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拜神

娘娘今天在干啥 第五章拜神

作者:夏里i 小说:娘娘今天在干啥 更新时间:2021-10-29 19:45:51
盛清欢从慈宁宫出,忽尔问着,“今个儿是什么日子?”“娘娘,二月十六了。”20-300盛清欢张口,白芍便主动道,“娘娘安心,东西都了备下了。”“那我们快些回家去!”说罢,盛清欢便快跑了几步,随后想出来这但是在慈宁宫的地界儿上,便又耐着性子均速走着。不等盛清欢开口,白芍便主动道,“娘娘放心,东西都已经备下了。”。...

盛清欢从慈宁宫出来,忽而问道,“今个儿是什么日子?”

“娘娘,三月十五了。”

不等盛清欢开口,白芍便主动道,“娘娘放心,东西都已经备下了。”

“那我们快些回去!”

说罢,盛清欢便快走了几步,随即想起来这还是在慈宁宫的地界儿上,便又耐着性子匀速走着。

谁曾想才刚走到小花园,旁边的假山里便窜出来了一道黑影,吓得盛清欢忙往后退了几步。

“娘娘,娘娘救我……”

说着,那黑影匐在了盛清欢脚下。

白芍壮着胆子把灯笼往前凑了凑,发现是琉璃,这才轻声道,“娘娘,是寿康县主跟前儿的琉璃。”

“琉璃?你怎么在这儿,为何不同寿康县主一道出宫?”

“我人轻嘴笨,一时间说错了话儿,惹恼了县主,县主这才罚我在这儿……”

“既如此,那你就继续跪着吧。”

倒不是盛清欢冷血,而是她本就自顾不暇,哪里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去管别人家的闲事?更何况这琉璃跪哪儿不好,偏生跪在小花园里,这宫中上上下下谁人不知这是她回芳菲殿的必经之路?

盛清欢如今可不是两年前那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花了,自然不会傻乎乎地往坑里跳。

说罢,盛清欢便示意白芍继续走。

可是却再度被琉璃拦了下来。

“娘娘,娘娘你救救我吧,若是留我在小花园里呆上一晚上,我肯定会没命的呀!”

琉璃长相清秀,这会儿又哭得梨花带雨地,看起来好不可怜。可惜,盛清欢又不是男子,自不会什么怜香惜玉。

瞧着远处有值夜的宫女过来,盛清欢故意提高了声音,道,“你这丫头好生奇怪,你主子让你在这处跪着,同我求饶又有何用?若是寿康县主人在这里,我兴许还能说上几句,她又不在,我如何做的了你的主?

再者说了,如今虽然还未到夏日,但已是五月的天儿了,在院子里呆上一晚也不会有大的妨碍,左右不过是你说错了话儿,待明个儿寿康县主气消了,自然会来叫你回去。”

等到值夜的两个宫女走近了后,盛清欢叫住了她们。

“今夜可是你们两个值守?”

“回娘娘的话儿,正是咱们两个当差。”

“这是寿康县主身边的琉璃,白日里说错了话儿被县主罚了。今夜既是你们两个在此处值守,那便多看顾些。好歹是县主贴身伺候的,总不至于就此不管了。”

两个宫女对视一眼,忙点头应下。

“白芍,咱们回吧。”

打发了琉璃后,盛清欢便叫了白芍掌灯回了。

好容易到了芳菲殿,一进屋盛清欢便喊道,“白薇,白薇!”

盛清欢虽然平日里调皮了些,上山爬树下河摸鱼这种事情都没少干,但到底还是个稳重的人,所以听到她这般着急忙慌的声音,可把白薇吓了个够呛。

“怎么了怎么了?”

看到白薇脸上的担忧与惊慌,盛清欢不好意思地“嘿嘿”了两声,然后指了指白薇手上的蜡烛,道,“没事儿,我就是想问问你这些东西准备得怎么样了。”

闻言,白薇顿时松了一口气。

“都备好了,就等着娘娘你回来了呢!”

说罢,白薇便跟着盛清欢进了屋,把捏着的那两根蜡烛插到了烛台上。

盛清欢眯着眼睛数了数。

“白薇,还有蜡烛吗?”

白薇在一旁的篓子里翻了翻,拿出一根婴儿手臂那么粗的蜡烛。

“就只有这个了。”

“给我吧。”

接过蜡烛,盛清欢又对白芍说道,“去拿把小刀来。”

“娘娘要刀做什么?”

“削蜡烛。”

白芍还是不放心,“还是让我来吧,万一伤着娘娘就不好了。”

盛清欢摇了摇头,“无妨,去拿来吧。”

别看盛清欢平日里很好说话,但是一旦她决定的事情是无人能改变的。

没办法,白芍只能转身出去拿了把小刀进来。

“好了,别在这儿杵着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这次白芍和白薇就没有意见了,点了下头便退了出去。因为自盛清欢开始信奉男神开始,这供奉的时候是从不让人在场的,虽然没人知道这“男神”是个什么神。

待白芍个白薇退出去后,盛清欢拿着小刀一点儿一点儿地削着那根蜡烛,直到它和烛台上的另二十八根差不多大小才作罢。

点燃了第二十九根蜡烛后,盛清欢带着笑,轻声道。

“嗨,又是一年不见了,不知道你过得怎么样?”

“我在这里过得一点儿也不好,可惜我大概永远也回不去了。”

“我还有好多信没寄给你呢!不过我失踪了那么久,房东应该已经把那些信丢掉了吧……”

盛清欢吸了吸鼻子,硬挤出一个笑容。

“虽然我没办法去参加你的生日会,但还是要和你说一声生日快乐呀!”

“许完愿了吧?那我帮你吹蜡烛咯!”

盛清欢仰了仰头,然后屏住呼吸将蜡烛全部吹灭了。

一时间,屋子里除了从外头透进来的点点月光外,别无光亮。

*

御书房内。

皇上放下最后一道折子,端起诺安刚泡好的热茶喝了一口,然后问道,“娘娘今个儿做了什么?”

“回皇上,娘娘早上爬了树,将正殿门口那棵合欢树上的果子摘了下来,然后便午休了片刻……”

“当真是片刻?”

“唔……一个半时辰。”

“怎么会有这么懒的姑娘。”

诺安也不接话,只是在心中暗自悱恻。

也不知道是谁一天到晚将“娘娘真是俏皮可爱”挂在嘴边呢!

“然后呢?”

“午睡之后,娘娘便去了慈宁宫。用了膳后陪着太后说了会子话,然后便回了芳菲殿拜月。”

“拜月?她何时有这种闲情雅致了?”

“皇上,你忘了?去岁这时候娘娘也拜过呢!”

皇上神色一顿,“朕的意思是她小时候并无这习惯的。”

诺安也没多想,继续道,“嗯,是从去岁开始的,每年三月十五这一日娘娘都会拜月的。”

“三月十五?”

“是啊。”

三月,十五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