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谁是猎物

斋芳事 第三章 谁是猎物

作者:绵绵花瓞 小说:斋芳事 更新时间:2021-10-29 16:34:19
池景芸含着眼泪直摇摇头,姜容红着眼眶还很想说什么,姜斋握了握池景芸的手,给了她一个安抚笑容,眼中的光坚定地自信,莫名的感觉的池景芸松了手。“五姐,你照料着嫂子,”姜斋拉了拉忍着着眼泪的姜容,向她点了点点头,那眼中的坦荡处之,是姜容从来也没没见过的,是与堂妹也没“五姐,你照看着嫂子,”姜斋拉了拉强忍着眼泪的姜容,向她点了点头,那眼中的坦然处之,是姜容从未见过的,是与堂妹没有过多相处吗?。...

斋芳事

推荐指数:10分

《斋芳事》在线阅读

池景芸含着眼泪直摇头,姜容红着眼眶还想说什么,姜斋握了握池景芸的手,给了她一个安抚笑容,眼中的光坚定自信,莫名的池景芸松了手。

“五姐,你照看着嫂子,”姜斋拉了拉强忍着眼泪的姜容,向她点了点头,那眼中的坦然处之,是姜容从未见过的,是与堂妹没有过多相处吗?

“行了,商量好了就走,”张老三阴测测地说道。

此刻霞光大作,整个天地都被铺上了落日的余辉,如沐圣洁,令人心神一阵涤荡,可再如何透彻也洗不净这世间的罪恶与龃龉。

姜斋跟着张老三去了一片矮树丛,“你去那边,”姜斋顺着张老三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树丛深处。

姜斋心里好笑了一声,那就看谁是猎物吧,毕竟这里有蛮子出没!

看着姜斋往里走的身影,张老三眼睛滴溜转了转,摸了摸稀疏的八字胡,嘴角勾起令人恶心的弧度。

张老三也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看着正在捡柴火的姜斋,张老三摸着下巴打量:小是小了点,但那皮肤瞧着不错,那双大眼睛哭起来一定很爽!

张老三慢慢靠近姜斋,两只手向前,可总在要碰到的一瞬间,姜斋闪身离开,几次下来,张老三没了耐心。

又一次姜斋避过,张老三露出凶狠的面目。也不掩饰了,直接说道,“死丫头,劝你识相点,让大爷好好爽一把,不然有你和那两个女人受的。”

姜斋站在背阳处,看不清表情,只听见一阵很冷静的话说出:“这不合律法吧。”

“大爷我在这就是律法,”说着又要扑上去,距离缩短一些,张老三才看清姜斋的神色:像风雨欲来的大海那么平静。

张老三心里涌上一丝异样,但也一闪而过。

姜斋左避右删,把那张老三跑得团团转,张老三被激得怒从心起,心也更痒痒,看着姜斋退无可退,一下扑上去。

姜斋定住,一脚踢了上去。

“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张老三趴在地上满脸不可置信,随即恼怒地瞪着姜斋,挣扎着爬了半天也没趴起来。

姜斋慢慢走近,看着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张老三,那眼神没有丝毫温度。

张老三看着气势惊变的女孩,心里莫名害怕,方才的异样感觉又回来了,强迫自己直视姜斋的眼睛,发现姜斋挂着讽刺的笑。

“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我出了一点事,你和那两个女人一个也别想跑,”张老三僵硬地说,手指不可控地微微颤抖。

听了这话,姜斋微微一笑,“雪山附近蛮子出没,你与其搏斗,却不幸,”姜斋停顿了一下,笑了笑。

“因公殉职,”姜斋一字一顿说道。这个张老三一路上处处克扣,时不时发难,二嫂和五姐在他手上吃了不少亏,还有因他而死的囚犯,今天即使他不死,也得让他终身难忘。

姜斋拿出了在上个城镇千方百计拿到的银针,张老三脸上终于露出惧怕,嘴里却一直谩骂,姜斋充耳不闻。

将银针一一放在了张老三几大疼穴上,封了嘴里满是污言秽语和威胁的张老三的哑穴。

做完这些,姜斋坐在干木柴上思索怎样不受牵连,耳朵一动,突然听到一声轻响。

“谁,出来!”凌厉中带着肃杀。

只见一人半坐半卧在一块石头上,那人所在的地方极其刁钻,别人很难注意到他,他却能清楚看见周围发生的事。

姜斋看去,暗暗心惊,是那个江参将。

身着焰红鳞甲,尸山血海的渗浸,让鳞甲有一点暗红,他坐在地上,腿上盖着一件大裘,低垂着眼眸看不清神色,不显狼狈。

“你可知,这是死罪,”江参将抬眸,眼神如厉箭一般射出。,《大昭律七罪》流放或被押送的犯人,反抗、逃跑以及伤害官差,可就地格杀

“我知,所以处处忍耐,”姜斋神色平静,脑子却已百转千回。

那参将看了看在地上疼苦得想要打滚的张老三,未说话,可在那沉默中,姜斋感受到了江参将的淡淡嘲讽。

张老三发出的呜呜声,显得小树林更加寂静。姜斋脑子飞快转动着,眼神一闪,想到了什么。

“参将是否风湿犯了,已经走不得路了,”姜斋出声,打破了树丛里的寂静。

那参将听及此,眼神忽的一变,半掩的眼帘闪过惊诧和杀意,一军之参将的致命弱点居然被一个外人知道,不管如何得知,她是不能留了,军中也该好好排查。

江参将缓缓将头抬起,手指微动,弓弦在黑暗中发出一线莹白的光。

姜斋知道那参将想做什么,便放出筹码。

“参将,您是大昭的守护神,身为大昭人自不会害你,方才见您在马上杀敌关节挛缩,如今又见您这般,便猜测您有风湿,如今两条腿是否无法动弹?”姜斋眼神不躲不闪地望着江参将,眼底坦荡。

“哦,我腿是不能动,你想干什么,”江参将半眯着眼,眼里带着不以为然和嘲讽。

“我能让您现在就站起来,往后即使不能完全痊愈,我也能让您减轻痛苦,”姜斋直视着江参将,眼神清明令人信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