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武格格
康熙三十三年,紫禁城刚下了一场春雨,空气中一片雨水混着泥土花草的味道。西边略偏远的小院儿,武静蕊一身淡粉的旗装,梳着简单的的一字头,领着婢女如珠匆忙迎了回去,朝大踏步而至的少年屈了曲膝,“给四阿哥请安。”声音娇若莺啼,温柔如水宛转,配着一张圆润饱满素雅西边略偏僻的小院儿,武静蕊一身淡粉的旗装,梳着简单的一字头,领着婢女如珠匆忙迎了出去,朝大步而来的少年屈了屈膝,“给四阿哥请安。”。...

康熙三十四年,紫禁城

刚下了一场春雨,空气中一片雨水混着泥土花草的味道。

西边略偏僻的小院儿,武静蕊一身淡粉的旗装,梳着简单的一字头,领着婢女如珠匆忙迎了出去,朝大步而来的少年屈了屈膝,“给四阿哥请安。”

声音娇若莺啼,温柔婉转,配着一张圆润素净的小脸,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甚是娇俏动人。

四阿哥扫她一眼,说了声“免礼”,绕过她进了屋。

武静蕊迅速接过另一个丫鬟似玉端来的茶盅,走上前,给四阿哥奉上,低垂着眼睑,安静又乖巧。

四阿哥接过,抿了一口,就放下了,抬头环视四周。

武静蕊悄悄打量眼前的四阿哥,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清瘦挺拔,眉目疏淡,先安了心。

还好,长的不错。

半个月前,原主武静蕊入宫参加选秀,于昨日被赐给了四阿哥为格格。

今早醒来,她就成了武格格。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衣食父母,可得好好把握了。

虽然有点无法接受,但既然活着,就得过下去不是。

可惜的是,历史上的武氏一辈子无子无宠,是个比较悲催的角色。

但也比李氏和年氏好多了。

后两者享了尊荣,生育过子嗣又如何?还不是没保住,自个儿也没好下场。

只要她努力讨好未来的衣食父母,还是能改善将来的处境的。

好在她脑子里有前世乌拉那拉氏的记忆,算得上了解这个男人,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不知道怎么应付。

坐了片刻,四阿哥似乎也没什么话要和一个初次见面的小妾说的,直接起身,说了句“安置吧。”就往里走。

武静蕊迅速拽住他的袖子。

四阿哥停步,扭头看过来,见她低着头,两只手拽着自己的衣袖,以为她紧张,并未放在心上。

武静蕊定了定心,踮起脚,小心翼翼帮他解外面的袍子,四阿哥伸臂站着,目光垂着,默默看她。

少女身量还未长成,头顶只到他的肩膀,踮着脚,很是吃力。

一张小脸绷着,睫毛颤着,很是紧张的样子。

好不容易解了外袍,只着中衣,武静蕊退后一步。

两个丫鬟进来伺候盥洗。

最后,两个丫鬟退了出去,见他往里走,武静蕊倏地自后抱住他的腰。

四阿哥眉头一紧,手放在她手背上,“放肆!”

武静蕊咬着唇,声音娇娇怯怯,“爷恕罪,奴才腿有点软了。”

腿软是假的,但也差不多了,再继续下去,她就真的腿软了,那就丢脸了。

四阿哥:“……”

见他不动,武静蕊鼓起勇气,继续委委屈屈地说,“爷,奴才害怕。”

声音有了颤音,那是紧张的。

伺候一个陌生的男人,还是未来的皇帝,可不是自我安慰就能说服自己的。

从无人在此时与他说这样的话,四阿哥略有不耐。

武静蕊更加抱紧了他,又说了句,“爷,可否轻些?”

说此话时,她的脸滚烫,呜呜呜,太不好意思了。

四阿哥不语,只攥住她的手,将她使劲拽了过去。

面上瞧着凶神恶煞,却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的。

但她还是受不住了。

武静蕊强忍着才没将他踹下去,在心里大骂四阿哥禽兽,表面却弱兮兮,哭唧唧,紧搂着他不放手。

四阿哥被她折磨得不轻,又恼她不懂分寸,得寸进尺。

若非知晓她初经人事,怜她小,哪里会饶过她?

小小年纪,勾引人的本事不小。

四阿哥沉了脸,“往后不许再如此,给爷规矩点。”

武静蕊默默吐槽,你还不是很受用?装什么装?

面上却乖顺,“奴才记下了。”

四阿哥怒气消了些,命人打水进来。

见她身子娇小,缩在一边,四阿哥心想,放肆是放肆了些,可怜的劲儿倒是惹人爱。

虽然已经亲密接触了,武静蕊还是不习惯与他坦诚相见,磨磨蹭蹭被丫鬟伺候着擦了身子,又迅速钻进被子里。

四阿哥没理会她的动作,拾掇完,抬脚往外走去。

武静蕊半坐起身,抱着被子,可怜兮兮,“爷……”

四阿哥一顿,回头看她一眼,脸色缓了缓,道:“好好歇着,爷改日再来看你。”

见她可怜,到底不忍,又吩咐贴身太监苏荃,“明个亲自到正院挑些好的衣裳首饰送来。”

这样她该满足了吧,四阿哥不再看她,大步离去。

苏荃弯腰应了声“喳”,随四阿哥出去了。

武静蕊彻底放松了下来,浑身瘫软了下去。

呼,还好应付过去了。

旋即叹气,都沦落到讨好男人的地步了,有什么好庆幸的?

想想这具身子才十四岁,她就郁闷。

虽说四阿哥也才十八,不算老牛吃嫩草,但她到底未成年呢。

不生孩子还好,一旦这个年纪生孩子,那就是要命的事儿。

所以,能不生孩子还是不生孩子吧,小命要紧。

武静蕊闭上眼睛,抱紧被子,想到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不禁又叹了声。

万没料到穿越这样的事还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过是深夜加了个班,回去的晚了,被路过的歹徒抢了包,报警中被歹徒推倒,脑袋撞到墙上,晕了过去。

一觉醒来,她就回到了康熙三十四年,成了新进府的武格格。

更意外的是,脑子里还多了些不属于自己,也不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

那是乌拉那拉氏,雍正的原配妻子。

并非现在的乌拉那拉氏,而是未来的皇后乌拉那拉氏,那个某剧里害的四大爷满后宫子嗣近乎凋零的皇后娘娘。

不同的是,那个剧里的乌拉那拉氏是假慈悲,这位是真慈悲,但下场也不好就是了。

果然,当皇后的没一个有好结果。

就连得宠过的李氏和年氏也都下场凄惨,成了这样一个事业心重的男人的小妾,真是有够悲催的。

从记忆中得知,乌拉那拉氏死后,身后的不甘化作执念落到了刚进府的武氏的身上。

这执念保证了武氏肉身不死,也使得她能够在武氏的体内存活下来。

真正的武氏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或许死透了,活下来的是她,程小曼。

而她能够再活一次,并非全无代价。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