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少年将军与跋扈公主(2)
“除了这个顾怀安!真是是一条白眼狼!怎么有的人的心思能这么狠毒呢?!”苏叶气得在自己超豪华的非常大宫殿里走过来走去。她做为半神,人生的所有时光都是在修练修练修练,宁静平平淡淡得就跟一杯白开水像,几曾遇上过这样高得到气得人肝疼的事?现在最让她不高兴的她身为半神,人生的所有时光都是在修炼修炼修炼,安静平淡得就跟一杯白开水一样,何曾遇到过这样离谱到气得人肝疼的事?。...

“还有这个顾怀安!简直也是一条白眼狼!怎么有的人的心思能这么恶毒呢?!”白芷气得在自己豪华的巨大宫殿里走来走去。

她身为半神,人生的所有时光都是在修炼修炼修炼,安静平淡得就跟一杯白开水一样,何曾遇到过这样离谱到气得人肝疼的事?

以前最让她生气的是辛辛苦苦种的仙果被鸟儿给吃光了,现在呢?好家伙!上来第一个就差点把她给气得想摔桌走人。

“宿主宿主,这就是你存在的意义呀,你要保护好男配哦~现在男配还在掖幽庭没有和郡主接触哦~”系统带着鼓励的声音响起。

“呵!”白芷发出一声冷笑,吓得系统缩了缩脖子……

哦不对,它没有脖子。

“殿下,该点妆了。”一个婢女进来,见公主自己一个人突然冷笑了一声,吓得她半天没敢说话,好不容易才战战兢兢地说了一句。

白芷心情不好,便一挥手,让她们进来了。

婢女们搀着白芷到梳妆台前,给她上了妆。

不得不说,慕容潇完美地继承了慕容皇室所有的优点,漂亮得张扬明媚,艳而不妖,美而不娇,是融合了女子的美艳和男子的英气的中性美。

让白芷看得都快入迷了。

这张脸可真是太好看了。

“公主,可是对妆有什么不满意?”婢女见她一直盯着铜镜里的自己看,顿时有些慌乱。

白芷满意地捏了捏自己精致的下巴,道:“没有。”

“那便请殿下更衣吧。”婢女柔顺地道。

白芷起身,看着婢女们端上来的衣服,那大红大紫的颜色,看得她眼疼……

“这件太老气……这件太艳了……这个你真的不是从老奶奶的床单上裁下来的吗?”白芷一阵无语,怎么一个公主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婢女们吓得齐齐跪在了地上,道:“殿下恕罪!殿下恕罪!”

白芷无奈地叉着腰。

她都没发火,她们这么害怕干什么?

她又不吃人?

“你们起来,我没有生气。就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吗?稍微素一点的?”

为首的婢女有些犹豫地抬了抬头,看着这些衣服,道:“可是殿下,您说这是清平郡主都推荐的衣服,让我们吩咐尚衣局的人都按这个样式做的……”

白芷一听,差点气得笑了。

行啊!原来这个清平郡主这么早就有异心了?从这种暗戳戳的地方来恶心她?真当她傻了?

白芷做出公主惯有的那高傲的模样,轻哼了一声,冷幽幽地道:“本宫今日看这些看得眼花,你去给本宫找一件简单一点的来!”

“喏。”婢女们连忙端着衣服逃命似的跑了,这公主向来脾气不好,今日到现在还没骂人扇耳光,算是她们运气好了!

不一会儿,婢女们就换了衣服上来。

这回,白芷看着总算是顺眼了许多。

一件淡橘色的齐胸襦裙吸引了她的视线,这襦裙的群裾和袖口上都绣着橙黄和红色的枫叶,胸前也是红色和宝蓝色的绶带,看起来明媚又活泼,又正好将她本就白皙如凝脂的皮肤透过轻纱展露出一点来,女儿家的娇俏和妩媚表现得刚刚好。

“就这个吧!”白芷钦点了这套。

换好衣服,用橘色和红色相缠绕的绸缎扎起墨发,再簪上两个漂亮精致的珠花,白芷又在腕间带上了两个绘着景翠的腕镯,还带着两个铃铛,随着她的动作叮铛作响。

婢女看着正一脸好玩地把玩着这两个镯子的公主,满脸的怀疑人生。

她是还没睡醒吗?怎么这个公主好像一觉睡起来换了个人似的?

白芷玩够了,重新换上那副高贵冷艳的样子,道:“愣着干什么?不是要开宴了吗?”

今日就是太后寿宴!

就让她去会会那个顾怀安!

还没走到寿宴举办的华莲池,白芷就被人挡住了去路。

来人穿着一身素雅的粉白色相间襦裙,将那张楚楚动人的脸给衬托得可爱灵动了不少。尤其是一双眼睛,简直就像是会勾人似的,偏偏配着略微带着苦相的脸,让人一看就生出几分怜惜来。

“滴滴……宿主,这个就是清平郡主,苏沅瑛。”系统提示道。

白芷坐在轿撵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正在半蹲行礼的苏沅瑛,半晌没有开口。

别以为她没看见刚刚郡主看见自己时眼底的那一丝惊艳、忌惮、嫉怨和隐忍。

一众奴才在旁边看得面面相觑,这清平郡主都蹲了半天了,柔弱如柳的身子风一吹就要倒似的,怎么公主还不开口免礼?

是郡主什么时候不小心惹着公主了?

不像啊,公主向来最喜欢清平郡主的,最近也没听说有什么风言风语啊?

就在苏沅瑛第不知道多少回用帕子掩着唇低低咳嗽的时候,白芷终于开口了,雍容贵气地点了点清平,道:“郡主免礼吧。是本宫忘了,你还生着病呢,不宜在这风口处站着,快进去吧,杵在这里挡着别人作甚?”

清平郡主低着头,别人看不见她脸上的错愕,和转而升腾起来的愤怒。

她几乎咬牙切齿地捏紧了手帕,但碍于在这么多人面前,只能乖乖福身道:“多谢殿下关心,我只是受了点小风寒,不碍事的。”

“哈!是吗?”白芷单手撑着轿辇的扶手,半探出身子来,高傲地看着她,道:“刚刚听你在那咳嗽,我还以为你得了痨病快死了呢!”

清平郡主那张秀气的小脸顿时白了,震惊地看着白芷,噔噔往后退了几步,像是被白芷的话吓着了似的,大眼睛里瞬间蓄满了雾气,哽咽道:

“殿下!您怎么能这么说我……我……我是真的病了,您咒我可以,可您不应该在太后娘娘寿宴上说这种话啊!”

“潇潇说了什么话?”不远处,皇帝和皇后亲自扶着太后走了过来。

白芷立马抬手让轿辇降下来,快步走到三人面前跪下行礼道:“参见皇祖母!参加父皇母后。祝祖母福寿绵长,万寿无疆!父皇万岁!母后千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