场一阵哗然。

“怪不是范志仁会退婚。”

“伤风败俗,换我就算娶不到媳妇也要退婚。”

“之前还奇怪范家不赶紧把容奕姝娶回家,原来早就发现是个烂货。”

林秀枝声音尖锐,说话阴阳怪调,加上又是容家人,是长辈,更是相信容奕姝的不检点。

大家指责容奕姝,骂她不要脸,说要是搁在十年前,准把她浸猪笼。

容奕姝可以辩解,此时却没说话。

她知道自己的话无法说服大家,反而会被林秀枝利用,不如等,等容建民回来。

容奕姝虽和容建民相处不到半天,但她知道这男人护短。

黄桂花正上大号,听到有人骂容奕姝不要脸,什么都不顾,提裤,以最快速度来到女儿身边,不是装聋作哑,也没一开口掐架。

她故作不知的问:“你们说什么,谁不要脸?”

“说你女儿昨晚没回家,听说是在美丽家偷汉子。”

林秀枝似笑非笑,不怀好意。

她刚说完,啪的一声。

林秀枝冷不防被人打了一巴掌。

她错愕地看着黄桂花。

万没想到一直被她欺压的妯娌竟然敢打她。

“黄桂花,你找死!敢打我。”

林秀枝面目狰狞朝黄桂花扑过来。

林秀枝个高身强体壮,瘦弱娇小的黄桂花自知打不过人家,拉着容奕姝挤进人群中个高密集处,这样林秀枝就不容易打到她们。

“大嫂,嘴上留点口德,你也是有姑娘的娘,怎么能随便诬陷毁孩子名声。”

林秀枝想打回去又怕误伤了别人,气得双手插腰直跺脚。

“我哪诬陷,奕姝昨晚没回来,左邻右舍都知道。”

黄桂花微张了下口,不知该怎么说女儿昨晚去向才好。

容奕姝的手被黄桂花紧抓着,也感受到那份护犊子之心,渐渐融化她冰冷的心。

大声说:“是,我昨晚是没回来,去卫生所看脚伤,骨错位,重新接,不能动,便留在那里一夜。”

“怪不得上午看她走路没事,还蹦跳了两下。”

“我还以为她是装伤。”

“我听说容奕姝昨晚住林美丽家跟黑狗那个。”

“容奕姝刚刚不是澄清,昨晚住卫生所。”

“她说是她说,谁看到?”

黄桂花虽不知容奕姝昨晚住哪儿,但她不容许别人毁谤女儿,想争辩,被拉住。

容奕姝在黄桂花耳边细语,“娘,谣言止于智者,不必跟他们逞之口舌之争,把我们日子过好,自然不会被人欺。”

日子过好不会被人欺负,黄桂花是亲眼所见。

容建民二哥这两年做了点生意,日子过得红火,村民们对他家都是客客气气,多了几分尊重,更不敢说三道四。

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面前,黄桂花不再犹豫。

她朝女儿点了点头并拉着手,护送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