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防火防盗防道人

阿黛 第三章 防火防盗防道人

作者:糖拌饭 小说:阿黛 更新时间:2021-10-13 17:09:45
道人走远了,阿黛也他不在纠结了。终归是命里有时候终须有,命里无时无地莫不必强求啊。这时那孟氏米行的掌柜拿着牙签就站在门口,边剔着牙边望着道人离开的方向,一脸肉痛的表情,那心里啊跟猫小爪抓了似的,多好的一笔账啊……这道人,啊心疯了,上好的富春大米,竟然总归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啊。。...

阿黛

推荐指数:10分

《阿黛》在线阅读

道人走远了,阿黛也不在纠结。

总归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啊。

这时那孟氏粮行的掌柜拿着牙签就站在门口,边剔着牙边看着道人离去的方向,一脸肉痛的表情,那心里啊跟猫爪儿抓了似的,多好的一笔账啊……

这道人,真是失心疯了,上好的富春大米,居然十文钱一斗就卖了,傻缺不傻缺啊,幸好他刚才让几个伙计挤在人群里面也抢了些米回来,只是想着若是那些米,全都由他十文钱买进,这等好米,卖个五十文一斗都不在话下的,那可就赚发了。

只是终归只是想想,一切都是泡影,想的孟有良心肝儿直抽啊。

就在这时,又听孟氏粮行里的一个伙计惊讶的叫道:“东家,快来看,咱家这柜台上怎么突然有一堆铜钱?”

立时的,粮行里的伙计和掌柜地都围了上前,果然在那柜台一边有一堆铜钱。

“哟,这钱好象还是刚才我们拿出去买米的钱。”就在这时,一个伙计道,本朝制钱,各地都略有不同,还有一些个私人柜坊也能制些个私钱,当然这样的私钱价值肯定比朝廷的制钱低,孟有良让伙计去买米,便让他们拿这种私钱去冲数的,这会儿自然一认就认出来了。

这刚刚买米的钱怎么好好的又出现在这柜台上了呢?

难不成是道人好心送他?不象。

“不好,快去仓库看看前两天新近的那批富春大米。”孟有良突然拍着大腿冲着一边的二掌柜道。

二掌柜一听,便拿了钥匙匆匆去了后院的仓库,没一会儿便边滚带爬的跑来,哭丧着脸吼:“东家,东家,不好了,不好了,那批富春大米不见了。”

一堆儿富春大米就这么的不移而飞了。

一干人等都傻了眼。

“那道人刚才买的米不会就是我们仓库里的米吧?”一个伙计儿怯怯的道。

“怎么不会,这八成就是了。”二掌柜一拍巴掌,再结合之前的事情,如此这般,谁都明白了,那道人先前卖的米竟是孟家粮行新进的富春米。

孟有良肥肥的脸此刻皮肉一阵抖动,踉跄的冲出粮行,冲着道人远去的方向吼着:“该死的贼道人,我跟你没完。”

门口,仍未散去的人一脸惊讶的看着这孟有良,都奇怪着,这孟无良失心疯了吧,随后从一边的伙计嘴里打听出事情来,便一个个脸色怪异,俱有些兴灾乐祸,哇哇,孟无良也有今天。

此时,那孟有良看着众人的表情,脸上的肉更是直抽,又冲着店里的伙计吼着:“还不快把刚才买米的人都给我拦住,把米给我追回来。”

几个伙计面面厮觑,开玩笑,那么多人,怎么拦,这时候谁还理他们啊。

买米的人早作鸟兽散了。孟有良气的一头栽地上,便大嚎了起来:“我亏大发了我……”

阿黛这时鱼也卖完了,只剩两三条,正好拿回家打打牙祭,那袋米也放到了船里,这下买米的钱也都省了,又点了点卖鱼的钱,数出赎镯子的钱,便又把多余的包好放在衣服里面。然后请一边的哨公帮着看船,她好去帮自家大嫂赎镯子。

这正上了码头,便看到孟家粮行的这一幕,不由的乐了,防火防盗防道人,尤其是有点正义感又嬉戏尘世的道人,孟无良啊,你伤不起,不过,对此阿黛倒没什么同情心,实在是这位做生意,大斗进小斗出的缺德事儿没少干。

可惜自家大嫂已经回去,要不然,这会儿,多少也能解气点。

随后,阿黛便直奔当铺,一番奔忙的,总算是把自家大嫂的镯子赎了回来。

如此一番,竟已是午时末刻,按后世的算法是快下午一点,自己一大早出来到现在,怕是家里人要嘀咕着不知出什么事了。

想着,阿黛便轻快的跳上渔船,撑着船杆往回赶。不一会儿便得这边的码头,系好船绳,阿黛便搬着那一袋米吃力的甩到肩上,然后踉踉跄跄的往家赶。

去时细雨蒙蒙,回来却是阳光晴好。

这一袋米,死沉死沉的,压的阿黛的肩背一片生疼,不过,心里却是痛并快乐着,有这一袋米,至少预示着自己和家里人这段时间不会再饿肚子了。

“呵,咱们家的三姑娘终于回来了啊,这知道的人是知道你去了钱塘门,不知道的人还道你去东海龙宫走一遭呢。”才到门口,就看到正朝外张望的二姐王靛,这时那王靛自是一脸没好气,这时更是伸着食指直点着阿黛的额头:“臭丫头,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为了等你回来吃中饭,害我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小心你的皮。”

王靛龇牙咧嘴的说着。

看着她点过来的手指,王黛哪能让她点着,皱了皱眉侧过脑袋让过她的手指,然后顺势一耸肩,肩膀再一颠,就把那一袋米甩到了王靛的身上。

“呀,喂,这什么呀,臭丫头,这么沉。”王靛叫那袋米给撞的一个踉跄,脚步直后退,最后一屁股坐在了门坎上,两手还抱着那袋米,嘴里兀自没好气的冲着阿黛叫。

阿黛皮笑肉不笑的呲了一下牙:“一整袋的富春大米,你要是嫌沉,就丢这儿吧。”说完,便从王靛身边跳过门坎,嘻嘻笑的进了屋。

她可清楚自家这二姐的性子,知道是米,抱着定然是不肯再撒手的。

米?一整袋的大米?王靛这时也顾不得跟阿黛置气,仍是坐在门坎上,更紧的抱着那袋米,又拆了系口子的绳子,果然的,里面是白花花的大米,不由的兴奋的尖叫起来:“娘啊,快来,咱家有大米了,阿黛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袋大米,咱家有米吃了。”

阿黛正进屋着,听到王靛的话,嘴角不由一抽,这个王靛怎么说话的呢,什么叫弄?

此时,屋里人听到王靛的尖叫声,全都跑了出来,刘氏自然是一马当先。

随后王成和孟氏跟着,王成先上前提起大米,孟氏扶起王靛。随后众人的眼光都盯着米袋子,里面白花花的米在阳光下,更显晶莹。一个个脸上都不由的带着喜气,唯有孟氏的脸上欣喜过后却多了一丝愤闷和黯然,阿黛是去退酒帮她赎镯子,而今酒不见了,却多了一袋米,很显然的,阿黛定然是把退酒的钱买了米,那她的镯子自然不可能赎出来了。

要是往常,她早要跳将起来了,只是想着之前去娘家米行买米的情形,那个家怕是再也容不下她了,这会儿便意兴阑珊,也懒的再追究了,换成米也好,总归能吃饱肚子。

而一边的刘氏自也是跟孟氏一样的想法,虽然她打心眼里赞同阿黛这个做法,但看孟氏黯然的神色,免不了要给这个媳妇一个交待。

便立刻抄起扫帚疙瘩,朝着阿黛的小腿直抽:“死丫头,反了天了啊,看我不抽死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