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病症

娘娘今天在干啥 第六章病症

作者:夏里i 小说:娘娘今天在干啥 更新时间:2021-10-29
寿康县主刚从马车上下去,还没来及进屋呢,就迎面而来遇上了许卉。但是明白寿康县主不不喜欢自己,但许卉性子柔和,但是主动打了招呼,“妹妹,你回去了。”闻言,寿康县主冷哼了一声,“这么晚了,你他不在自个儿院子里待着,要去哪儿?”寿康县主话里的不怀好意,虽然知道寿康县主不喜欢自己,但许卉性子温和,还是主动打了招呼,“妹妹,你回来了。”。...

寿康县主刚从马车上下来,还没来得及进门呢,就迎面碰上了许卉。

虽然知道寿康县主不喜欢自己,但许卉性子温和,还是主动打了招呼,“妹妹,你回来了。”

闻言,寿康县主冷哼了一声,“这么晚了,你不在自个儿院子里待着,要去哪儿?”

寿康县主话里的不怀好意,许卉自然听出来了,但她还是好脾气地回答道,“老师病了,我不大放心,过去瞧瞧。”

“我记得傅先生有个儿子和她一道住的吧?”

“是,不过师兄去岁就考上了白马书院,只月底才回去两天。”

寿康县主没想到许卉竟然堵住了自己接下去的话儿,冷哼了一声,道,“你虽是庶出,可到底是我们许家的姑娘,以后外男的事情还是少打听一些得好,没得让别人觉得咱们许家没规矩!”

闻言,许卉面色涨红,挂着难堪的神情。

“妹妹,你......”

“我什么我?只准你做,就不准我说了?果然和你那个姨娘一样地爱装!”

说完,寿康县主便甩了下袖子,头也不回地进了府邸。

“姑娘......”

初春张口想劝,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许卉回过神来,扫了一眼周围看戏的人,轻声道,“上车吧。”

初春忙点头,扶着许卉上了马车。

“姑娘,以后还是少和县主打交道吧。”

许卉自嘲似的笑了笑,“我倒是想和她亲近,可是......罢了,她既然不喜欢我,我远着一些便是了。”

初春知道许卉心中的想法,这许家拢共也就许卉和寿康县主两个孩子,许卉又是个纯良的,想着姐妹之间总该互帮互助,所以一直都想着亲近寿康县主,奈何寿康县主看不上她这个庶出的姐姐。

“姑娘想通了就好。”

换做以前,初春兴许还会宽慰几句,说些“县主年纪还小,性子娇气了一些,等长大了懂事了就知道姐妹之间该互相扶持了”诸如此类的话,但是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别说初春了,就是许卉心里那点儿期望都消散得一干二净了。

许卉摇了摇头,无言地笑了笑。

马车一路平缓地驶到了傅府。

许卉带着初春下了马车,门房瞧见是她,忙上来见礼。

“姑娘来了,快快请进。”

“今日大夫可曾来过?”

“下午时分来过了。”

许卉倒是想问傅先生情况如何,但是门房又哪里会知道这些,只能耐下快步朝里走去。

初春也跟在身后疾步走着,“姑娘别急,先生定然没事的。”

许卉胡乱地“恩”了一声。

也怪不得许卉如此着急,傅先生原本就是个小小的伤寒,大夫头一次来的时候也说了,只需要吃上几贴药就能尽好的,可却不曾想这都过去半月有余了,傅先生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愈发地严重了。

傅先生虽然只是许卉的启蒙老师,但她在许卉心中占据的分量可不小。

熟门熟路地到了傅先生的院子,瞧见院子里的丫头们一个个的神色如常,许卉心头一松。

“姑娘来了,先生刚才还在念叨你呢!”

李婆子正巧出来倒水,就瞧见了许卉,忙将她迎了进去。

“先生可好些了?”

李婆子微叹了一口气,“下午大夫才来过,给换了道方子,让先吃上两天看看效果。”

“大夫可瞧出来了些其他的病症?”

“并无。”

李婆子摇了摇头,“我也奇怪呢,不过是个小伤寒,再者先生的身体素来都是好的,一年到头也不见得生一次病,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药吃了许多,就是不见好。”

两人说话间,就已经到了傅先生的房间。

傅先生刚用了药,正半靠在床头。

“卉儿,你来了。”

听到傅先生沙哑的声音,许卉眉头一皱,忙走上去,“先生,可感觉好些了?”

“无妨的,就是年纪大了,痊愈起来慢了些。”

“先生这才几岁就说自己年纪大了?”

闻言,傅先生笑了笑,但因为嗓子不适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许卉忙伸手帮着她拍背顺气儿。

好容易止了咳,傅先生对着李婆子说道,“你听听,才几天不见,这孩子就会说好听的哄我开心了。”

李婆子笑着道,“先生这话儿可不对了,姑娘说的那可是再真不过的实话了。”

“你也来打趣我!”

许卉这话儿到也不算是哄她开心,傅先生如今不过才三十二岁,正当年呢。不过因为早年丧夫,又要独自把儿子郑文起拉扯长大,所以平日里的装扮都是怎么老气怎么来的。这时间一久啊,傅先生自个儿都觉得自己是个上了年岁的老婆子了。

许是心情好的缘故,傅先生和许卉说了这会子话儿都没有再咳,可是将李婆子给高兴得不行。

眼瞅着外头天色渐晚,傅先生忙道,“时辰不早了,卉儿,你快些回去吧,天再黑些就不安全了。”

也是因为傅家的宅子在上元街,治安是顶顶好的,所以柔安公主才准许了许卉出门的,不然许卉一个花儿一般年纪的姑娘家哪里好在晚上随便出门呢。

因着天色的确暗了下来,许卉也没再多留,只是嘱咐李婆子好生照看傅先生,若是有什么需要的随时往许家递话儿就是。

李婆子点头应下。

许卉又让傅先生好生休息,又说等得空了再来看她,傅先生连连点头,“你去吧,路上当心些。”

许卉这才带着初春走了。

“说了这会子话了,累了吧?先生好好休息吧。”

说着,李婆子走上前去,扶着傅先生躺下,又替她掖了掖被子。

“我还不困,你陪我说会儿话吧。”

李婆子无法,只得坐下。

“我这病是个什么情况,你心中大概也有数,我......”

李婆子皱了下眉,打断了傅先生的话,“先生不过就是个小伤寒罢了,养上几日总会好的。”

傅先生先是一怔,然后无力地笑了笑。

“何必呢?”

李婆子明白傅先生的意思,但是却不肯依她。

见李婆子不说话,傅先生也不强求,只是轻声道,“你想法子告知清欢一声,我这里的东西总归是要亲手教给她了才安心。”

良久,李婆子才点了点头,道,“放心,交给我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