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跟我斗,你还太嫩了
回家,容奕姝说黄桂花生意很好,买了三十斤面粉,上午还得取货。黄桂花笑逐颜开。“奕姝,我去砖窑找你爹,叫他别干了,特意取货。”话刚说着,门外传来林秀枝的声音。“不给建民去砖窑干活儿,又想干什么?”黄桂花立刻对容奕姝使眼色,接着顺着林秀枝的声黄桂花笑逐颜开。。...

回到家,容奕姝告诉黄桂花生意很好,买了二十斤面粉,下午还要送货。

黄桂花笑逐颜开。

“奕姝,我去砖窑找你爹,叫他别干了,专门送货。”

话刚说完,门外传来林秀枝的声音。

“不让建民去砖窑干活,又想干什么?”

黄桂花立即对容奕姝使眼色,然后顺着林秀枝的声音走出去,甚至小跑起来,就是怕对方会进来。

其实黄桂花的担心是多余的。

林秀枝自从嫁到容家,对后落简陋的土坯房满满的嫌弃,只进入一次,再也不愿意踏入一步。

她又经常来找黄桂花麻烦,各种嘲讽,次次都是站在门外。

正因为这样,黄桂花假装没听到,不想理她。

现在不一样,门正开着,万一林秀枝眼尖看到面粉,肯定会闹。

黄桂花不怕林秀枝闹,但她不能让女儿再受到伤害。

容奕姝对范志仁的感情根本是掏心掏肺,甚至为了这个男人不惜跟家人几次翻脸,突然被退婚,心里肯定很难受,不能再受到任何刺激。

黄桂花心疼女儿。

屋里,容奕姝正把刚才分成一袋袋的面粉搬进往离得最近的房间。

她知道黄桂花正跟林秀枝周旋,为她争取时间。

耳畔传来黄桂花与人的争吵声,这女人肯定又被林秀枝狠欺一顿。

容奕姝急坏了,恨不得有三头六臂。

就几袋面粉,很快搬完,主要是还有蒸笼等其他工具,比较费时间。

容奕姝刚把最后一件工具拿时房间里,从天井处传来一道苍老愤怒的声音。

“干什么嘛?吵吵闹闹的,桂花,你是嫌笑话闹得不够大?”

声音很大,经过走廊时,正在屋里的容奕姝吓了一大跳,停下手上的动作,免得制造出声音被发现。

脚步声渐渐远去,容奕姝更担心黄桂花,索性不管放得乱七八糟的房间,准备出去。

耳畔传来一道训话声,“桂花,你女儿都被人家退婚,还闹,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光荣?”

“娘,不,不是,我没闹,是大嫂她……”

“我怎么啦。”

林秀枝打断黄桂花的话。

接着说:“娘,我刚才经过时听到桂花母女的谈话,说不让建民去砖窑。

我就随口说不去那里干活要去哪?桂花就骂我是和尚训道士管得宽,我是好心被雷劈。”

“桂花,秀枝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这个败家娘,整天就会整些事出来,今天非给你一点教训不可。”

屋里,容奕姝急坏了。

按照书中所写,原主被退婚的第二天,黄桂花被容老太太训打一顿。

系统蓝皮侠说她穿越过来,不管怎么改变都会按着书中的剧情走。

容奕姝不相信,认为女配改变。

会改写书中剧情,退婚剧情就是被改了。

为什么黄桂花还是被容老太太骂?

不行,这好的娘,她是不允许被欺负。

容奕姝刚跨出门槛,看到一个梳着丸子头白发老太太挥起扫帚正朝黄桂花打去。

扫帚是黄桂花用地麦做的,大且结实,这种扫把打下去,自然很疼。

容奕姝什么也不顾,赶紧冲上前,抓住那正打人的扫帚。

她的目光愤怒瞪着老太太,大声说:“奶奶,你凭什么打我娘。”

容老太太震诧,咬牙切齿的说:“你这死丫头,反了天,敢拦我。”

“为什么不敢,你凭什么打我娘,她做错了什么?是不忠不孝还是好吃懒做?”

容奕姝巴拉一堆问题怼着老太太。

在场其的人都傻眼,像见鬼般的眼神打量着容奕姝。

黄桂花率先反应过来,赶紧把女儿拉在身后,并生气的说:“奕姝,怎么能这样跟奶奶说话,没大没小。”

这哪里是训话,明明是护着她。

容奕姝感动得不行了。

她上前,反过来把黄桂花护在身后,近距离直视着容老太太。

“娘,我是很尊重奶奶,但我鄙视愚蠢无知的人,什么都不知道,就凭喜好去相信另一个人,蠢极了!”

容奕姝说完,冰冷的目光移向林秀枝。

林秀枝从容老太出现后,脸上的表情可丰富,先是幸灾乐祸,接着惊讶,不可思议,到现在的愤怒。

受不了被人盯的目光,林秀枝呛声。

“容奕姝,我说的是事实,亲耳听到你们母女俩商量不让你爹到砖窑干活。”

“没错,我们是说了。”容奕姝承认。

“诺,娘,你听到了,我没乱说。”

林秀枝嘴角边露出得意的笑,暗道,小样,跟我斗,你还太嫩了。

容老太太愤怒说:“不让建民干活,拿什么养家,怎么养你们?”

“奶奶,你别生气!是这样的,快过了,买的东西多,事也多,家里没个男人帮着不行。”

容奕姝从范志仁那里拿回一笔钱的事全村人都知道,这样说合情合理,也免得有人惦记她的钱。

整个现场瞬间安静下来。

林秀枝的脸色越来越不好。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暗想再不走,只怕会被容奕姝倒打一耙。

“大娘,别走呀。”

容奕姝看穿林秀枝的心思,一个大箭步上前,拉住对方的手臂,不让离开。

容老太一个凌厉的眼神过来,愤怒的声音从容奕姝的耳边拂过。

“秀枝,急什么,你不是说奕姝前晚在林美丽家过夜,还跟黑狗……”

容老太都没脸再往下说。

容奕姝手上力度加大,林秀枝疼得两腿发软,吓得不敢再动歪心思,赶紧解释。

“娘,我,我不知道,是听黑狗说的,我真不知道。”

黄桂花气极了,怒怼大嫂,“黑狗那张嘴满口胡言,你怎么能跟着起哄造谣,毁奕姝清白。”

她上前站在容奕姝的身边,拉着女儿的手,仿佛在说,‘别怕!有娘在,不会让你受到欺负。'

有亲人的呵护,真好!

容奕姝心里流起暖流,回黄桂花一个‘我没事’的微笑。

“娘,别担心,奶奶是明白事理的人,她不会轻信别人的造谣,这不只是关乎我一个人的名声,更有我们整个容家的声誉。

我们要相信奶奶,她一定会像永中叔那样维护家人,也不会偏袒纵容挑拨事非之人。奶奶,我说得对吧。”

容奕姝把问题丢给了容老太太。

她知道这老太太偏袒大房,除了林秀枝会讨好老太太外,还因为这女人娘家比黄桂花的娘家强很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