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少年将军与跋扈公主(1)
明白了了这一点,白芷便确认了自己的任务。“是要帮男配把本来都属于他的人生抢回去?”“不但如此,还得让男配过得幸福和快乐美满幸福。每个男配都有自己的怨气值和幸福和快乐值,怨气值清为零,幸福和快乐值升到100即使完成4任务了哦~”系统已发出了自指出萌萌哒的声音。只可惜,白芷“就是要帮男配把原本属于他的人生抢回来?”。...

明白了这一点,白芷便确定了自己的任务。

“就是要帮男配把原本属于他的人生抢回来?”

“不仅如此,还要让男配过得幸福美满。每个男配都有自己的怨念值和幸福值,怨念值清为零,幸福值升到100就算完成任务了哦~”系统发出了自认为萌萌哒的声音。

可惜,白芷只翻了个白眼。

这么轻松的任务?怎么听起来好像自己上了贼船的样子?

系统看她自信满满,也没有解释太多!当即便道:“那我们就出发,进入第一个世界了哦~”

白芷只觉得自己的魂魄像是突然失重,然后短暂的意识消失后,就马上清醒了过来,睁开眼,就发现自己竟身处一个极尽奢华的宫殿里。

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处,脑中就突然出现了一大段剧情。

她现在所在的这具身体名为慕容潇,是个嚣张跋扈的公主,从小就是集万千宠爱与荣华于一身的宠儿。

她的父皇钟情于母后一人,生下三子一女后,所有人对这个小幺便是呵护得跟眼珠子似的。

别人辛辛苦苦挣扎着都得不到的东西,在慕容潇还在婴儿床里的时候,就都被父皇母后双手捧到了她的面前。

这是她的前半生。

事情的转变,就要从男主的出现开始。

男主是朝中的一位权臣,这位臣子可谓是寒门崛起,屌丝逆袭,凭借自己出众的政见在淮王的一众门生中脱颖而出,在朝中位高权重。

在一次太后寿宴上,他一首落花吟得了公主的芳心。

驸马不能在朝为政,皇上心疼女儿痴心一片,又看男主不愿辞官,便开了这个先例,许二人婚事。

小公主从小想要什么都能有,自然不会明白,这世上,终有些东西,不是她招招手撒个娇就能得来的。

自己以为的如意郎君,是一头披着羊皮的恶狼!

他假意在朝对陛下俯首称臣,但实际上,他却是在淮王府上的得意门客。二人勾结叛国的将军,淮王提供军队和人马,男主提供他的策略在朝谋划,而这位将军则为了他们的野心披荆斩棘,一路从西北淮王领地,打到京城!

男主顾怀安,在叛军攻入城池后,亲自挟持着公主,逼迫皇帝交出皇位,但在皇帝屈服后,亲手当着公主的面,将这位仁政爱民的皇帝给杀了。

浴血奋战的几位皇子看着被顾淮安控制在手里的公主,终究不敢顽抗,看大势已去,只好纷纷自刎于御座之前。

而慕容潇的母后……

那一直温柔端庄母仪天下的母后,在最后的生命里,被凌辱致死,最后一刻,也温柔地看着几度哭晕过去的慕容潇,用口型道:

“潇潇,要活下去……”

可惜,慕容潇没有顺着她的心愿活下去。在淮王之乱结束后,顾怀安见她没有了利用价值,就把她扔进后院任她自生自灭。

她这时才发现,自己那位一直被父亲收养在侧的郡主妹妹,竟然从始至终都是和顾怀安狼狈为奸的叛徒!

这位郡主早就和顾怀安珠胎暗结,是她使计让顾怀安用那一首诗勾引慕容潇,以此博得皇帝的信任,也夺得皇室的权威,好替他们的人办事!

而自己那“温柔体贴”的夫君,成亲多年来竟屡屡和郡主勾结在一起,和她甚至都生了一个小女儿!

慕容潇接连被自己信任深爱的人背叛,国破家亡,身为公主,骄傲如她,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再苟延残喘下去,一怒之下撞墙自杀。

白芷看完原主凄惨的身世,心口痛了好久才缓过来。

“我居然也会……心痛?”白芷愣愣地捂着胸口,有些不适应这汹涌澎湃的怨恨和悲凉的情绪。

系统冷冰冰的声音响起:“这就是原主残留的情绪哦~宿主你现在是人类啦,自然可以感觉到人类的情绪啦~”

白芷翻了个白眼,对它故意捏出来的萌萌哒声音表示恶心。

“那男配呢?我的攻略对象在哪里?”

“就是那个将军啊!他叫楚秦玉,现在这掖幽庭过得很惨哦~”系统贼兮兮地道。

“楚秦玉?”白芷一愣,这才想到这个被原文只言片语带过的少年将军。

剧情中,将军英勇善战,为了淮王简直是不要命地抛头颅洒热血,可最终,这位将军还是被兔死狗烹,淮王登基后,一道圣旨就把楚秦玉判上了“叛乱之罪”,落得了一个五马分尸的下场,还遗臭万年,被百姓们当做一个典型的叛徒模板。

怎么会这样?

白芷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个少年将军,竟然和文中所谓的女主“郡主”有一条隐晦的感情线!

楚秦玉年少时过得凄惨,是白月光女主对他悉心照顾,才助他逃离了京城,又靠着白月光女主被纳入淮王麾下,淮王看中他的一身武功和军事才能,大胆地让他做了三军统帅。

楚秦玉本不喜受制于人,但因为女主的存在,他便只好听从男主和淮王的调遣。

最后,女主杯酒释兵权,骗楚秦玉说:这些年她委身于顾怀安,早已厌倦这一切,问他能不能放弃这一切带她走。

楚秦玉这些年和她早已暗生情愫,恨不得早就把她带走,自然是一口答应,到淮王面前交出虎符后,等待他的却不是温香软玉,而是一张张证明他叛乱通敌的书信!

淮王为了掩盖自己弑兄造反的肮脏罪行,硬是把这口巨大的黑锅扣到了楚秦玉身上!

楚秦玉勾结外族反叛,攻入京城,待淮王发现时,兄长皇室已被叛军杀害,淮王痛心疾首,但国不可一日无君,他作为唯一的皇室男子,自然应当承担责任。

淮王将楚秦玉于闹市五马分尸,而他心心念念的白月光,却浅笑吟吟地在顾怀安的怀里,一腔柔情全给了他!

白芷看完,气得差点把旁边那不知多少红宝石才镶满的花瓶给砸了!

“这个淮王真是勾虚伪阴毒的!自己做的事,还要别人来背锅!还有这个郡主!居然不顾皇帝对自己多年的养育之恩,农夫与蛇的蛇都没她这么狠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