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合欢果

娘娘今天在干啥 第一章合欢果

作者:夏里i 小说:娘娘今天在干啥 更新时间:2021-10-29 19:45:46
“哎呦,我的小祖宗啊,怎么一会儿的功夫看不见,你就上树了?”李老嬷嬷仰着脖子望着差点儿儿踹踩空的盛清欢,在合欢树下急得来回跺。“赶紧下去吧祖宗,你是想吓死乳娘吗?”听见李老嬷嬷的话,盛清欢忙出声抚慰道,“老嬷嬷,你看见那颗果子了吗?我摘到它就下去“赶快下来吧祖宗,你是想吓死乳娘吗?”。...

“哎呦,我的小祖宗啊,怎么一会儿的功夫不见,你就上树了?”

李嬷嬷仰着脖子看着差点儿一脚踩空的盛清欢,在合欢树下急得来回跺脚。

“赶快下来吧祖宗,你是想吓死乳娘吗?”

听到李嬷嬷的话,盛清欢忙出言安抚道,“嬷嬷,你看到那颗果子了吗?我摘到它就下来!”

“你可当心些!”

李嬷嬷是又担忧又着急,但也没再开口劝说盛清欢,只是冲着一旁的小李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盯着些,免得盛清欢一个不小心从树上跌下来。

“嬷嬷放心吧,我看着娘娘呢!”

说话间,盛清欢已经踮起脚伸手抓住了那条枝丫,把整棵合欢树上唯一的果子给摘了下来。

“嬷嬷,你看!”

盛清欢握着果子冲着树下站着的一片儿人展示了一圈,这才提着裙摆一步一步地往下爬。

瞧着盛清欢的动作,李嬷嬷刚想张嘴说句什么,但最终也只是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娘娘,下个月就是你十五岁生辰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上蹿下跳的?”

李嬷嬷虽在数落盛清欢,但是语气里还是掩不住宠溺和爱惜。

“哎呀,嬷嬷,这不是在咱们自己的宫里嘛,又没有外人!”

“娘娘,不是乳娘想要唠叨你,而是你现在身在宫中,这四处都是盯着你想要抓你错处的人,自然得再三小心才行。”

“知道啦知道啦。”

盛清欢说着,把手里的合欢果递给了一旁的白芍,道,“收起来吧。”

作为帝师独女的贴身侍女,白芍会的自然不只是照顾盛清欢的衣食起居而已,她看着手中的合欢果,问道,“娘娘,这怕是不好保存吧?要不要吩咐小厨房入了粥给娘娘润肺?”

盛清欢却是摇了摇头,道,“收起来吧,待风干后再研磨成粉。”

“是,娘娘。”

闻言,白芍便从袖笼里掏出一方手帕,将那颗合欢果仔细包了起来。

“白薇,伺候娘娘沐浴去吧。”

李嬷嬷一边用帕子替盛清欢擦额角的汗,一边吩咐道。

“是,嬷嬷。”

沐浴完后,盛清欢屏退了众人,躺在床上,望着拢住床架的鲛绡纱帘,无奈地撇了撇嘴角。

两年了啊,从穿越过来到现在已经整整两年了。

好在这具身体晚熟得很,到如今还未来葵水,因此才躲过了侍寝。什么?皇上莫非对尚未发育完全的幼女有特殊癖好?不不不,当今圣上虽然年纪不大,可却是实打实的好君主,之所以在前岁迎了不过才十三岁的盛清欢进宫,无非就是想要钳制苏相一族罢了。

前岁,先皇突然重病,年仅十三岁的太子还未来得及布置好自己的势力,先皇便骤然驾崩,年轻的新帝不得不仰仗苏相才得以安稳朝纲。

随着势力的愈发壮大,苏相已经不满足于宰相之位,于是便想将自己的嫡长孙女苏子娴送入宫中为后。

不过被新帝以国土未圆,何以成家的理由婉拒了。

苏相又岂是那种肯许善罢甘休的人?一次不行,那就两次,两次不行,那就三次。

所谓事不过三,加上新帝又着实还需要苏相的帮扶,便点头答应了。但是,新帝又怎会允许苏相一方坐大,便下旨选秀,可惜朝中官员多半为苏相的党羽,又岂会将自家的女儿送去同苏子娴争锋?

就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太后突下懿旨,着帝师盛重文独女盛清欢入宫。

盛重文虽并无官阶,但他的两个儿子却是手握实权的镇边大将军,盛清欢的身份倒也能同苏子娴两厢竞争,苏相无法,只得同意。

至于盛清欢和苏子娴何人为大,新帝曰:皇嗣为重,谁先诞下皇儿便晋封为后。

原本新帝不过才十三岁,想缓两年再迎盛清欢和苏子娴入宫的,但是苏相又不肯了,且不说苏子娴原就年长新帝两岁,已经到了适嫁年龄,更何况两年后是个什么光景谁又知道?

于是双方达成统一协议,商定盛清欢和苏子娴先入宫,同时为了公平公正,待盛清欢及髻之后方可侍寝。

当然了,这些都是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而真正的盛清欢在被赐婚半月后,不幸跌入池中一命呜呼了。再醒来,已然换了个芯子了。

想到下个月就是自己的十五岁生辰,盛清欢就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

虽然新帝容貌俊朗,气度不凡,很对盛清欢这个颜控的胃口,但是他才十五岁啊,在现代都还在九年义务教育的年纪呢,盛清欢一个二十五岁的三好女青年怎么好对一个未成年人下手,可偏偏穿到了这个十五六岁行周公之礼普遍得不能再普遍的时代里,盛清欢觉得自己除了拖字诀之外似乎别无他法了。

想到这里,盛清欢烦躁得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翻了个身。

随即,门外响起了白芍的声音。

“娘娘,可是要喝水?”

“不用。”

既来之则安之吧。

盛清欢这样想着,很快就睡着了。

白芍竖着耳朵注意着房内,见里面的确没有声音了,这才放心下来。

其实,白芍心里明白自家娘娘心中烦躁。这原本好端端地在家中当姑娘的人,突然被一道懿旨宣进宫来。即便这有滔天的富贵,可白芍自小就跟在盛清欢的身边,哪能不知道她根本就没那个心思呢。

可是,懿旨已下,即便是自家老爷也没有这个能力去抗旨不从。

只是先前自家娘娘年岁小,这才可以拖上一拖,可现如今……下个月便是盛清欢十五岁的及笄礼了,再拖不了了。

这段时间,盛清欢夜里总是睡不太好。也正因为这样,就连向来重规矩礼仪的李嬷嬷对盛清欢也宽松了许多。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