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少年将军和跋扈公主(3)
清平郡主也紧跟随施礼,可那刚要说进出口的话还没来及说出,就被白芷给抢了话头:“父皇!您略有不明白,清平她生病了了,刚咳个不停地,我望着都心痛,便让她回家去得紧静养着,不然的话在寿宴上过了病气给祖母可如何是好?明白她有孝心,我和她关系好,又会不替太后笑得一脸慈祥,老了的人谁不喜欢潇潇这样机灵活泼的孩子?比那些个知礼却恭谨的人有趣多了!。...

清平郡主也紧跟着行礼,可那刚要说出口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白芷给抢了话头:

“父皇!您有所不知,清平她生病了,刚刚咳个不停,我看着都心疼,便让她回去好生休养着,要不然在寿宴上过了病气给祖母可如何是好?知道她有孝心,我和她关系好,又不会不替她解释清楚?

可清平非要说我把话说重了,她明明没有那么严重,怎么会过了病气给祖母?她便和我争了起来,说我说话晦气!哼!”

白芷傲娇地扬了扬小下巴,争宠似的挤开了皇帝,自己去搀着太后。

太后笑得一脸慈祥,老了的人谁不喜欢潇潇这样机灵活泼的孩子?比那些个知礼却恭谨的人有趣多了!

皇帝知道慕容潇什么德行,自然没有偏听她的话,而是转头看着苏沅瑛,“潇潇说的可是真的?”

清平郡主本想解释几句,可她急怒攻心,刚一开口就剧烈地咳了起来:“我……咳咳咳……我没有……咳咳……”

皇后不悦地蹙了蹙黛眉,道:“清平既然病得这么重,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没人会怪你的,你这么严重,在宴席上也不能尽兴,潇潇说的对,就是母后身体康健,你也得替别的大臣女眷考虑啊。”

清平郡主咳得整张脸都涨得通红,听了这话,只好恨恨地咬碎了一口银牙,无可奈何地行礼,还得谢恩告退!

看着慕容潇那一大家子欢欢喜喜地谈着天远去,苏沅瑛恨得都快把手里的帕子绞烂了!

“这个蠢货!怎么今日这么反常了?难不成是看出了什么?!”苏沅瑛气完之后冷静下来,突然有一阵心慌。

这个慕容潇就是看着嚣张,可实际上一点心眼都没有,也活该这么久都对她言听计从。

可今日,慕容潇却如此反常地挑了一身低调活泼的衣服,苏沅瑛看见她那明艳娇俏的小脸就莫名的一阵心慌。

论相貌,她比不过慕容潇,论出身,她们之间简直隔了一道天堑。若不是这些年她苦心经营,这宫里哪能有她一席之地?

不行!不能让慕容潇脱离自己的掌控之中!

苏沅瑛想了想自己的大计,清丽的眸子里闪过与她的相貌不符的阴狠,但很快,她就隐忍了下来,转身离开。

而已经到了寿宴上的白芷呢……

她没有乖乖坐在自己位置上,而是抱着太后的胳膊不撒手,硬是让皇帝无奈又宠溺地给她在太后手边加了张席位。

“潇潇这性子就是父皇母后惯的!”大皇子慕容廷不悦地皱着好看的剑眉。他素来想管教这个任性妄为的妹妹,可偏偏除了他之外所有人把她护得跟眼珠子似的,他就是有心也无力了。

“那也得是父皇母后愿意惯着,我们潇潇是大齐最尊贵的公主殿下,怎么不能惯着了?就是惯一辈子都可以。”二皇子慕容玉的脸看起来就温柔了许多,尤其是看着慕容潇的时候,那眼里的宠溺都能滴出水来了。

见大皇子嗤鼻,皇帝不悦地道:“怎么了?让你宠着妹妹还不乐意?白生你这么个大木桩子。”

慕容廷被训得俊脸都快绿了,再看着那边正把皇祖母哄得笑得东倒西歪的慕容潇,叹了口气,道:“儿臣知错。”

“知错就好,潇潇是你们唯一的妹妹,你们得多护着她。”

“儿臣谨遵父皇教诲。”二位皇子齐齐应声,一个一脸无奈,一个满面温柔。

皇后慈爱地看着两个儿子,突然问道:“老三呢?怎么还不来?”

“估计又去招惹哪宫的小宫女去了。三弟一直不着调,但不会耽误祖母寿宴的,母后安心,儿臣去派人问问。”

皇后失笑,雍容华贵的脸上除了宠溺倒多了几分严肃:“你是大哥,可得管管洺儿。”

“是。”慕容廷一脸无奈。

一个小妹,一个三弟,两个人加起来就是皇宫里的雌雄双煞,能搞得鸡飞狗跳的,偏偏整个皇宫,除了他还真就没人管了!

另一边,宴会已经开始,皇帝和太后轮着说了些场面话,就放开让小辈们玩游戏去了。他们只管坐在台上看着。

白芷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宠女狂魔”!

她面前摆着的珍馐,就连大哥桌前都没有!问题是也没有一个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潇潇快吃啊。”太后慈爱地看着她,“可是不合口味?那些御膳房的奴才真是该死,居然也不知道贴着潇潇喜好来做,白给他们这么多俸禄了!”

白芷感动得连连摇头,道:“祖母,我没有不喜欢,这不是看着寿宴热闹,一时顾不上吃了!”

皇后一听这话,顿时心疼不已:“潇潇是公主,平日里都被困在这四四方方的天空下,每日对着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宫里难得热闹,倒让潇潇欢喜了。”

“皇上,回头咱们得多给潇潇举办宴会,让她多认识些朋友,多出去玩儿玩儿!免得让她一个好好的姑娘给憋出病来!”

“是是是,爱妻说什么都对。”皇上对皇后简直言听计从。

白芷看着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突然有些晃神。

她的心里好像……有一股饱涨的酸涩涌了上来。

这么多人关心她,爱着她,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都献给她。

她从没有体验过这样的生活。

好像……也还不错?

这时,台下突然站出来一个身穿三品文官朝服的年轻男子吗,面如冠玉气质华然,让人一看就如目芝兰玉树,心生向往。

“臣顾怀安,祝太后娘娘凤体安康,寿比南山。”

“滴……检测到男主,顾怀安。”系统提示音响起。

看着这张白皙俊美的脸,白芷怎么也不能把他和那个阴狠毒辣到能手刃女主全家的人给联系在一起。

她以为怎么也得长得更……阴险一点。

“怀安也来了!”皇上看着他站出来,并没有十分高兴,象征性地说了几句话,便想让他退下,哪知顾怀安又挺直了背,目光灼灼地看着白芷。

“在下有作一诗,正想借着这场宴会,向公主殿下表明心意,请圣上允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