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苏子娴

娘娘今天在干啥 第三章苏子娴

作者:夏里i 小说:娘娘今天在干啥 更新时间:2021-10-29 19:45:49
盛清欢虽然性子活波,但那是在自家的地盘上才稍稍完全放松一些,而如今虽然在太后宫中,再再加有个拿自己当眼中钉肉中刺的苏子娴在一旁盯着,盛清欢脑子坏掉了才会叽叽喳喳上蹿下跳了。见盛清欢给太后请安后便坐定了,浑然视自己为无物,苏子娴心中憋闷不己。虽然见盛清欢给太后请安后便坐下了,全然视自己为无物,苏子娴心中气闷不已。但是也无从责怪,毕竟盛清欢和自己都位列妃位,并无大小。。...

盛清欢虽然性子活泼,但那也是在自家的地盘上才稍微放松一些,如今可是在太后宫中,再加上有个拿自己当眼中钉肉中刺的苏子娴在一旁盯着,盛清欢脑子坏掉了才会叽叽喳喳上蹿下跳了。

见盛清欢给太后请安后便坐下了,全然视自己为无物,苏子娴心中气闷不已。但是也无从责怪,毕竟盛清欢和自己都位列妃位,并无大小。

不过,难得来太后宫中,苏子娴自是要好好表现一番才是。

于是,便主动和盛清欢打了招呼。

“妹妹总算是来了,我......”

结果不等苏子娴说完,盛清欢便猛地站了起来,朝着太后告罪道,“太后恕罪,臣妾贪睡,没曾想来迟了。”

“你这孩子,安妃不过随口一说罢了怎还当真了?快坐下吧。”

闻言,苏子娴脸上闪过一丝难看,拢在袖子里的手握了又握,这才忍住了没变脸。

“还望妹妹恕罪,我素来是个嘴笨的,本不是这个意思。”

盛清欢一脸迷惑地看向苏子娴,“恕罪?我贪睡起晚了,和安妃姐姐有何干系?”

看着盛清欢脸上一脸懵懂的表情,苏子娴在心中冷哼一声,但是面上却不显半分。

“妹妹不怪罪就好。”

“既与你无关,我又为何要怪罪于你?”

听了这话,苏子娴差点儿吐出一口血来。饶是她道行颇高,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太后原是不想插手的,但是瞧着苏子娴被盛清欢这番毫无逻辑只求答案的话儿弄得有些尴尬,这才笑骂道,“你这孩子,下个月就满十五了,怎的还和小时候一样爱问问题。”

闻言,盛清欢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苏子娴虽然早就知道太后和盛清欢的母亲关系亲厚,所以连带着对盛清欢也极为优待,但是这一日日地瞧着太后对她温声细语地,对自己却是不假辞色,就连笑容也就偶尔才有,苏子娴这心中就越发地不平了。

天知道,苏子娴手中的那方帕子都快被揉碎了。

“回禀太后,寿康县主到了。”

“让她进来吧。”

这就是亲疏之别了。方才盛清欢进来时可并未通传呢!

当然了,在进门前盛清欢特意问过守门的小宫女,知道这殿中还有苏子娴,这才没特意让人回禀,毕竟,太后和苏子娴总不会有什么旁的事儿不该让人知道的。

寿康县主进来后,便朝着太后撒娇道,“太后舅母,我方才去小花园逛了一圈,没瞧见八大学士呢,不知道暖房里还有没有?赏我一株吧!”

因着柔安公主是先皇唯一的同胞妹妹,先皇在世时,对柔安公主也颇为优待,再加上柔安公主是个性子温和的人,未出嫁时同当时还是皇后的太后相处得也极好,所以寿康县主在宫中也算是较为受宠的。

“这可不巧了,这次暖房拢共培育了三盆八大学士,一盆摆在皇帝那儿了,另两盆给了清欢和安妃,并无多的了。”

在面上,太后对待盛清欢和苏子娴总归是一样的,并不会偏颇哪个而失了公平。

闻言,寿康县主脸上闪过一丝嫉恨。不过在太后面前她也不敢放肆,只是道,“那自然是要先紧着皇帝哥哥和两位嫂子的。”

听到寿康县主称呼自己为嫂子,苏子娴面上一红,露出一抹娇羞的笑来。

“县主若是喜欢,待会儿随我去永春宫取吧。”

“君子不夺人所爱。”

寿康县主摇了摇头,转而同太后说道,“太后舅母,到时候若有新的了,一定要给我留下一株啊!”

不过是一盆花,太后哪有不肯的,当即便应了下来。

“太后,可以用膳了。”

“嗯,摆饭吧。”

太后话音刚落,寿康县主便耐不住问道,“太后舅母,皇帝哥哥今个儿不来吗?”

寿康县主这话儿一出,殿里安静得哪怕落根针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了。

太后虽然希望皇帝后宫充盈,能够早起开枝散叶,延续皇家血脉,但并不是随便哪个女子都能入宫为妃的。至少,寿康县主并不在太后认可的名单之上。

“皇帝朝中有事儿,自不能耽搁了他。”

其实皇帝每个月初一和十五都会过来慈宁宫请安,这个习惯简直雷打不动。至于平时,得空的时候也会留下陪太后用膳。

原本皇帝今个儿也要来的,但是太后收到寿康县主递进来的牌子便着人告诉皇帝正事要紧,不用特意过来。

皇帝一问才知道寿康县主今日进宫了,对于太后不想自己和寿康县主过多接触这件事儿,皇帝也是乐见其成的。毕竟,他对寿康县主可是半点儿想法都没的。

“哦……”

寿康县主颇为失望,但还是乖乖地跟着去用了膳。

餐毕,没能见到皇帝的寿康县主和苏子娴便都闷闷地各回各家了。

至于盛清欢,则是被太后留了下来说话儿。

太后握着盛清欢的手,满脸带笑地说道,“想当初你刚出生的时候,才那么小,哭声也秀气得不行,就像只猫儿似的。没想到这转眼儿啊,就成大姑娘了。”

太后感慨完以后,便话锋一转,道,“再有一个月,你就满十五了,到时候啊,争取早些给哀家添个孙子才好!”

“太后又拿我开玩笑!若再这样,我可不敢来了。”

盛清欢心里清楚,太后待自己虽然亲厚,但绝对是比不过皇上的。所以,每每涉及到皇上,盛清欢脸上都会露出一抹娇羞的表情,次数多了,都快成条件反射了。

毕竟,嫌弃谁也不能嫌弃皇上,是吧?

若是让太后知道自己对皇上委实没有兴趣,甚至一度想要逃离皇宫,就连死遁都考虑过,大概......盛清欢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还是就此打住,再想下去没准儿就能看到自己的脑袋和身体说拜拜了。

果然如盛清欢所料想的一样,瞧着她这幅羞答答的模样,太后便十分欢喜。

当然了,太后从未想过盛清欢会嫌弃皇帝,不过是担心她年岁还小,对于男女之事尚未开窍,这才时常说上几句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