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欲迎先拒
珠宝展有很密不透风的保安,也没请柬,连进会场的资格都也没。作为陆氏的少东,陆文俊亮出自己了烫金的请柬。别说陈晓蓉,连严绾都会觉得单是请柬就富丽堂皇。幸亏有一条改装升级过的连衣裙,的话啊T恤和牛仔裤,保不许便会被说情。首饰分作好几个展馆,从金银到钻石一应作为陆氏的少东,陆文俊亮出了烫金的请柬。别说陈晓蓉,连严绾都觉得单是请柬就富丽堂皇。。...

珠宝展有很严密的保安,没有请柬,连进会场的资格都没有。

作为陆氏的少东,陆文俊亮出了烫金的请柬。别说陈晓蓉,连严绾都觉得单是请柬就富丽堂皇。

幸好有一条改装过的连衣裙,如果真是T恤和牛仔裤,保不准就会被挡驾。

首饰分成好几个展馆,从金银到钻石一应俱全。

“哇,这颗钻石好大啊!”有人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那只是锆石,切割面多的话,火彩比钻石也差不了多少。”陆文俊解释。

“这边是托帕石,还有碧玺。这些有色宝石因为价格低廉,色彩丰富,而格外受人吹捧。最近在宝石市场上,交易很活跃。”

陆文俊虽然还没有从大学毕业,但已经适度参与了陆氏的运作,对于宝石已经如数家珍。

陈晓蓉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惊叹,恨不能从橱窗里拿出来试戴。

“这一款项链,据说是整个展览中最贵的。原矿重127克拉,但切割后,只有40克拉不到。”

“百分之四十……”严绾很快算出了比例。

“不错,这个比例已经相当高了。”陆文俊介绍得头头是道。

“我还以为钻石都是白色的呢!”陈晓蓉赞叹。

“当然不。”陆文俊笑着纠正她的错误观点,“还有蓝钻、黄钻、棕钻、黑钻等等。这颗粉钻并不是很重,但难得的是颜色很纯,颜色也很亮,中间部分没有裂缝。”

“如果有裂缝的话,是不是价值会跌很多?”严绾问。

“当然。如果切割师把握不好的话,甚至整颗钻石都会粉身碎骨,变得一文不值。所以在切割之前,都会打造塑料模具,经过反复的试验才会下手切割。”

“那……如果颜色偏淡的话,是不是价值也会低一些?”严绾毕竟戴了三年首饰,对于一些常识还是多少知道的。

“不错,如果这颗粉钻是暗粉的话,价值就会低很多。原来可以卖到30万美元一克拉的话,有可能淡粉色就只有四到五万美元一克拉。”

“相差这么多?”严绾惊愕。

“是啊。一般来说,大颗的宝石比小颗的宝石更值钱。但是,如果是一颗三克拉的艳粉色钻石,就有可能比一颗十克拉的淡粉色钻石更值钱。”

“这样啊……”陈晓蓉露出了浓厚的兴趣,“听起来很有趣,我毕业以后,想成为一名珠宝设计师。光想想,就让人心情激动。”

“陆氏拥有很多优秀的珠宝设计师,欢迎未来设计师的加盟。”陆文俊骄傲地说。

陈晓蓉喃喃地问:“你们家就是做这些的?”

“对。下次带你们去参观我们陆氏的店铺。”陆文俊优雅地一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在两个女生面前炫耀自己出类拔萃的资本,无疑感觉是特别好的。

严绾对于首饰并不太感兴趣,但是陈晓蓉却已经恨不能把鼻子压到玻璃上。

“这是翡翠吗?”严绾也适当表示出了一点兴趣。

陆文俊在婚后似乎送过她一个这种的手镯,碧绿沁人。

按照陆文俊的手笔,绝不会是凡品。否则,怎么显示得出陆文俊太太的身份地位?

“不错,翡翠以绿为贵。不过近年无色的玻璃种,价格上扬得也比较快。因为近年来少见好料,所以以前当作废料扔掉的无色玻璃种,也在首饰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

陆文俊卖弄着自己有限的知识,看到两个女生听得津津有味,脸上满是得意。

虽然这两个女生,一个是装的,一个是刻意讨好。

他们离开的时候,还是共进了一顿晚餐。因为是西式餐厅,陈晓蓉的高谈阔论被限制在一个相当的分贝以内。

“陆学长,你们已经开始实习了吧?”陈晓蓉问。

每一次的话题,总是由她挑起的。她对陆文俊的兴趣,表现得太明显,反倒欲速则不达。

严绾喝着自己的咖啡,小口小口地抿着,以拖延时间。

“是啊,我现在就在自己家的公司,反正我已经做了两年,实习不实习,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分别。”

“学长真是幸运,别人都在忙着投履历呢!”陈晓蓉叹息。

对于陈晓蓉的恭维,陆文俊只是露出一个优越的笑容。显然,这样的话,他已经听得够多了。

严绾看着他轻抿的唇角,薄薄的唇线,据命相上说,是刻薄寡恩的人。

果然很寡恩啊……

严绾想着,忽然觉得不想再看这一对“奸夫**”的表演,推开了涓滴不剩的咖啡杯:“时间不早了,明天我还要上班呢,你们继续聊,我先走了。”

“那你先走……”陈晓蓉话音未落,陆文俊已经接过了话头。

“我送你回去吧。”

陈晓蓉露出了失望的神色:“那好吧,有机会再向陆学长讨教。要知道,任何一个女人,都梦想拥有自己的极品首饰。”

要是重生像穿越一样就好了,自己把那些首饰带回来,也不用这么辛苦地赚生活费。

严绾的念头刚刚冒出来,就被狠狠地否决。

真没有出息……

难怪会被陆文俊嫌弃,小富即安,不求上进,以至于跟不上他的思路。但是,他似乎从一开始,就打着脚踏两条船的主意吧?

不过,陈晓蓉比较吃亏,送上门的货色,总是比不上矜持的那一个奇货可居。

陈晓蓉坚持让陆文俊先送严绾,虽然先送她会更顺路一些。

“不用了,这样的话陆学长就要绕很多路,先送晓蓉吧。”严绾故意表现得通情达理。

“我明天没事,睡到十二点起来也没事。先送严绾吧,她要早起。”陈晓蓉再一次坚持。

严绾只是淡淡地露出了一个笑容,表示默许。

其实,陈晓蓉一开始的策略就错了,像陆文俊这种人,粘得再紧的女人也见过,唯独没有见过拒绝他的。

适当的距离,才能吊足陆文俊的胃口。

所以,她下车的时候,甚至没有表示出留恋。只是回眸一笑,配上她飘逸的白色纱裙,在灯光下便显出了几分成熟女子的妩媚。

她走进小区,侧头的时候,看到汽车才刚刚启动。

这一夜,睡得很好。

PS:走过路过,请不要忘了收藏和推荐啊。亲们的收藏和推荐,就是小猪码字的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