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躲避

古代试婚 第三章 躲避

作者:紫伊281 小说:古代试婚 更新时间:2021-10-12 19:24:21
林兰走出来离,就看见了村长金富贵正左手拿着烟杆,一只手背在身后,微弓着脊背满村的瞎溜达。每日早晚,他都要转上这么一圈,例行公事,有点儿上级领导视察工作的之意,好及时意外发现问题,问题邻里纠纷,继续维持涧西村昌平合谐景象,该送温暖的的送温暖的,该做规矩的做规矩,心慈“村长好!”林兰上前热情的打招呼。。...

古代试婚

推荐指数:10分

《古代试婚》在线阅读

林兰走出不远,就看见村长金富贵正一手拿着烟杆,一只手背在身后,微弓着脊背满村的瞎转悠。每天早晚,他都要转上这么一圈,例行公事,有点领导视察的意味,好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邻里纠纷,维持涧西村昌平和谐景象,该送温暖的送温暖,该做规矩的做规矩,心慈手不软,村民们又敬他又怕他,林兰常想,金村长这种人要是搁在现代,绝对是优秀共产党员,人民的好干部一名,给评个新时代的***也不为过。

“村长好!”林兰上前热情的打招呼。

金富贵眯起眼嘿嘿笑:“林兰,又上山采药啊?”

“今儿个不上山了,我进城,对了,金大妈的腿好些了吗?要不要我再带几贴草药回来?”林兰问道。金大妈上个月爬梯子整理蚕宝宝粪便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下来,小腿骨折,是林兰给医治的。

金富贵滋吧抽了一口旱烟,吐出几个烟圈,笑呵呵的说:“多亏了你的草药,你金大妈已经好多了,都能下地了。”

“这就好,不过还是得小心些,先不要干重活。”林兰好心提醒。伤筋动骨一百天,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会留病根。

金富贵笑眯眯的晃了晃烟杆,表示他知道了。

别过村长,林兰来到村口,刚踏上石板桥,只见对面来了一群鸭,鸭子大摇大摆,丝毫没有要给林兰让路的意思,林兰只得先让到一边,让鸭子大军先过。

“林兰,你进城啊?”赶鸭子的大婶嗓门极大,声如洪钟,一开口,引起鸭群一阵骚动,还以为主人嫌它们走的慢,有几只鸭子摇摇晃晃,跌跌撞撞,差点撞到林兰身上。

林兰忙缩脚,冲大婶讪讪:“金大婶,今天怎么您亲自放鸭啊?”

“保柱进城了,只好我来放鸭,哎呀!你说我家保柱,又不会做生意,偏要他去卖鸭蛋,林兰,你待会儿进了城,顺道去城西集市上看看我家保柱,帮他吆喝几声,免得他又提了一篮子鸭蛋回来。”金大婶拜托道。

林兰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保柱今年十九,人看着倒挺机灵的,也不知他哪根筋搭错了,村里的姑娘多的是,怎的偏就认准了她林兰,她上山采药,他就上山砍柴,她进城卖药,他就进城卖鸭蛋,为此,林兰每次出门都故意不定时,不定地点,让人无规律可循,可人家保柱也很聪明,每回就在她必经之路上等着,林兰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保柱这会儿肯定提着一篮鸭蛋坐在进城的路边上等她。

“哦!好的。”林兰很勉强的答应下来,其实保柱哪是不会做生意,而是一进城就跟在她屁股后头转,根本没去卖鸭蛋。林兰心里盘算着,走哪条路才能避开保柱,她可不想走哪都跟着一条尾巴,更不想吃那腥味极重的鸭蛋,煎的炒的还行,白煮的实在难以下咽,想到保柱殷勤的往她怀里塞鸭蛋,林兰就忍不住犯恶心。

林兰站在路口寻思了一下,决定绕道隔壁的源东村,虽然要多走上四五里路,总好过与保柱结伴同行。

源东村与涧西的风景迥然不同,涧西是蚕桑天地,而源东则是果树园地,每年这个时节,满山的桃花盛开,姹紫嫣红,花影醉人。

权当去赏一回风景吧!这样想着,那多出来的四五里路便很值得了。林兰兴冲冲的往源东村走去,转过山坳,眼前豁然一亮,一大片一大片深浅不一的红,如天边落下的云霞,铺满整个源东村,真有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之意,连空气中都透着微甜的花香,真是人间仙境啊!林兰大为感叹,可惜手上没有相机,要不然,就可以把这些美丽的景色留下来。

在桃林里磨蹭了大半个时辰,林兰看天色不早了,再不加紧赶路,就赶不上胡记药房的饭点了,只好收回留恋的目光,埋头赶路。

出了源东村,是一条弯曲的小道,宽窄恰好能容一辆马车经过。两边的田野里,开满了嫩黄嫩黄的油菜花,有几只蝴蝶在花间飞舞,远远的,可见农户们催着老牛在犁田,一派怡然的田园风光。

赏着美景,林兰心情舒畅,步履轻快,一路哼着小曲。

“秀才哥哥,您就答应了吧!上我家做西席有什么不好?您若嫌束脩少了,可以提嘛……到时候咱们还能每日相见……”

前面传来娇滴婉转的声音,林兰抬眼望去,只见前面一棵古樟下,一个少女扯着李秀才不放,边上还有三个丫鬟,四个人恰好把李秀才给堵住了。李秀才神情有些窘迫,要推推不开,大力挣扎又显得有失风范,破口大骂更是做不出来,只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涨的通红,不知是因为恼怒还是尴尬,却更让人产生调戏的欲望。

说起这个李秀才,也是怪人一个,不知道他打哪来,也不知道他在何地中的秀才,只知道三年前,涧西后山添了一座新坟,坟边搭了一间简易的茅屋,李秀才就住在那间茅屋里,守了三年的坟,靠帮人写写书信、对联什么的换几个小钱度日,林兰很好奇,这哪够用啊!可人家这三年确实就是这么过的。

他那破茅屋,林兰有幸进去过,简陋的不能再简陋,里面除了一张木板床,一张破书桌,还有一个破炉子,一摞旧书就啥也没有了,真是有够穷的,连乞丐的家当都比他多,不过还算干净就是,纤尘不染的,和李秀才的人一样,虽然衣着寒酸,但从不见他那身半旧的月白长衫上有什么污渍。

那是去年夏天,林兰进山采药,遇见李秀才被一条毒蛇攻击,她一把菜刀飞过去,砍了毒蛇的脑袋,李秀才见毒蛇死了,掉以轻心,伸手去捡,结果被斩落的蛇头咬了一口……要不是她医术高明,李秀才这个花样美男的小命就终结在花样年华了。她好心好意的照顾了他几天,最后连句谢谢都没捞到,想到这个,林兰就一肚子气,她帮村里的大黄狗接过断腿,那狗狗都知道好歹,见到她就拼命摇尾巴讨好。

眼看着李秀才遭人调戏,林兰打算视而不见,她虽学医,治病救人天经地义,但是救美男与女色狼之口不在她的职业道德范畴以内。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把那个不要脸的少女狠狠鄙视了一顿,她装看不见无非是不想惹事,可人家居然也装作看不见她,对李秀才肆意调戏,只差去脱人家衣服了,真是世风日下,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林姑娘……”李秀才急声唤住了她。

林兰停下脚步,慢悠悠的转身,只见李秀才眼巴巴的望着她,面有恳求之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