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5章 粘人的武氏
因为她的动作,四阿哥气顺了些,握着她的手,“她碍。”语气平静无波,放佛那真无事。即使杨氏不舒服,他还不能够来这儿了?望着很聪明,没想起是个不乖巧懂事的,看旁人的眼色作甚?杨氏今儿个晚上没出,好像在屋里休养,武静蕊不知道情况如何。那就他说碍,武静蕊语气平静无波,仿佛当真无事。。...

因为她的动作,四阿哥气顺了些,握住她的手,“她无碍。”

语气平静无波,仿佛当真无事。

即便李氏不舒坦,他还不能来这儿了?看着聪明,没想到是个不懂事的,看旁人的眼色作甚?

李氏今儿一天没出来,似乎在屋里静养,武静蕊不知情况如何。

既然他说无碍,武静蕊就放心了,免得他因李氏胎气的事不高兴,自己撞到了枪口上。

但她记着他上次的话,只敢抓着他的袖子,抬眼瞅他一眼,又迅速收回,又怯又羞的样子。

四阿哥心中一动,想起那夜,迅速搂她入怀。

他自己的女人,何须忍着?

上回因她小,不够尽兴,这次他发了狠,武静蕊受了番罪,哼哼唧唧撒着娇,连带求饶。

四阿哥又是受用,又是恼她。

过后,四阿哥瞅着她娇弱做作的样儿,满心不快散了个干净。

此次四阿哥没走,二人擦了身子,便双双躺下歇息。

武静蕊仍拽着他一根手指,娇弱欢喜地依偎进在他怀里。

四阿哥满心柔软,问她,“昨儿的赏赐可还喜欢?”

武静蕊娇声道:“奴才很喜欢,多谢爷。”

怀抱娇妾,娇妾又温顺娇憨,四阿哥嘴角扬了扬。

武静蕊轻声问,“爷不走了吗?”

四阿哥淡淡嗯了声。

武静蕊就抱住了他,脸颊贴在他胸前。

当真粘人。

四阿哥顺势搂住了她的细腰,默默想着,到底娇气了些,不过一日没来,她就如此惦记着。

……

今日不必去请安,武静蕊多睡了一会儿,到戌时三刻才磨磨蹭蹭起来。

此时才觉得腰肢酸痛,难以忍受,果然,小妾是个体力活。

尤其后半夜又来了一次。

谁说四阿哥不近女色来着?这不挺热衷的吗?

这怕是个假的四阿哥。

记忆中,四阿哥对嫡妻要求甚多,少有柔情,对小妾,尤其是喜欢的小妾却格外宽容。

否则不会任由李氏如此嚣张。

李氏长在南方,典型的小家碧玉,读书不多,心胸狭隘,却娇艳伶俐,不论对旁人如何跋扈,在四阿哥面前始终做小伏低。

比之宋氏,要更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会审时度势,作死不会作到四阿哥面前。

大概四阿哥就喜欢这类有性格,作一点的女人?

果然,四阿哥对她的表现并无不悦,甚至格外喜欢。

总而言之,四阿哥就属于那种你让他高兴了,他会让你更高兴的,不难伺候。

但若让他不高兴了,你一定会更难受。

所以,别试图得罪一个小心眼的男人,哄着来是最好的。

可惜,乌拉那拉氏一辈子也没做到这样。

武静蕊用了些早点,到花园里散步,以她这不争气的身体,还是多锻炼为好。

府中尚无子嗣,福晋进府早,当时年纪尚小,不适合孕育子嗣,也就近一两年才与四阿哥同房。

武静蕊不禁同情这位四福晋,不谙世事的年纪,就成了皇家妇,既要辛苦打理中馈,还要看四阿哥这样的人的脸色,更要眼看着小妾得宠,可见有多辛苦艰难。

李氏比福晋进府早,得宠多年,这是头一胎。

宋氏之前怀过一个,没保住。

李氏肚子里的就是如今四阿哥唯一的子嗣,无论是男是女,都是金贵的。

倘若李氏怀的是儿子,便是庶长子,连李氏都要跟着水涨船高。

可惜,李氏这一胎是个女儿。

嫡长子是从嫡福晋肚子里出来的,此刻还没有。

三月里,春暖花开,花香扑鼻。

武静蕊在花园里走了会儿,就去了凉亭里坐着,暖风吹着,格外舒服。

李氏从另一边走来,隔着花木,瞅了眼凉亭里的人,“那是谁?”

“回主子,那是武格格,您前些日子还见了的。”丫鬟冬儿小声道。

武氏?

李氏抚了下肚子,牵了牵唇角,扭头走了。

冬儿匆忙跟上去,“主子怎么不过去?您不是……”

不是不喜欢武格格吗?为何不趁机过去示威?

这可是好机会。

李氏轻描淡写,“无足轻重之人,何须理会?免得让那不长眼的人伤了爷的子嗣。”

区区一个武氏,有的是机会教训她。

凉亭内,似玉弯腰道:“主子,方才过去的似是李格格。”

武静蕊眯眼,朝那边看了眼,的确有个淡粉色的背影。

这就好了?

还能出来散心,看来不严重嘛。

武静蕊并未放在心上。

虽说乌拉那拉氏与李氏有仇,但她如今刚进府,犯不着和怀着孕的李氏对上。

李氏没过来正好。

武静蕊起身,又走了会儿,就回去了。

福晋病了,身为小妾,理应去探望。

午后,武静蕊便往正院去了,宋氏依旧先来,武静蕊第二,两个人先打了招呼。

然后李氏才到。

“哟,二位来得早。”李氏笑吟吟走进来,捧着硕大的肚子。

宋氏拿团扇摇了摇,闲闲道:“你还真来了,别怪我没提醒你,福晋还病着,你就这样过来,小心惹得福晋不高兴。”

李氏大喇喇坐在明间的椅子上,唉声叹气,“那又如何?规矩在此,我不得不来,何况,福晋大度,见了我只会高兴的,岂会生气?”

李氏腹中的虽不是福晋的孩子,福晋却是所有孩子的嫡母,四福晋素来贤良,的确是只会高兴的。

但那高兴皆是明面上的,谁不是心里门儿清?

尤其病中,谁还能显出高兴来?

这李氏是故意来膈应人的。

尤其福晋还病着,李氏却打扮得如此花枝招展,还踹着个那么明显的肚子。

怪不得乌拉那拉氏的恨意那样深。

武静蕊察觉到心里头一股强烈的怨气。

她心知,那是乌拉那拉氏遗留的情绪,忍了下,扭过头去。

宋氏也不再吭声。

她与李氏斗惯了的,明明自己先到四阿哥身边伺候,李氏却比她得宠,如今还有了四阿哥的子嗣。

不嫉妒都难。

偏偏福晋性子软和,又不愿惹得四阿哥不高兴,竟由着李氏日渐得意。

便是不甘心,又能奈何?

少顷,另一个丫鬟碧池走出来,屈了屈膝,道:“福晋请宋格格和武格格进去,李格格怀着身子,福晋担心过了病气,说让李格格先回去。”

李氏站起身,唇角轻扬,“福晋当真体贴,奴才多谢福晋。”

扫了眼宋氏和武静蕊,莞尔道:“就有劳二位帮我向福晋请安了。”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