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祸因他来
夜很漫长的旅程。陈楚楚在门外站了许久。太子周青处理方式完那些事务后,便回来了,他看见她,稍愣了一下,才向她走回来。“姑娘,外面凉,你但是先屋里里去短暂休息吧,本宫让人给你安排好一间屋子。”周青身边跟随待从,并且言行有礼,陈楚楚根据他的话语,再心下略加沉思就陈楚楚在门外站了许久。。...

夜很漫长。

陈楚楚在门外站了许久。

太子周青处理完那些事务后,便过来了,他看到她,稍愣了一下,才向她走过来。

“姑娘,外面凉,你还是先进屋里去休息吧,本宫让人给你安排一间屋子。”

周青身边跟着待从,而且言行有礼,陈楚楚根据他的话语,再心下略加思索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参见太子殿下!”她当下就行了个礼,并拒绝了他的提议。

这毕竟是四皇子府,太子一加干涉,搞不好会给她添堵。

四皇子周天送,明显就不喜欢她,她也不必自找麻烦。

“嗯,免礼吧!”

周青想不到,陈楚楚给他的会是这种答复。

以往她见了四皇子,恨不得粘到他身上去,如今能够有这种机会待在四皇子府,怎么却一脸淡定?

周朝的礼制森严,上到皇室贵族,下到普通官贵,见了面就都要行礼,这是成文粘贴出来的规定。

像周青这种身份,除了皇上和皇后以外,已经没有什么人能让他见面行礼了,就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也不能,太子总归是高皇子一等。

他心里略有疑惑,但并未彰显出来,不过,只是一个小细节,他就莫名对陈楚楚产生了好感。

草包吗?

虽然是商人之女,没接受过上等教育,但陈楚楚在他看来并没有外界传得那般不堪入目。

周青反倒是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还是有教养的。

“令尊此番舍身取义,本宫定会让人全力救治,姑娘请放心!”

见周青在打量她,陈楚楚微微侧身躲过了他打量的目光。

知道是自己唐突了,周青略有些遗憾地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这时,屋里出来了人。

是御医!

陈楚楚快步上前。

几个御医一起出来,其中一个御医擦了擦汗,看了陈楚楚一眼。

然后,他才朝周青回禀道:“太子殿下,人已经脱离危险,相信再过不久就会醒来!”

陈楚楚松了口气。

她就说吧,好人有好报。

不过,陈老爷的勇气,陈楚楚也实在是佩服。

消息一出,没多久,陈老爷无事的消息便在周围传了个遍,皇上在宫里听说后,也差人过来慰问了一下,并送了些补品过来。

想想也是,一个低贱的商人罢了,哪里轮得到皇上屈尊就卑?

“多谢包公公了!”陈楚楚面不改色,脸上无半分不满。

她倒也没有多少不平,只是吐槽几句而已,皇上嘛,能做到这种地步算是有良心的了。

随后,太子照例问候了几句,又撇下她走了。

不过,太子前脚刚走,四皇子后脚就过来了,跟作对似的。

但陈楚楚没多看周天送一眼,因为她对这个男主并不感兴趣。

而陈老爷虽是晕迷状态,但目前看来也算是无事了。

周天送来的正是时候,她正想把陈老爷带回家中去。

毕竟,跟四皇子非亲非故的,或是陈老爷或是她,留在这过夜都是不合规矩和礼法。

周天送作为这个府里的主人,陈老爷借了他的便,陈楚楚自然要跟他说一声,是通知,不是询问。

不过,当她开口的时候,周天送往后退了一步,跟她隔开距离。

陈楚楚无语。

男主这么幼稚的吗?他那张俊脸上面丝毫不掩饰对她的嫌弃,就像她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什么事?说吧!”

周天送摆着一张臭脸,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十分不悦。

绿意心里愤愤不平。

小姐对他一片痴心,他不领情也就算了,还伤小姐的心!

她在旁边偷偷拽了拽陈楚楚的衣角,小声提醒道:“小姐……”

知道绿意想说什么,陈楚楚摇了摇头,神色自若,“四皇子殿下,不瞒你说,家父有个认床的习惯,今日夜已深,楚楚就不留在这儿叨扰殿下了,改日再和家父备礼来访贵府,多谢殿下此次恩情!”

嘴上说的好听,实质上,陈楚楚心里讽刺的很。

在陈老爷的事情上面,四皇子其实没帮上什么忙,都是太子吩咐人处理的,她也没有什么好感谢的,不过是胡乱说场面话而已。

祸因他来,她不按着周天送的头让他跪下喊爸爸,算是好的了!

不论陈楚楚怎么想,周天送也不知道她的心里话。

见她说要离开,他恨不得马上让人八抬大桥把她给送回去。

“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强求,墨,你带人护送陈老爷和陈、大、小、姐回去,务必将人安全送达!”

说到陈大小姐时,周天送咬牙切齿的,的确是对她有意见。

陈楚楚刚一想,眼前便一晃。

“是!”

熟悉的声音传来,让陈楚楚心里一惊,她乍一看,就见墨赢之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突然蹦了出来,他身着黑衣,那是个来去无踪。

“不,我不要!”

陈楚楚差点尖叫出来。

这激烈的反应让周天送顿了顿,他眼底闪过一丝暗色,语气莫名有些危险,“陈大小姐对我的安排有什么意见吗?还是说,现在又突然改变主意,不想走了?”

要是陈楚楚直接应下是,周天送想,他估计会让人把她从府里轰出去,不管她是谁的女儿!

陈楚楚假装没看到墨赢之,她低头微微一笑,说:“殿下说笑了,楚楚只是没想到,殿下会如此在意楚楚的安全,此番安排,定是包含了殿下的心意,楚楚心领了!”

她一番做作的表情和那纯属恶心人的话语,着实让周天送作呕。

墨赢之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冰冷的地板,亳无情绪波动。

“墨,”周天送皱着眉,明显对他的办事效率不满,“还不快去!”

“是!”

声落人消。

陈楚楚一眨眼就看到墨赢之消失不见了,感到很神奇。

待卫都是习武之人,除了前头她在池里蛙泳那会儿,现在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墨赢之使轻功。

是轻功吧?

一下子就不见了的武功,除了轻功还有什么?

他来时,她还没反应过来,他走时,她只捕捉到一抹残影。

墨赢之的武功深不可测,哪怕他再怎么掩遮自己的实力,最后总该还是会被人发现端倪。

想必,周天送也有所怀疑,不过这就不关陈楚楚的事了。

她从四皇子府出来后,就看到墨赢之在那里候着。

他一身黑衣,融于夜色中。

陈楚楚迈开脚,一步步朝他走来,这回她不能假装看不见他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