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前尘

簪头凤 第一章 前尘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小说:簪头凤 更新时间:2021-10-29 06:26:34
大魏永盛三年,岁尾。长春宫。很明亮的火烛,将寝室里照得亮如白昼。不知道何处来了一阵风,烛火摇弋没准,在洁白的墙壁上投下飘忽不定没准的阴影。躺在凤榻上的陆皇后面色晦暗,猛然干咳几声,扭头吐出一口血。宫女绮云梗咽着以帕子接住黑血:“娘娘……”陆明玉按耐长春宫。。...

簪头凤

推荐指数:10分

《簪头凤》在线阅读

大魏永盛三年,岁末。

长春宫。

明亮的火烛,将寝室里照得亮如白昼。不知何处来了一阵风,烛火摇曳不定,在洁白的墙壁上投下飘忽不定的阴影。

躺在凤榻上的陆皇后面色晦暗,猛地咳嗽几声,转头吐出一口血。

宫女绮云哽咽着以帕子接住黑血:“娘娘……”

陆明玉按捺下心头的翻涌,深深看了绮云一眼。

绮云的泪水滑落脸颊,迅速将帕子扔进了一旁的火盆里。片刻间,帕子被旺盛的火苗吞噬,化为灰烬。

小小胖胖的儿子趴在床榻边,死死攥着她的手,涕泪满面:“母后,母后!你不要死!不要扔下琰儿……”

琰儿,母后也舍不得你。

母后不能让你知道,半个月前你高高兴兴捧来母后最爱吃的点心里,被人下了毒药。

下毒之人,窥准母后绝不肯令你背负毒杀生母的恶名,中了慢性剧毒后,宁可受尽毒发的痛苦慢慢离世,也不会说出真相。

陆明玉伸手摩挲着儿子的小胖脸,为五岁的儿子擦去眼泪。吃力地吩咐:“绮云,你抱着琰儿出去。”

死后模样难看,别吓坏了琰儿。

忠心耿耿的绮云,哭着在床榻边磕了三个头,红着眼眶将哭闹不休的琰儿抱了出去。

前朝天子荒~淫~残~暴,无德无道,民乱四起,蠢蠢欲动的各路豪雄纷纷揭竿而起,逐鹿中原。

她的亲爹陆临是前朝武将,领着五万荥阳军奔赴京城勤王。赶到京城时,京城已被一路谋反的豪雄所破。乱民和士兵们冲进了皇宫,宫人尸首处处,整座皇宫都被鲜血浸透。

昏君被人一刀斩首,皇子公主嫔妃被杀得干干净净。就是想勤王,也找不到人了。

陆临含愤之下,领兵将这一路豪雄杀了大半。然后,在一众武将的拥护下,自立为荥阳王。

群雄混战,势力弱小的,要么“投奔明主”,要么被彻底剿灭。荥阳军贵精不贵多。陆临没有做皇帝的野心,一番考虑斟酌后,领兵投奔了李家。

李家是前朝豪门望族,根深叶茂。家主从起兵之日起,自立新朝,国号为魏,年号永嘉。

永嘉帝雄才大略,颇有明主之相,对投奔自己的荥阳王信任器重。

永嘉帝有五子二女。

三皇子李昊骁勇善战,高大英俊,对她一见倾心。

十六岁那一年,她嫁给李昊,做了三皇子妃。

三年后,李昊被封太子,她也成了太子妃。永嘉帝死后,太子继位,年号永熙。她被册封中宫皇后,入主椒房殿。

那一年,她二十岁,已有了身孕。

岁末之日,她生下儿子。永熙帝大喜,当即下旨立了储君。

隔年,柔美动人的苏贵妃进了宫。苏贵妃是苏太后嫡亲的娘家侄女,儿子坐上龙椅后,苏太后迫不及待地令娘家侄女进宫做了贵妃。

之后,苏太后姑侄种种令人恶心的手段伎俩层出不穷。

她和永熙帝夫妻离心,也成了必然。

她生性磊落坦荡,不屑和惯爱装可怜以眼泪做武器的苏太后苏贵妃较劲。

苏贵妃梨花带雨哭哭啼啼地往她身上泼脏水,她二话没说,给了苏贵妃两巴掌,将楚楚可怜的苏贵妃扇成了猪头。

在苏贵妃的尖叫呼痛声中,她一字一顿地说道:“本宫不要的男人,你只管拿走!以后不准再来椒房殿!”

眼角余光瞥到永熙帝瞬间阴沉扭曲的黑脸,她心中十分快意。

曾经恩爱的一双夫妻,彼此关系降到冰点,形同陌路。

永熙三年,永熙帝旧疾复发,不治身亡。临终前,永熙帝留下遗旨,令胞弟吴王李昌继位。待太子成年大婚后,还政于太子。

她没能见永熙帝最后一面,只看到了这道遗旨。那一刻,她恨不能让这个狗男人再死一回。

新继位的永盛帝,表面对她这个寡嫂恭恭敬敬,实则心存龌蹉。被她一脚踢废了龙根。永盛帝躺在龙榻上养了半个月,才勉强下榻。

至此,永盛帝恨她入骨。

阴毒的永盛帝,和恶毒的苏太后合谋,利用年幼的太子,令她身中慢性剧毒。

陆明玉扯出一抹讥讽的冷笑。

李昊!

这就是你信任的亲娘和胞弟。你死了不过三年,他们就迫不及待地谋杀你的发妻,要永远占据你的皇位!

真希望你在地下睁开狗眼,清楚地看到这一切。

……

门忽地被推开。

在宫中,胆敢直接推开这扇门的人,唯有苏太后一人。

陆明玉躺在凤榻上,冷冷地看着出现在床榻上方的脸孔。

苏太后一把年纪了,保养得当,看着还如三十多岁的妇人,柔弱美丽,天生一副惹人怜惜的模样。

一张口,声音更是柔婉悦耳:“陆氏,阿昊病逝三年了。他生前最喜欢的就是你,你今日合眼去了地下,正好夫妻团聚。”

惺惺作态,令人恶心。

如果不是因为眼前这个阴险恶毒的女人,她和李昊不会走到夫妻反目的地步。

陆明玉的声音冷如寒冰:“李昊再不好,对你这个亲娘却是孝顺至极,无一处不好。你的所作所为,对得起他吗?他日到了九泉之下,你有什么脸见他!”

苏太后神色一僵,面色难看,看着陆明玉的目光阴沉不善:“哀家这么做没有错!陆氏野心勃勃,处处和皇上作对,妄图左右朝政。你一死,陆家就没了主心骨。皇上就能彻底掌控荥阳军,朝堂便也安稳了。”

“皇上和哀家立过誓,等琰儿长大成人,一定会将皇位传给琰儿。哀家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李家天下,为了琰儿……”

“你让琰儿背负毒杀生母的罪行,这就是为了琰儿好?”陆明玉毫不客气地揭了苏太后伪善的脸皮:“这里只你我两人,你装模作样给谁看?”

苏太后死死盯着陆明玉,目中流露出浓浓的憎恶和恨意。

陆明玉恨她这个婆婆,她也从未喜欢过陆明玉。

她只有两个儿子。做亲娘的,依靠儿子有什么不对?

可是,她的儿子自遇见陆明玉之后,一颗心就都放到了陆明玉的身上。陆明玉过门后,儿子眼里心里只有媳妇,她这个亲娘倒被排在了儿媳之后。

她如何能忍?

儿子是她的,应该孝顺她这个亲娘,一切都该听她的。

她用尽手段,令夫妻心生隔阂终至反目。儿子英年早亡,她每日在床榻边哭诉,终于令儿子改变心意,让胞弟继承皇位。

陆明玉身后有陆家,要将陆家连根拔除不是易事。

好在陆明玉就快死了。

陆明玉冷然回视,字字如箭,直刺苏太后的心肺:“没有陆家的支持,轮不到李昊做太子。”

“我陆家上下,从未对不起你们母子。我陆明玉为儿媳,从无错处。当年为了太子之位,你对陆家百般笼络,对我处处示好。”

“我嫁给李昊之后,你暗暗嫉恨我们夫妻情深,不时挑唆。以卑鄙的手段算计自己的儿子,令苏柔那个贱~人进宫。最终令我们夫妻离心反目。”

“李昊病重离世,原本打算令琰儿继位。你唯恐我揽权摄政,一番哭诉哀求,令李昊改了主意,将皇位传给了李昌那个蠢货!”

“李昌没能耐,色胆倒是不小。李昊尸骨未寒,他就对我起了色心,给我下了迷药……”

苏太后再也维持不住冷静,扭曲着脸孔怒喝:“闭嘴!”

陆明玉冷笑着说了下去:“果然,此事你也知道。你一直恨我这个儿媳出身高贵,恨不得折辱我。李昌意欲凌~辱寡嫂,你只做不知。”

“可惜,你们母子都小瞧了我。我便是中了迷药,力气不及平日三成,也能一脚踹废了李昌。”

“这三年,李昌假惺惺地为兄守孝,没召嫔妃侍寝。不是他不想,是不能吧!”

“李昌只有一个女儿,想生儿子继承皇位也成了空想。这皇位,永远都是我儿子的。”

苏太后太阳穴突突直跳,面容狰狞,目光凶狠得要吃人一般:“陆明玉!你给我闭嘴!你就是有千般能耐,也快死了。”

说着,苏太后目中露出快意和狠毒,口中溢出得意的冷笑:“一个将死之人,还能做什么?”

是啊,真有些遗憾,不能亲眼看着儿子长大成人,不能亲眼看着儿子坐上龙椅。

陆明玉目中露出些许遗憾,嘴唇动了动。

苏太后下意识地俯下身子。

一柄利剑不知何时出现在陆明玉手中,寒光一闪,刺透了苏太后的胸膛。喷射出的温热鲜血,飞溅至床榻各处。

苏太后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重重往后倒去,气绝身亡,犹自睁着一双不瞑目的眼。

陆明玉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慢慢合上眼。

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这一生,太过短暂,有过无数的悔恨和遗憾。

如果有来生,她一定要睁亮双眼,绝不会被所谓的情爱迷昏头,绝不会再踏入火坑。

如果有来生,她要以利剑,保护自己的至亲家人。

如果有来生……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