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6章 我靠!中招了~
她第一反应时是中招了,怕是那小崽子趁她不备又下药……可一转念一想,她堂堂药王谷首席大弟子,什么样的毒能逃脱她的法眼?魏沐谦也吓了一大跳,跟出一看凌子岺扶着竹子弓腰咳得正难受啊,不由得细思跑过去的扶住她,慌忙问着:“怎么了?很难受啊吗?”凌子岺左右将魏沐谦端着刚熬好的糖水进来,看见凌子岺明显憔悴的脸色,忍不住沉了沉眼眸,将糖水放在一旁。。...

她第一反应就是中招了,怕是那小崽子趁她不备又下毒……可转念一想,她堂堂药王谷首席大弟子,什么样的毒能逃过她的法眼?

魏沐谦也吓了一大跳,跟出来一看凌子岺扶着竹子弓腰咳得正难受,不由细想跑过去扶住她,急急问道:“怎么了?很难受吗?”

凌子岺大约将晚饭都吐了个干净才喘匀这口气,在魏沐谦的搀扶下腿软脚软地回到房间,躺到床上一觉睡到了第二日中午,醒来还是浑身难受。

魏沐谦端着刚熬好的糖水进来,看见凌子岺明显憔悴的脸色,忍不住沉了沉眼眸,将糖水放在一旁。

凌子岺胸口闷得厉害,刚想叫魏沐谦将房间窗户打开透透气,就听到了白芨和菘蓝的声音,这对绝世好兄弟怎么有空到这里来了。

白芨和菘蓝两人算得上是凌子岺在药王谷为数不多的心腹之一,他们两人一同入谷,又一同常伴凌子岺身侧,白芨武功尚佳脾气却有些急躁鲁莽,菘蓝沉稳内敛却有些优柔寡断,两人一刚一柔倒是相得益彰,平日里相处更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竹园,白芨唤了两声“师姐”,听不到凌子岺回应,还以为人出去了不在家里,正打算转身离开时,就听到一连声的咳嗽声从竹园的某处房间传出来。

白芨率先身影一闪,快步朝凌子岺的房间奔去。与房间里正准备开门的魏沐谦差点撞在一起,白芨眼露凶光,如铁攥的手指闪电般扼住魏沐谦的咽喉,狠声道:“早就警告过你,敢动她一根汗毛,老子活劈了你!”

魏沐谦被掐的眼前阵阵发黑,紧攥的拳头让指尖狠狠戳进掌心,才勉强撑着一口气不让自己晕厥过去。

“住手!”

一道内力劲风袭来,快的叫人看不清。白芨手腕吃痛,半条手臂麻木起来,不由自主地松开了魏沐谦。

“师姐!”

随后进屋的菘蓝没理会门口斗鸡一般的两人,几步走到床榻边,盯着凌子岺略微发白的脸色怔了一下,伸手去抓她的手腕作势探脉。

白芨见菘蓝给凌子岺探脉,以为她内伤又复发了,也急的推开眼前碍事挡路的小崽子,扑到床榻边去抓凌子岺的另一条手腕。

他们本就出身药王谷,寻常的医理自不在话下,再加上自古医毒不分家,药王谷的弟子出去后哪个不是杏林高手。只是……

只是,白芨和菘蓝两人屏气凝神探脉半天,脸色凝重不说,还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谁都不敢确定,又谁都怀疑对方医术似得。

凌子岺被他们两人古怪的神情弄懵了,她自己也是医药高手,怎么察觉不出自己快吹灯拔蜡,呜呼哀哉了,莫不是自己五识衰退,连感官都衰退了。

魏沐谦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从小习惯在屋檐下察言观色的他,自然也嗅到了那两个男人之间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半响,凌子岺终于忍不住了,张口骂道:“你们两个哑巴了?哭丧个脸给谁看啊?是死是活给个话啊?即便我要死了,也是有时间给你们分分家当的,用不着你们在我这儿惺惺作态……”

这厢凌子岺还没骂完,那边白芨和菘蓝齐齐松开凌子岺的手腕,竟不约而同往后退了一步,仿佛凌子岺的病会传染着急避嫌似得。

只有魏沐谦到底是个孩子,忍不住上前半跪在床边揪住滑落一边的被角,低低喊了一声“师父?”

凌子岺更郁闷了,也不再问白芨和菘蓝,径自抬起右手并起手指搭在左手手腕的脉络上,自己给自己探脉。

不探还好,一探吓得她自己都浑身一哆嗦,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又去重新搭脉。原本带着病容的苍白的脸上竟然不知为何泛上一丝红晕,凌子岺呆滞了好一阵,才恍然回神,她的脉象……她……她怀孕了。

白芨和菘蓝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他们早前就知道凌子岺与顾赫言已经决裂,凌子岺退出暗杀组,在竹园藏头露尾隐居了两个月。今日他们就是闲暇无事,又思念师姐的紧,才巴巴的跑来看她,没想到竟被他们撞见这么一桩大事件。

白芨和菘蓝在确诊脉象时,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他们药王谷的二师兄,当今大渊国的皇上顾赫言。师姐怀了他的骨肉,那么以后是不是……

还没等两人脑补完情节,凌子岺就一把掀开被子,只穿着中衣就下了床趿着鞋子走到书案桌前,取了笔墨纸张就开始书写。

魏沐谦不嫌事大地赶紧凑过去,他虽然不知道师父得了什么病,但看师父的样子应该是在开药方,那他该跑快一些去镇上买药。

白芨和菘蓝也疑惑地凑过去,以为凌子岺要书信给顾赫言,毕竟这种事情孩子的父亲有知情的权利。

可当两人在看到铺开的白纸上一行熟悉的字体时,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气,那白纸笔墨未干,赫然写着:滑石一十八钱,冬葵子一十五钱,干草三钱,藏红花二十钱,夹竹桃一十三钱,麝香……

凌子岺一气呵成写完,将墨迹未干的纸张递给一旁的魏沐谦,谁知还不等魏沐谦去接,菘蓝就一把将药单子劈手夺走,“师姐不可,你的内伤严重,不能用阴寒药物……”

白芨一看平时老实的菘蓝都急眼了,也顾不得后果噗通一声就给凌子岺跪下了,“师姐生下来吧,我白芨给你养着。”

菘蓝顿觉头疼,扭脸狠狠剜了白芨一眼,蠢货!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么!

凌子岺微微眯了眯好看的桃花眼,电光火石间已经一掌劈向跪的正气凛然的白芨,在她出手的那一瞬,菘蓝就已经察觉大事不好,箭步上前挡在白芨身前,硬生生受了凌子岺雷霆般的一掌,心肺惧裂口吐鲜血,险些眼前一黑晕过去。

“菘蓝!”

白芨吓了一跳,把菘蓝搂着怀中,手起指落迅疾封了他的穴位,抚上菘蓝的手腕搭脉,真气激荡逆行,脉象混乱,时沉时浮,这一掌造成的内伤不轻,恐要养些时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