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重生

簪头凤 第二章 重生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小说:簪头凤 更新时间:2021-10-29
永嘉六年。初秋四月,仍有几分料峭春寒的春寒。廊檐外的几株树木,伸展枝条,吐出了嫩绿的新芽。一只黄鹂在树间欢快的地鸣叫。也没奇花异草,也没奇山怪石,也没精致优雅蜿蜒的九曲回廊。荥阳王府肃穆端严疏朗视野开阔,一派武将府邸的气派非凡。十六岁的陆明玉缓缓地举步前进,目初春二月,尚有几分料峭的春寒。。...

簪头凤

推荐指数:10分

《簪头凤》在线阅读

永嘉八年。

初春二月,尚有几分料峭的春寒。

廊檐外的几株树木,舒展枝条,吐出了嫩绿的新芽。一只黄鹂在树间欢快地鸣叫。

没有奇花异草,没有奇山怪石,没有精致蜿蜒的九曲回廊。荥阳王府肃穆端严疏朗开阔,一派武将府邸的气派。

十五岁的陆明玉缓缓迈步前行,目光掠过久远又熟悉的一切,浓烈的酸涩和巨大的喜悦在心头来回激荡,几乎要冲破胸膛。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还是一场梦境?

如果是梦,这一定是世间最美的梦境。让她在死后重回韶华年少。

此时,她还没嫁给李昊,陆家尚未被卷进储位的争斗中。亲爹陆临好端端地活着,她的兄长姐妹们也安然无恙。

所有的遗憾和悔恨,尚未发生。

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

陆明玉深深呼出一口气,黑眸中的水光一闪而逝。

俏丫鬟绮云跟在一旁。

此时的绮云,还没修炼出日后的沉稳仔细,一张嘴说个没完。

“……小姐昨夜忽然发起高烧,说了半夜的胡话。灌了两回药,高烧才退。应该在床榻上好生躺着,多多休息才是。”

陆明玉停下脚步,看向身侧的绮云。

绮云比她大了一岁,今年十六岁。肤色微黑,面容俏丽,眉眼生动。

前世她被困深宫,是绮云一直伴在她身边。她死前杀了苏太后,想来绮云也没了活路。

绮云以为主子嫌自己多嘴,悄悄闭了嘴。

陆明玉轻轻喊了一声:“绮云。”

千言万语涌到嘴边,无从说起。胸膛里激荡的情绪,最终化为一抹绚烂的笑意,在黑眸中熠熠生辉。

十五岁的她,肤白胜玉,乌发如瀑。

长眉凤眼,黑眸红唇,冷艳明媚,英姿飒爽。

此时灿然一笑,令百花羞惭群芳失色。

绮云心中油然而生一股骄傲之情:“小姐真美。过两日进宫赴宴,小姐定能艳压群芳。”

宫宴?

陆明玉略一皱眉,脑海中闪过久远的记忆。

大魏建朝才八年,四处打仗,并不太平。

李家在前朝是豪门望族,京城原本就是李家的地盘,经营了两百余年,说是土皇帝也不为过。

前朝一倒台,李家的家主李垣便举旗谋反,从土皇帝一跃变成了真皇帝。

一开始,李家的地盘不算大。接连打了几场胜仗,占据了几座城池后,前来投奔的“义军”渐渐多了起来,大魏朝的地盘也越来越大。荥阳军的加入,更令李家如虎添翼。

大魏占据了近半的中原,另外一半疆土,则被燕国和楚国占据。燕王是前朝武将,拥兵自立。

楚王和永嘉帝差不多,同样是当地望族,举旗自立。除此之外,还有大大小小五六股势力。

永嘉帝要成就宏图伟业,一统天下,四处派兵征伐。

论国力兵力,燕国楚国不敌大魏,私下结了盟。大魏一时奈何不得,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京城外战火连连,京城里却是一派繁华平安的盛景。

是了,这一年,乔皇后在宫中举行赏花宴,接到请帖的京城贵女们,无不欣喜激动。

她的亲爹荥阳王位高权重,深得永嘉帝器重。她是荥阳王唯一的亲生女儿,自然也接到了宫宴的帖子。

绮云眼中燃烧着八卦之火,兴致勃勃地低声说道:“宫中几位皇子殿下都到了婚配之龄。听闻皇后娘娘举办宫宴,是为了选皇子妃。”

“以小姐的家世美貌,定会大放光彩。”

绮云越说越激动:“五皇子今年才十岁,暂且不提。大皇子前年就娶了皇子妃,二皇子和三皇子都已十六,四皇子十五岁。正是选妃之龄。”

“小姐可别错过这等好机会。三皇子殿下对小姐……”

陆明玉眸光一闪,神色淡淡地打断绮云:“我和三皇子只见过几面,半点不熟。”

这一生,她绝不会再和那个狗男人有半点牵扯。

绮云咧咧嘴,一脸“我懂我懂”的笑意:“是是是,小姐和三皇子殿下没有半点瓜葛,奴婢多嘴。”

陆明玉:“……”

这种事,越描越黑。

陆明玉也不解释了,转身便要迈步。

就在此时,陆府的大管家陆甲亲自来禀报:“启禀四小姐,三皇子殿下前来拜会。”

……

李昊来了!

他还敢来见她!

压抑在心底的愤怒骤然化为汹涌的火焰。

陆明玉霍然转身,一双眼眸似在燃烧:“他来做什么?让他滚!”

丁管家:“……”

绮云:“……”

陆明玉深呼吸一口气,将心头旺盛的火苗稍稍按捺下去,声音异常冰冷:“去告诉李昊!荥阳王领兵在外,二哥也不在府中。陆府里皆是老弱妇孺,不便招呼贵客。让他走!”

绮云咳嗽一声,委婉地提醒:“前些日子,小姐和三皇子殿下约好了今日一同骑马春猎。三皇子殿下是应约而来。”

永嘉帝以武建朝,经常亲自领兵出征。几位皇子皆擅长骑射。

生逢乱世,前朝女子那些“贤良淑德”“柔顺贞静”的规矩,也被摈弃。如今的大魏朝,尚武成风。

少女们闺阁相聚,不仅有琴棋书画,还会比一比射箭骑马。三五成群相聚出游,一同骑马狩猎,亦是等闲常事。

陆明玉天生神力,自少习武,号称荥阳军高手的义兄陆非,在她手下撑不过百招。

她惯用的武器是一把以玄铁混合精铁打制的重剑,剑名抱玉。那柄剑比普通的剑长了三寸,重了一倍。在她手中轻如羽毛,势如惊鸿。

不过,这些只有家人知晓。在外人面前,陆明玉将神力收敛五分,身手只露三成。

饶是如此,她偶尔出手,京城贵女们也不是她的对手。

她和李昊的“孽缘”,起源于两年前的一次偶遇。

那一年,十三岁的她,骑着心爱的宝马,背着弓箭随兄长陆非去打猎。半空中一只雄鹰飞过,她眼眸一亮,迅疾拉弓射箭,

长箭划破长空,射中了雄鹰的咽喉。

雄鹰直直掉落。

她满心快意自得,策马去捡拾猎物。没曾想,一个骑着黑色骏马的玄衣少年也骑马过来了。

那只鹰中了两箭。一箭在咽喉,另一箭贯穿了胸膛。都是致命的箭伤。也不知是哪一箭先射中。

玄衣少年翻身下马,站在她面前,英俊的脸孔在阳光下似会发光一般:“我和姑娘一同射中了这只鹰,说来也是有缘。我便将这只鹰让给姑娘了。”

她年少气盛,嗤笑一声:“谁要你让了。”

她随手从箭囊里抽出箭,举弓便射。在众人惊愕的呼声中,长箭流星般射中高空的一只鹰。倒霉的鹰直直掉了下来。

百米之外,一箭穿喉!

玄衣少年目中骤然闪出光芒,定定地看着她:“姑娘箭术如神,力气更是惊人!”

她挑眉一笑:“这只鹰也送你了。”

然后,她翻身上马,策马离去。

玄衣少年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身影远去,目中光芒闪动,薄唇微扬。

后来,她才知道,狩猎时偶遇的玄衣少年,竟是大魏朝的三皇子李昊。

李昊刻意结交义兄陆非,正大光明地出入荥阳王府,和她也渐渐熟悉。

这样一个英俊出众的少年时时出现在眼前,看着她的目光总是那样明亮专注。春心萌动情愫渐生,简直是必然的事。

后来,她嫁给李昊,陆家理所当然地站在了李昊身后,成了李昊争夺储位最有力的支持者。

再后来,李昊坐上龙椅,又是怎么对她,怎么对陆家人的?

他被亲娘挑唆,对她生出疑心,有了别的女人,明里暗里出手对付打压陆家人。荥阳军最盛的时期有六万士兵,到了永熙年间,只剩两万。

旧疾发作离世前,他没将皇位传给儿子,而是传给了胞弟。

其中有苏太后哭诉哀求之功,也是因为,他不信任她。他怕年幼的儿子继位后她摄政揽权,怕陆家篡位。

十三岁相遇,十六岁成亲,夫妻七载。

十年情意,最终敌不过皇权相争的残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