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认命
是格勒佟佳氏给她机会再次活下去,以另一个人的身份,而她,要完成4格勒佟佳氏的遗愿。格勒佟佳氏借助将要散去的仅存的意识,将临终时所愿说了她。因为前生郁郁而终,一辈子也没可以得到丈夫的宠爱,唯一的儿子也没了。格勒佟佳氏希望能这一世变化自己的处境,保全乌拉那拉氏利用即将消散的仅存的意识,将临终所愿告诉了她。。...

是乌拉那拉氏给她机会重新活下来,以另一个人的身份,而她,必须完成乌拉那拉氏的遗愿。

乌拉那拉氏利用即将消散的仅存的意识,将临终所愿告诉了她。

因为前世郁郁而终,一辈子没有得到丈夫的宠爱,唯一的儿子也没了。

乌拉那拉氏希望这一世改变自己的处境,保住自己的儿子,顺便让那些曾害过她或是落井下石的人付出代价。

也就是说,现在的四福晋乌拉那拉氏还在,她见到的是未来死去的皇后乌拉那拉氏。

她不仅要帮现在的乌拉那拉氏改善处境,还要保住四福晋唯一的儿子。

大阿哥弘晖尚未出生,她如今要做的就是帮四福晋夺得四阿哥的宠爱,至少要让那些恃宠而骄的女人都滚的远远的。

唉,真是难啊。

若是未来的大阿哥是被人所害,想要保住也不是没可能。

万一是因病夭折,她还能和阎王爷夺命不成?

简直就是开玩笑。

还有,她一刚进府的,怎么和得宠多年,又怀了孕的李氏斗?

连堂堂的皇后娘娘都没本事,她能做什么?四福晋又怎会相信她一个小妾的话,接受她的帮助?

想想就头痛。

她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事?

她一个好好青年,家庭没有多富裕,但好歹拥有着一份体面的工作,即便不嫁人,一辈子也不愁吃穿了。

谁想到会突然跑到这样一个靠男人才能活下去的地方?还被一个死了的人威胁,想安安心心过自己的日子也不行。

她闲的蛋疼才去招惹那些无聊的女人,但不做又不行。

除非她不想活了。

能当上皇后,可不是简单的角色,分分钟就能让她再死一次。

她不是没体会过死亡的感受,何况,乌拉那拉氏还给了她一个深刻的教训。

就因为她宁愿一死了之,也不愿意为别人的话去赌自己的命运,那一瞬间她只觉得心慌晕眩,灵魂出窍的感觉瞬间袭来,吓得她立刻就答应了。

下一秒,她就回到了武氏的体内,重新体会到了生命的美好。

生命没有一次次的重来,能重来一次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她可不想再轻易丢掉。

万没想到,只是区区执念就能有这么大的威力,还能控制一个人的生死。

可见乌拉那拉氏的执念有多深。

总而言之,眼下只有认命这一条路。

虽说她没有武氏的记忆,但她清楚历史上的武氏。

武氏出身汉军旗,是汉军镶黄旗知州武柱国之女,这样的家世只能说寻常,无任何出众之处。

一没家族助力,二没宠爱,三没子嗣,在四阿哥所有小妾中算是极透明的存在。

即便后来成了后妃,也无任何倚仗,最终老死宫中。

这样的生活想想就可怕。

即便要帮乌拉那拉氏,也要改善自己未来的生活,不能落得那般局面。

若没有足够的宠爱和地位,她谈何帮助四福晋?

想要改变武氏不得宠的命,就要好好拢住四阿哥的心。

如今四阿哥的后院除了嫡福晋乌拉那拉氏,便只有李氏,宋氏和她三位格格。

宋氏和李氏是最早伺候四阿哥的,李氏最是得宠,如今已经有了身孕,是四阿哥目前唯一的子嗣。

四阿哥还年轻,对女色又不甚热衷,并无其他侍妾通房。

历来皇家过得好的女人,要么得宠,要么有孩子,要么有强大的出身。

出身算了,孩子她暂时不期待,就只能抓着宠爱了。

但如今府上有个正怀着孕的李氏,又得宠,想要干过这位,可不容易。

不过,李氏能被后来的年氏干倒,自己也并非全无胜算。

若她所记不差,李氏这是头胎,生的是女儿,怎么也要生个儿子才好封侧福晋的。

皇子府中,除了福晋,侧福晋是经过礼部册封,有正式冠服的,其他都是未经过礼部册封,没有正式名分的。

只有生了子嗣,才有机会封侧福晋。

在她多出来的记忆中,李氏和乌拉那拉氏斗了一辈子,乌拉那拉氏素来贤良,从不嫉妒小妾得宠,从而针对小妾。

但李氏恃宠而骄,没少下乌拉那拉氏这个嫡福晋的面子,还妄想让自己的儿子取代大阿哥弘晖。

更有后来大阿哥弘晖夭折,乌拉那拉氏认定是已有儿子的李氏所为。

若能让李氏再无法翻身,也算满足了乌拉那拉氏的心愿。

所以,于情于理,她和这位李氏都不可能和平相处。

四阿哥临走时虽说了赏赐她的话,也说了改天再来看她,但四阿哥忙,哪有空天天来后院?

便是来了,第一个也是去李氏那儿。

她一无李氏的宠,二无李氏肚子里那块肉,拿什么去争取?

没瞧那最早进府的宋格格都被压的没出头之日吗?

她一刚进府的,没什么根基,这日子难啊。

想到四阿哥方才说走就走,对小妾的态度也就这样。

恐怕在这位冷酷的四阿哥心里,侍妾格格就是个发泄的玩意儿和诞育子嗣的工具。

只有那位年氏是个真爱,可惜也没落个好结局。

就连为他劳心劳力的嫡妻,不也没得到他太多眷顾?临了落了个那样凄凉的结局。

这样一个人,能有多少的真心实意?

武静蕊揉了揉自己的小腹,祈祷不要这么快中招。

但她要得到四阿哥的喜爱,这是少不了的,上哪儿去偷偷弄药呢?

被发现可是了不得的。

在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想要好好睡一觉是很难的,但她累极了,很快就睡着了。

……

翌日,卯时初。

武静蕊从睡梦中醒来,一时无法适应眼前的一切。

迷糊了会儿,才想起来,这里不是她的世界了。

如珠和似玉听到动静,进来服侍她洗漱,穿衣。

早膳在巳时,这会儿要先去给福晋请安。

听说福晋染恙,但小妾们还是要去请个安,尤其武静蕊初进府,按规矩,不能不去。

按往常,福晋卯时起身,先见了其余小妾,再处理内宅事务。

自打福晋嫁给四阿哥,府中事务都是由福晋全权打理,可见四阿哥对福晋的信任。

即便福晋膝下尚无嫡子,素有宠爱的李格格先怀了身子,也不曾影响了福晋的地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