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鱼群和道人(修)

阿黛 第二章 鱼群和道人(修)

作者:糖拌饭 小说:阿黛 更新时间:2021-10-13
陈氏葡萄酒庄在西湖的对面,得乘船过去的,幸好,自家是西湖边人家,打渔挣些家计也是惯有的,因而,湖边的码头还拴着自家的小渔船,阿黛准备驾着家里的小船去,顺道撒上一网。说不许也能弄点鱼卖卖,换点米钱。终归家计艰苦,努力才有收获多。王黛心里想,抱着酒坛子朝总归家计艰难,努力才有收获。。...

阿黛

推荐指数:10分

《阿黛》在线阅读

陈氏酒庄在西湖的对面,得坐船过去,好在,自家是西湖边人家,打鱼贴补家计也是惯常的,因此,湖边的码头还拴着自家的小渔船,阿黛打算驾着家里的小船去,顺便撒上一网。说不准也能弄点鱼卖卖,换点米钱。

总归家计艰难,努力才有收获。

王黛想着,抱着酒坛子朝西湖码头过去,此时,天下起了密密小雨。

钱塘的雨,细细密密的,如雾似霭,微风拂柳,夹着雨丝,颇有那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意味儿。

这样的雨,对于王黛来说,完全不受影响,不一会儿就到了西湖边的码头,阿黛小心的将酒坛子放在脚边,就准备去解揽绳。

“阿黛,你这是要出湖打渔啊,如今西湖的鱼可不好打。”说话的是另一边一条渔船上的胡大伯。

随着打鱼的人家越来越多,西湖的鱼却是越来越少了,打鱼的难度也就越来越大。

阿黛冲着胡大伯笑道:“我到西湖对面钱塘门那边有事情,反正是要出湖的,再顺便撒两网子,捕不着鱼就算了,若能有个收获那便老天爷开眼,体恤我们穷苦人家。”

“说的倒也是。”那胡大伯听阿黛这般说,便乐呵呵的笑了,这王家丫头,倒是想的开,不过,生活就得这般过。

阿黛便冲着胡大伯摆了摆手,继续解揽绳。

没想到就在这时,胡大伯的娘子姜氏风风火火的过来,一手拖着一只网兜,网兜里面兜着一只挺大的乌龟,那背上的龟甲足有脸盆底那么大:“忙活了一个大早上的,鱼没弄到多少,倒是弄到这么一只大龟,拿集上去,也不知能不能换几个钱。”

“这抓到龟是要放生的,胡嫂你还在乎这几个钱哪,听说你儿子前几天出门可是发大财了,我昨儿个晓见你那大媳妇买了宝庆斋的胭脂和水粉。”这时,一个在堤边洗衣的娘子道。

“哪发什么财,我那大媳妇就是个败家货。”姜氏愤愤的,当然对于发财是决不承认的,说完也不理那洗衣的娘子,朝着胡家的船快步走去。

没想姜氏走的急,那网兜里的大龟又实在不小,这拖行的时候正好撞在阿黛摆在地上的酒坛之上,酒坛打倒,骨碌的滚下了码头上的青石阶下,砸在淹在水里的石阶上,发出一声脆响,随后酒香四溢的,坛子碎,酒自融进了水里,酒和水融在了一起。

阿黛一下子愣了,不由大急,急步上前,用劲一扯姜氏的袖子:“胡大娘,你把我的酒砸碎了,这可是陈氏酒庄的酒,你得赔。”

胡大娘也叫吓了一跳,不过听阿黛这一说,那心里更是咯噔一下,陈氏酒庄的酒,那是老贵老贵,她哪舍得赔啊,不由的瞪眼辩道:“什么叫我把你的酒砸碎,明明是你自己的酒坛子没摆好,滚下石阶砸碎的,关我什么事啊?合着还想拉我做冤大头啊,想也别想。”

“胡大娘,你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呢,明明是你拖着这乌龟,撞倒了我的酒坛,大家都看到的,可由不得你瞎说。”阿黛握紧着拳头,冷着一张脸瞪着姜氏。

石阶边还有几个妇人在洗衣服,听得阿黛的话,自是点头。

姜氏脸色变了几下,又道:“就算是这乌龟撞了你的酒坛子又怎么了,这是在路上,路是让人走的,又不是让你摆酒坛子的,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哪,你们王家都下顿接不了上顿了,哪里有钱买陈氏酒庄的酒,别是随便弄了个陈氏酒庄的酒坛子,装了点劣质酒,就想在这里做局坑人吧,今儿个是我倒霉撞上了,要不然,倒不知这冤大头要栽到哪个倒霉鬼头上喽。”姜氏一张刀子嘴,最后竟是倒打一耙起来了。

阿黛气的脸都发白了,只是她知道这姜氏不是个省油的灯,人又极小气,想要她让根本就不可能,而更重要的是,如今赔不赔酒已经是其次了,姜氏两张嘴皮子一搭,就污她做局诈人。

边上那几个洗衣服的妇人已经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她了,毕竟,她王家穷的揭不开锅那是整条街面上的人都知道的,经姜氏这么一说,这一坛子所谓的陈氏酒庄的酒倒是让几个有些起疑,毕竟凭着阿黛家的经济条件,是不可能买得起陈氏酒庄的酒的,反倒显得姜氏还挺有说服力的。

想着阿黛唯有一咬牙,两眼盯着一边的胡大伯道:“胡大伯,你是懂酒之人,这酒气你闻着,是不是陈氏酒庄的酒,我这里有一张当票,是我大哥当了我大嫂的手镯买的酒。”

买酒的钱来处阿黛说明了,至于其它的她便不再多说,端看胡大伯的回答。

“嗯,是陈氏酒庄的酒,这点没错的,既然是你大娘砸碎了你的酒坛,那自然是要赔的。”胡大伯点头道,大家生活都不容易,他心里也是舍不得的,但王家更艰难,这要不赔说不过去。

听得自家男人这般说话,姜氏虽然仍不太乐意,但却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了,于是撇撇嘴:“赔就赔,不过又不是我把你的酒坛打下水的,是这只龟,那我把这只龟赔给你好了,这么大一只龟,可是少见的,若是碰到个识货的,百十两银子说不这下都有人出,你赚大了。”姜氏说着,就将那手里网兜往阿黛手里一兜:“网兜先借你用先,用完了要还的啊。”说完也不理会阿黛,便快步窜上了她家的渔船,就冲着胡伯嚷嚷着再出一趟湖,再打点鱼,要不然,没米下锅云云。

只眨眼功夫,胡家的渔船便窜出了老远。

阿黛抿着唇看着胡家船远去,不甘却无可奈何。

只得面沉如水的看着面前的大龟,几乎有面盆大小,端是少见。

一边那几个洗衣服的嫂子也围过来看着龟,都不由的咋舌着:“这么大的龟还真是少见,到集上,若是遇上识货的人,百十两银子还真说不准。”

“可问题是,打渔的人家,这逮着了龟,都是放生的,更何况这么大的龟,透着邪性呢,真要杀了或卖了,那可不吉利。”另一个嫂子道。

“倒也是。”几个人点点头,失了好奇心,均冲着阿黛点点头,告辞回家了。

湖边,只余阿黛同大龟两个大眼瞪小眼。

那大龟两只绿豆眼儿清亮清亮的,还微侧着头看着阿黛似的。

阿黛蹲在大龟前,这龟种她认得,学名中华龟,小名草龟,最是常见的品种,当然,象这么大的还是少见的。

若是放在后世,那抵酒钱是绰绰有余,可问题是在这时代,龟是长寿吉祥的象征,不管是杀或者卖,正如之前那嫂子所说,都是不吉利的,一般来说,打渔的人打到了龟,那都是放生。

这也是为什么姜氏宁愿把龟给她,也不愿赔酒钱的原因,这东西是麻烦呀。

是拿去卖还是放生?贞娘着实为难哪。如果没有穿越这回事,经济困难,那卖也就卖了,可如今她意外的来到这里,心中自不免对一些怪力乱神有了一股子敬畏之心。

而且穿越前,她也养老了两只草龟,足足养了八年,龟这东西真有灵性的,每天早晨大约七点的时候,就会定时的把她卧室的门撞的老响,几乎从无例外。

说实话,这时真让阿黛把这只龟拿去卖,一来不忍,二来因着那股子敬畏之心,阿黛还真有些不敢,正如之前那位嫂子说的,这么大的龟透着邪性呢。

算了,“放生”终是积善之事,所谓积善之家有余庆,也算是为自己求得一份余庆吧。阿黛想着,便解开了网兜,然后抱着大龟到了水里:“好好的活着吧。”

阿黛嘀嘀咕咕了一句。

而大龟入了水,自是投奔自由,几下里一划动就渐渐的没入了深水,阿黛于它只是路人甲。

阿黛目送着它放水,然后才上了船,撑着杆子朝着西湖中心过去。

渺渺湖水,笼着如雾的雨丝,断桥在如雾的雨丝隐隐约约,远处青山如黛,阿黛一叶小舟,颇有一种置身画中之感。

这便是穿越的福利了,后世,西湖边可鲜少能看到这样的美景。

阿黛边看着风景边沿着水路撒下鱼网,甭管最后能打到多少鱼,终归是能贴补一点家用的。

也幸好前世,她家办了一个农家乐,租了水库,一是为了方便游客游玩,二也是养鱼,于是对于打鱼这活计,她做起来也算顺溜。

只可惜,再顺溜也没什么用,连着两网,小鱼两三只。

阿黛不免丧气,想着这般回去,又打碎了酒,免不了要驮老娘一顿竹笋炒肉丝,又想着前世因着性子问题,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今世,依然是这般,想着终是有些委屈,不免红了眼眶。

终是不甘,看了看天色,还不算晚,咬了咬牙,再撒一网,阿黛想着。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却是大出阿黛的意外,才没一会儿,围着她小船的一块水面,那是波光鳞鳞,对,就是波光鳞鳞,而不是波光粼粼,因为放眼望去,全是鱼身上的鳞片和那青黑的鱼背脊,太震撼了。

这……这是遇上大的鱼群了吗?

王黛一阵惊喜,机会稍纵即逝啊,便也顾不得多想,收网捞鱼,如此反复,没一儿,真正是鱼满仓了,端是大丰收啊。

此时才见得剩下的鱼群渐渐的散去。

王黛这才平复心中激动的情绪,这满满一仓鱼卖了,别说买米,便是赎大嫂镯子的钱都有了。

人生果然是悲喜两重天。

王黛握紧着拳头朝空中挥了挥,太捧了,老天爷还是很给力的。之前的些许委屈之感早就抛到九宵云外了。

满满的一仓鱼,自要把它们变成钱和米,于是,王黛便划着船朝着对面钱塘门的码头而去,码头上便有鱼市。

而就在阿黛离开后的那片水面,一只大龟沉浮几下,便游到了一块礁石上,趴着晒太阳。

……

“姑娘,这都是西湖的鱼吧,可是有好些日子没见过这么满仓的大丰收了,姑娘好本事啊!”阿黛到了码头,没一会儿,便围了一群人,看着阿黛满仓的鱼,便有人伸大拇指。

“哪里,是运气好碰上鱼群了,大叔来一条吧,瞧这多新鲜,活蹦乱跳的,不管是煮鱼汤还是烧醋鱼,都鲜着呢着。”王黛冲着人笑嘻嘻的道。

西湖醋鱼那可是名菜。

这般鲜活的鱼,自引得众人心动,于是你一条我一条的,更有那心思活络的,压了价,批了一筐鱼到各处酒店去兜卖。

短短一个时辰,一仓鱼就去掉了一大半。

这时王黛的肚子发出一阵咕咕的叫声,从早上忙到现在,她还没吃饭呢,于是便转身回船上,拿出平日在船上用的小碳炉,直接放了碳,烧着后,便把那火钳子架到小碳炉上,然后选了一条鱼,刮了鱼鳞,开膛破肚的,处理好,洗干将,再直接的将鱼放在火钳子上,烧起了烤鱼来。

没一会儿,便传出了香味,阿黛又洒了盐巴,正准备吃,却听得一声更响的咕咕声,随后便听有人道:“小姑娘,老道肚子里的馋虫发作了,请老道吃条鱼吧。”

阿黛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眉目脸皮儿都打着褶的老道,头上花白的头发用一支竹签叉着,一袭半旧不旧的道袍随意的系着,松松垮垮的,腰间就挂着一只酒葫芦和竹筒,赤着脚,没有一丝高人范儿,倒跟神棍似的。

阿黛眨眼看着他,随后便笑着把手里的鱼递上前:“道长请。”

那道人显然没想到阿黛这般的爽快,倒是微微愣了一下,才呵呵笑了,接过鱼,嘴里嘀咕了句:“小姑娘挺有意思。”

这赤脚道人又哪里知道,之前阿黛看着他的时候,却想起了种梨里面的卖梨人,那可是前车可鉴哪,这些个高人性子诙谐,嬉笑怒骂,皆由着自己的性子,又哪里能理解,平凡人家为着柴米油盐斤斤计较而养成的吝啬性子。

再加上阿黛本就不是小气之人,不管这道人真是高人还是神棍,总归不过是一条鱼罢了。部好过万一又惹得这些高人一时兴起,把她剩下的鱼弄没了,那她便哭都没地儿了。

将鱼送给了道人,阿黛便又挑了条鱼,刮鳞破肚洗净,继续烤着,这时又有人来买鱼,阿黛自又忙活了起来,也就不在意那道人了。

等到一翻活忙完,便又看那道人半靠在对面孟家粮行的屋檐下,手里还拿着鱼骨头,眯着眼似睡非睡的好不惬意。

“大哥,这米价不都是二十文一斗吗?什么时候涨到三十五文了?”就在这时,孟家粮行门口一阵吵闹。

这不是自家大嫂的声音吗?阿黛醒觉,连忙站在一边的河堤上,越过人墙,便看到自家大嫂正在孟家粮行门口跟一个中年男子说话,这才想起,这孟家粮行正是自家大嫂的娘家开的。

“二十文一斗?那是早几天的事情了,这几天都是三十五文,明天还要涨呢,到时就是四十文五十文都不一定。”那中年男子回道,正是孟家的掌柜孟有良,也是孟氏的大哥,不过,集上的人背地里都叫他孟无良。

一听他这话,周围的人群哗然开了:“太过份了,这米价哪有这么涨的,如今正是青黄不接时,家家都缺粮,这不是趁火打劫吗?”

“大哥,那你就还按前几天的价,二十文一斗卖给我吧,我就只有二十文。”这时,那孟氏求着孟有良道。

“妹子,你虽是我妹子,但在商言商,这米价既然定下来了,那哪能随意要降就降的,我若二十文卖于你,那别人怎么办?”孟有良说的是义正言辞,听的人却是摇头,这可是对自家妹子呀。

“那大哥,就算是我再欠你十五文,你就先把米卖给我,我以后还你。”孟氏又冲着那孟有良求道。

“本店概不赊欠。”孟有良斜睨了一眼孟氏道。

孟氏气结,一脸胀的通红,恨声道:“大哥,我可是你妹子。”

“呵,现在知道是我妹子呀,那当初那会儿怎么那么硬气啊,你既进了王家的门,便不在是孟家的女了。”那孟有良重重的哼一声,一甩袖子,转身就进了米店了,不再理会孟氏。

孟氏咬着唇,愣愣在站在那里。阿黛瞧着,饶是她云淡风轻的性子也寒了脸,本来早就要上前拉开孟氏了,可最终却没有挪脚步,大嫂是个要强的性子,平日里跟家里争吵,就拿孟家当靠山,如今孟家大哥这么对她,她便是再委屈也决不希望被王家人看到的。

那样她当无地自容。

这笔账权且记下吧,王黛看着孟氏颓然的身影,暗暗摆紧了拳头。

“呼……好一场大梦,平白叫你们这些人给搅了,也罢,不就是米吗?道人这里倒是有一些米,便十文一斗卖于大家。”就在这时,那半眯在屋檐下打着盹的道人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嘟喃的道。

“你这道人,说的什么痴话?看你这样,哪来的米?”边上便有人叽笑道。

“道人说有便有,且瞧着。”那道人一脸神秘的道。随后就拿下腰间那巴掌长的细竹筒,在人前晃了几下,那竹筒上下是通的,中空。

随后那道人就将竹筒放在地上,转瞬间,竹筒开始变粗变高,不一会儿就涨到八斗篓那般大小。周围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呆了。

此时那道人又从那大竹筒里抽出两张席子铺在地上,接着又从竹筒里拿出一只大的葫芦瓢,然后就从竹筒里开始往来舀米,源源不觉的,没一会儿两张席子上的米都堆成小山状,那竹筒竟好似个聚宝盆似的。

还有那不放心的人抓了把米放在嘴里嚼着,然后点头,是顶好的富春大米。

众人呆愣之余,也有小市民的算计,知道这种事情可遇不可求,过了这村没那店,立刻呼啦的全都围了上来,你几斗,我几斗的,直接将钱丢进那竹筒后,便开始装米。

有那好奇的人还朝竹筒里看了看,却惊讶的发现,竹筒里空空如也,丢进去的钱不见踪影了。

而王黛自一开始到现在,都瞪大着眼睛,她记得聊斋里有这么个法术,只是记得是一回事,亲眼看到那绝对是另一回事,太震撼。

“小姑娘,你请我吃鱼,我送你一袋米,咱们两清。”就在这时,道人突然就出现在阿黛的面前,阿黛才发现,脚边多了一袋米。

道人说完,又是一晃,便出现在十步开外,再几晃,便看不到人影了。

到得此时,王黛突然醒觉,懊恼的拍了拍脑袋,老爹还病着呢,咋忘了跟道人求个方子,只是此时,道人已渺渺不知何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