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江参将

斋芳事 第二章 江参将

作者:绵绵花瓞 小说:斋芳事 更新时间:2021-10-29
“好,是蛮子,快躲出来,”吴老大向侧面听了一声,脸色狠狠地一变,蛮子是游牧民族,为了提升战斗力,增大战马的损失,特制了马蹄铁,不但跑在雪地上声音小,对马蹄也作用非常大保护作用。吴老大话语未落,这支箭刺破风声,一声惨叫,打中了一个因脚镣手镣太笨重而吴老大话语未落,一支箭划破风声,一声惨叫,射中了一个因脚镣手镣笨重而未来得及跑的犯人,肚子上的血汩汩地往外冒,接着又有些犯人被射中。。...

斋芳事

推荐指数:10分

《斋芳事》在线阅读

“不好,是蛮子,快躲起来,”吴老大侧身听了一声,脸色狠狠一变,蛮子是游牧民族,为了提高战斗力,减小战马的损失,特制了马蹄铁,不仅跑在雪地上声音小,对马蹄也起到极大保护作用。

吴老大话语未落,一支箭划破风声,一声惨叫,射中了一个因脚镣手镣笨重而未来得及跑的犯人,肚子上的血汩汩地往外冒,接着又有些犯人被射中。

蛮子的箭矢阴狠,射中目标,箭头上特制的钩便会紧紧抓住血肉,若不及时拔出,等箭头发作一处,拔出时如敲骨吸髓一般。

姜斋几人因在队伍的最末处,及时找到了一块可以遮挡三人的雪石,看着不远处被射中却满眼不甘,挣扎着往这边爬,姜斋垂下头,她知道没救了。

刺眼的红铺了一地,红与白的交融格外令人心惊。池景芸和姜容都不忍转过了头。

那些蛮子并没有把这一行人放在眼里,只狠狠地抽马疾驰,仿佛身后有洪水野兽一般。

一只凌厉的箭矢从蛮子身后穿破迅烈寒风射出,长了眼似的,从蛮子后脑至,眉心未有丝毫偏差,接着几只箭矢簌簌而过,只射中马匹,但也足够了,那几个蛮子从马上摔下来,挣扎着想要起身逃离,脖子上已经被刀架住了。

风雨中,姜斋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只见红鳞似血。

一举一动,都带着迅疾有序,仿佛经过千百次锤炼,簌簌而下的风雪落在红鳞不见踪影。

一高头大马缓缓上前,劲建的马蹄踏在雪地上,穿了一身更红的鳞甲,但更暗沉,三四十岁的样子,很儒雅的样子,像一个斯文的秀才,可手里那一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弓和冰冷的眼睛,让人知道他并不是一个读圣贤书的

那人拉了拉缰绳,眼神冰冷而淡然,仿佛在欣赏他们苟延残喘。

“参将,就地格杀还是带回去,”右边一位将士询问。

参将,姜斋在漫天风雪中听到了这个词,她快速想了想在军中职位,正三品,姜斋眼神亮了一下,眼神穿过漫天风雪,细细打量。

听到询问,江参将并未开口,反而眼神凌厉一扫,仿佛发现了姜斋的打量,周围气势一变,那些将士低下了头,跪在了地上的役卒头埋得更低,囚犯和那些蛮子则开始瑟瑟发抖。

姜斋被视线扫射,并没有害怕或移开视线,姜斋在现代是军医,见过多少气势逼入的首长,反而与他对视了几秒,感觉到池景芸拉了拉衣袖,才轻轻低头颔首。

姜斋感觉那视线又打量了自己一番,又淡淡收了回去。

“拴在马后,是死是活看天吧。”

“是,”整齐划一,明明没几人,却喊出了气势如虹的声势。

江参将扫了一眼已经从遮蔽物出来的一行人,那只轻飘飘的一眼,却让吴老大那些常年在昭狱跟穷凶极恶的犯人打交道的心神一凛。

吴老大匆匆几步上前,“大人,我们是押送犯人的官差,这是我们的令牌文书,”吴老大弓着腰,小步上前,恭敬地呈上信物。

旁边亲兵拿过仔细对照,然后双手奉上,江参将略一摆手。

“回营,”一声轻喝,打马离开,一行人毫不拖泥带水地调转马头,马蹄远去,仿佛从未来过,只有茫茫雪地上的温热尸体和马蹄印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老大,那就是焰麟军?”一个役卒问道。

“是啊,就是因为有他们,我大昭不失一寸国土,”吴老大望着那个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可真厉害,”役卒也望着那个方向。

听了这话,吴老大脸色意味不明,“继续上路吧,”吴老大收回视线。

役卒又开始挥舞鞭子,一行人继续上路。

“阿斋,怎么了,被吓到了?”池景芸脸色发白,显然被吓得不轻,可也紧紧地攥着姜容姜斋的手。

“二嫂,我没事,”姜斋低下头若有所思。

一行人走到山腰处,那里气温较高,有灌木丛生长。

“就在此处休整,明日一早上路,”吴老大扫视四周后便下达命令。

“老大,这儿?不是让我们尽早走出雪山吗,”张老三问道,他想早点赶路早点到,拿了赏钱回盛京逍遥快活,也能早点看到看到那些世家小姐沦为妓女都不如的军妓,他在盛京还有一份赏钱要拿呐。

“现在不必了,之前收到消息说雪山附近出现蛮子,焰麟军来了,那些杂碎跑不了,”吴老大恨恨地说,吴老大弟弟死在了蛮子手里。

夕阳残照,黄昏降临,金灿灿的光铺洒了一天一地,脸上也有了几分流光溢彩的美,张老三看着坐在地上吃饼馕的三个女子,舔了舔嘴唇。

“六妹,这给你,”一个白净的馒头递给了姜斋,谁能想到,姜家少夫人和小姐,如今对一个馒头视若珍宝。

姜斋看了看池景芸,发现隐藏在发丝间的一个小银簪子没有了,姜斋心中五味杂陈。

这一路走来,姜斋不是没想过一走了之了,但是池景芸和姜容这一路上的照顾,苦苦坚持,其实对未来的路都心照不宣,但这两个柔弱的女子却把自己作为生命中的最后一份支撑。

她们想让我活,这是前世从没有体会到的一份感动。

“今晚要在这过夜,你们三个谁跟我去捡柴火,”张老三摸着下巴走了过来,淫邪的眼睛转了个圈。

池景芸紧攥着拳头,从嘴里吐出几个字,“官爷,我们不能随意离开,况且……”

“废话少说,我跟着,看谁跑得了,”张老三打断道,阴沉的眼睛像毒蛇发出的毒液。

池景芸看了看姜斋和姜容,咬着下唇,仿佛怕恐惧从喉头跳出来,闭上眼,准备起身。

“我去,”一道声音响起,长时间的跋渋让原本清脆的声音嘶哑,却无法让人忽视其中的坚定淡然。

“六妹,不行,不可以,”池景芸眼眶一下通红,从地上颤抖地站起来,因为起来得太快,差点摔倒,她紧紧地攥住已经起身的姜斋的衣袖。

“二嫂,没关系的,捡个柴火而已,我们刚刚走过的不远处就有一片小树林,”姜斋轻轻地安慰道,脸上挂着纯真无邪的笑容,可心里已经暗暗做了决定。

这个张老三一路上下绊子,方才为了躲避蛮子,竟把一个犯人推出去占了他的位置,害他惨死,即使是囚犯也不该被张老三宣告死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