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贫贱之家百事哀

阿黛 第一章 贫贱之家百事哀

作者:糖拌饭 小说:阿黛 更新时间:2021-10-13 17:09:44
钱塘西湖边,秋分,恰恰青黄不接时。早晨。东方才现鱼肚白,王黛便准时起床,穿起了粗布葛衣,接着轻手轻脚的再打开门走到院子里,一丝寒风迎面而来扑来,此时恰恰春寒料峭时,王黛不由得的拢紧了衣服,接着朝院子的井台那边望去。井台边,那一对母女正亲热的说着话。“娘清晨。。...

阿黛

推荐指数:10分

《阿黛》在线阅读

钱塘西湖边,春分,正是青黄不接时。

清晨。

东方才现鱼肚白,王黛便起床,穿上了粗布葛衣,然后轻手轻脚的打开门走到院子里,一丝寒风迎面扑来,此时正是春寒料峭时,王黛不由的拢紧了衣服,然后朝院子的井台那边望去。

井台边,那一对母女正亲昵的说着话。

“娘亲,隔壁宁家相公好福气,听说昨儿个收账回来领回了一个漂亮的小娘子。”做女儿的蹲在母亲身边,仰着小脸道。正是王黛的二姐王靛。

“你这死丫头,害不害臊,净打听这些东家长西家短的。”做母亲的没好气的点了点王靛的额头。此妇人正是王黛如今的娘亲刘氏。

“听说那小娘子叫聂小倩。”王靛腻着刘氏撒了一下娇又继续道。

王黛正巧听着,嘴角一阵抽搐,正准备朝井台边走去。

就在这时,墙外又响起邻家许大姐大着嗓门的吼声:“许仙,别一起来就盯着书看,家里的酱油没了,快去打酱油。”

王黛正迈着脚步,听着这话,脚步一打滑。踢着了路边的一只打水的木桶,发出嘣的一声响,脚尖踢的生疼,不由的呲着嘴,一个劲的甩着踢病脚尖儿。

“还知道起来啊?一个大姑娘家的,日日睡到日上三杆的,以后哪个夫家能容得你?”刘氏听到响声抬头看着王黛,便沉了脸,哗的一盆洗衣水倒在了地上,然后竖着眉没好气的冲着王黛道。而一边王靛却挑着眉,嘴角的笑意总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还不忘火上添油的叫了句:“懒丫头。”

王黛斜斜的睨了她一眼,没说话,然后抬头望天,蒙蒙亮的天道,日头还没有升起,哪里日上三杆了?

这个身体的老娘真是有些不待见她这个女儿,王黛叹着气,来到贵地也有十来天了,若不是这几天,王黛旁敲侧击的,很明确了现在的她是这个刘氏的亲生女儿,要不然真会以为这刘氏是她的后娘呢。

当然,对于刘氏的话,王黛不会去辩解,因为老娘借口骂女儿出气这种事情,闷不吱声才是正解,若是真辩解了,搞不好就要点着炮仗,无休无止了,那对王黛来说,便是麻烦。

不过,却有人听不过耳了。

东屋传来一阵气弱的声音:“他娘,这天还没亮透呢,哪里日上三杆的,你别心里不痛快就拿阿黛出气。”

说完,便是一阵急剧的咳嗽,好似要将心肝肺都咳出来似的。

说话的正是阿黛如今的爹王继善。是个老童生,大善人一个,只可惜命不好,考了几十年的秀才相公也没考中,身子骨却熬坏了,一年倒有半年是在病床上度过的,同时也把王家拖到了如今一贫如洗的地步。

“好了,你管你休息吧,我也不过是嘴上说说,就你疼她。”那刘氏本是个气性大的妇人,若是平常,王爹敢这么说,她定是要发作回去的,可如今这段时间王爹正发着病,刘氏心里自是担心,气性儿就小多了,嘀咕了句,便又冲着阿黛瞪着眼道:“拄在这里当柱子啊,还不快去厨房烧水煮饭。一会儿那两个讨债鬼起来,都是张嘴要吃的。”

刘氏说完,又重重的棰起了石板上的衣服,好似那衣服棰不烂似的。

“哦。”王黛应了一声,便转朝厨房那边去。

瘦弱娇小还未长成的身影,再加上营养**,总显得有些弱不轻风。

刘氏瞧着阿黛的背影,叹了口气,这个小女儿性子总是那么不讨喜,便是她这个做母亲的相处起来都觉是有些嗑嗑碰碰,想当初,生阿黛那会儿难产,她是过了一次鬼门关,再加上自这小女儿降生后,家里的境况就每况愈下,因此的便有些迁怒这丫头,对这丫头便没有对二女儿那般的亲昵,而这丫头也老是一幅可怜巴巴的受气包模样,她瞧着就有气,免不了常要喝责几句,这次数多了,反而让母女越来越离心了。

当然,最近一段时间,这丫头,似乎大气了点,不再像个受气包了,可却变成了事事云淡风轻毫不在意的模样,在家里晃荡着,却好似个外人似的,这让刘氏更有气了,所以,一大早看着阿黛,免不了又说起气话来了。

只是做娘的心里也不免烦恼,她其实不想这样,倒底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不是,只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今她真不知拿这个女儿怎么办才好。

真是冤家。

阿黛却理不得刘氏这般的纠结,对于她来说,穿成阿黛,总归是多了一次生命历程,家人能相和,那自是好的,不能相和其实也无所谓吧。

想着便进了厨房

而刘氏嘴里的讨债鬼就是这个身体的大哥王成和大嫂孟氏阿霞。

来到这里这段时间,这两位的性子王黛也摸清了,大哥王成,有些游手好闲,整日里便在茶馆里听着那些浪子游侠,神仙剑客的故事,一门心思便是想成为那仗义疏财的剑仙,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心气儿高,可家里一贫如洗,没那仗义疏财的份,便是偶尔的想请人吃酒,那也得挖空的心思,打着自家娘子孟氏嫁妆的主意。

而大嫂孟氏,娘家也算是薄有资产,也因此她的嫁妆也算是丰厚,只可惜,嫁入王家近两年了,顶不住王家一家人时时的掂记和打主意,最后丰厚的嫁妆全贴进了王家这个无底洞,而孟氏,不知是看开了还是破罐子破摔,总之,嫁妆你们要用就都拿去,家里的事情却是啥也不干,有好吃的那也先下手为强,总之,如今成了人人嘴里,好吃懒做的赖妇。

不过,赖妇归赖妇,这孟氏有一点却也是为邻里津津乐道的,王成和孟阿霞是定的娃娃亲,当时,孟家也是穷苦人家,算是门当户对,只是不久,孟家就开始发迹了,如何成了钱塘有名的大粮商,王孟两家早有贫富之别了。

据说当年,孟家人还想悔婚来着,是孟阿霞死活不同意,非要嫁过来的,从这一点来说,这孟氏相当不错。

如今这样,怕也是对王成太失望了。

阿黛边想着边点着了灶里的火,先烧热水,然后打开米缸的盖子,准备淘米煮粥,结果米缸里空空如也,一粒米也没有了,

阿黛不由瞪大着眼睛,昨晚是她烧的饭,她记得还有一把米的,不用说了,定不知是哪一个半夜里肚子饿,起来烧饭吃了,难怪灶头还有一些灰呢。

没米,这早饭也烧不成了,王黛揉了揉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的肚子,今天怕是要饿肚子了。

王黛吐了口气,锅里的水已经烧开了,便直接将灶里的火头退了出来,埋在灰里,然后走出厨房,冲着院子里正晾着衣服的刘氏道:“娘,没米了。”

“怎么会没米,昨晚上我睡觉前还看了的,还用手抓过,整整一把米。”刘氏竖着眉毛道。

“定是阿黛半夜里偷吃掉了。”一边王靛不遗余力的打击着王黛,只是这种小手段在王黛面前哪有什么功击力,扫都不扫她一眼,只是平静的看着刘氏,再一次口齿清晰的道:“没了。”

看着阿黛的神情,刘氏知道缸里应该确实没米,竖起眉毛,正要发作,想了想,却颓然的挥了挥手:“算了,没了就没了。”

总不过是家里几个人,还能怎么着,真要弄清楚就伤感情了,刘氏也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又道:“阿黛,你跑一趟,到你大伯家去借点米,再顺便赊两幅药,你阿爹的药吃完了。”

“大伯到外地收药材去了,家里大伯母守着。”阿黛又开始陈述事实,接下来的话自不必多话。

王黛家的这个大伯是开药堂的,不过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大伯在家的时候还会想方设法的周济王黛家一点,如今大伯外出了,而大伯母可早就放出话来了,王黛家休想再从她手里借一粒米。这种情况,王黛自不会去讨这个没趣。

这世间多是救急不救穷,有急事儿,大多数人都乐得伸伸手,可这穷,一日两日的,一回两回,谁家的钱那都不是大风吹来的,借的次数多了,自不会有好脸色给人看。

这种事情,实在是人生长理。

一时间,整个院子沉默无语。

刘氏的脸上,一片颓然和无奈,眼中隐隐含着泪光,贫贱之家百事哀啊。

就在这时,屋里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好你个王成啊,为了这一坛酒,你居然要休我?我孟阿霞哪点对不住你王家?当初进你王家门时,那也是十里红妆的,可如今这些嫁妆全砸进了你们王家这个无底洞,敢情着你现在是要过河拆桥是吧,行啊,把我的嫁妆拿出来,我立刻就走,至少,我还有个能吃饱肚子的念想。”

随后两个人影从屋里跑了出来,当先之人年约二十许的男子,穿着打着补丁的长衫,扎着英雄巾,面目挺周正,就是有些菜色,显得面黄肌瘦的,正是阿黛的大哥王成,此时王成手里正紧紧的抱着一坛酒,而他身后,是一身布衣钗环的年青妇人,正是王黛的大嫂孟阿霞,此刻亦是咬着牙,一脸的不平和愤懑,正伸着两条胳膊使劲的拉着前面王成的的一条胳膊,不让他走。

“这是干什么,一大清早的,就吵吵闹闹,你们不知道你们阿爹这段时间身子骨不好啊,就不能省心点。”刘氏揉了揉红红的眼眶恨恨的道。

“我倒是想省心点,可这日子没法过啊,娘,你给我做个主儿,当初,是你同意的,我那只镯子让我留着,那是我上花轿时,我娘硬塞在我手里的,虽不是什么太名贵的东西,可那也是我做为孟家女唯一的念想了,我今儿个早上才发现,阿成他居然偷偷的把我那镯子给当了,去买了这么一壶酒,陈氏酒庄的酒,这是我们这样的人家能吃得起的吗?而没了那镯子,便是我想回孟家也没脸回啊。”孟氏咬着牙,红着眼眶道。

“大哥,你太过分了。”王靛在边上挥着拳头,一幅愤慨的样子,却又压低着声嘀咕:“买什么酒,买些吃的也是好的呀。”

王黛只是在边上静静的看着,她现在还没能完全融入这个家庭,只能似个外人似的观望,此时听着王靛的话,忍不住轻笑一声,却惹来王靛的白眼珠子。

刘氏已是气急,二话不说,拿着棰衣服的木棰子就朝着王成身上砸去:“你个败家子,不好好找个营生,却尽是打着媳妇儿的主意,天下男人的脸都让你丢光了,我不管,你现在马上把酒给我退了,然后去把你娘子的手镯给赎回来,否则,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娘,不能退,我这酒也是为了咱爹的病。”王成这会儿仍死死的抱着酒坛:“咱爹病了这些年了,我算是看出来了,非神仙之力不可,昨儿个,集上来了一个道士,我可是亲眼看到了,他就用一颗梨粒儿,种在地上,没一会儿,就长成一株梨树,然后开花结果,转瞬间便是硕果累累,这岂不就是神仙,我打探过了,这位道长好酒,所以,我才想法子买了这坛酒,只要那道长吃了我的酒,到时候才好请他出手,咱爹必手到病除。”

一听王成这话,院中的众人又无语了,毕竟王爹的病那是一家人的心病。

只是阿黛这里却是瞪大眼睛,一脸诧异,按王成这么说,这不就是聊斋里的种梨嘛?聂小倩出现了,许仙有了,如今种犁的老道也粉墨登场了吗?

“子不语怪力乱神,阿成休要再犯痴了,照你娘的话去做。”这时,王继善扶着墙出来,连站都站不稳了,气喘吁吁的道。

“你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体,出来干什么?找不痛快啊,还说阿成犯痴,你不想想你自个儿痴成什么样了,这天下,不是秀才,不是举人的多了去了,若都象你这样放不下,哪还不个个只得投井跳河了。”看着王继善那病弱的样子,刘氏连忙上前扶着他,嘴里絮絮叨叨的。

虽然话不好听,但浓浓关心和劝诫却也是溢于言表,端让人心中有一丝暖意。

王黛看着,心里也暖暖的,这个家其实也挺有趣。

“爹,真的是神仙。”一边王成兀自不肯干休。

王继善苦笑的摆摆手,却是冲着阿黛道:“阿黛,你去,陈氏酒庄的东家不错,好好跟他说说,能照价退的。”

“哦。”王黛应了一声,老爹吩咐,她自是应从,便去抱王成手里的酒坛子,又接过大嫂手里的当票,然后转身一溜小跑的出了院子。

兀自听到身后王靛嘀咕着:阿爹眼里就只有阿黛。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