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七章 情绪

重生之豪门学霸 第七章 情绪

作者:苏四公子 小说:重生之豪门学霸 更新时间:2021-11-02
“我的小祖宗,妈什么都能答应你,就是这件事儿不行。”看着满地打滚的儿子,张云一脸无奈,只得轻声哄着,“你只要乖乖去老宅待上半个月,妈妈就给你买你喜欢的游戏机。”“不要!就不要...

“我的小祖宗,妈什么都能答应你,就是这件事儿不行。”看着满地打滚的儿子,张云一脸无奈,只得轻声哄着,“你只要乖乖去老宅待上半个月,妈妈就给你买你喜欢的游戏机。”

“不要!就不要!”方子鹏不肯妥协,就算他不去老宅,只要他一闹,张云也会毫不犹豫地给他买。

“那你想怎么样?妈都答应你。”张云拿这个耍赖的儿子没有办法,只好以利诱之。

“去了老宅我就不去张家!”方子鹏很聪明地提出交换条件,和爷爷相比显然是会对他动鞭子的外公更可怕。

“那不行,每年寒暑假不都是这样的吗?两边都得待上半个月,你爷爷和外公这么久没见到你,心里可想你了,只要你乖乖听话,你想要什么他们都会给你的。”张云柔声道。

张云对孩子们从来没什么要求,这是她唯一的坚持,每到假期她都要与这两个孩子斗智斗勇上一番,好在今年女儿总算懂事了没来添乱,她看了方子萱一眼,她正一本正经地捧着饭碗,心无旁骛地咀嚼着,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吃个饭都能吃得这么认真,被方子萱认真吃饭的模样吸引,张云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竟一时忘了儿子还在地上打滚。

自她车祸痊愈之后,不知道她是突然成熟懂事了,还是一夜之间进入叛逆的青春期,整个人变得不按牌理出牌,让她这个做母亲的完全摸不透她的想法,当然她也从没试过摸清她的想法,只要孩子不惹出什么大事,她基本都是持着放任的态度。

无论如何车祸之后,也算是因祸得福,至少她变得省心了,只是她车祸的事儿闹得那么大,虽然这事儿被自己的哥哥给压了下来,但两位老爷子一直都心怀不满,这次回去不知道会不会给她苦头吃。

方子萱的确在认真吃饭,弟弟摔碗的时候她连眉毛都不曾动一下,母亲盯着她发呆,她也没有任何感觉,他们两人做的事与她无关,她自然不可能去蹚浑水。

科学研究表明,每口食物咀嚼30次左右最理想,这样既有利于人体对营养的吸收,又具有防胖减肥的奇妙功效。此外,在仔细咀嚼分泌的大量唾液里,含有15种能有效降解食物中致癌物质的酶,每口食物咀嚼30次以上,每次进餐时间在45分钟以上,是维持健康的基础。

对于一直以极端认真的态度去做每一件事的她来说,吃饭也是一件值得认真对待的事,至少和看张云和方子鹏演的这出闹剧相比,吃饭显然更加重要。

方子鹏在地上折腾了好一阵子,姐姐不理他,母亲在发呆,他这出表演究竟是演给谁看啊?

他正坐在地上愣神,方子萱已经吃完了,生疏有礼地和张云打了招呼就准备回房,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地面,又看了看灰头土脸的方子鹏,“地板变干净了。”

这是一句平板的陈述句,她说完便走了,从头到尾没多看方子鹏一眼,却把一直在边上沉默伺候的英姐逗得忍不住笑出声来。

方子鹏这才反应过来,气得差点喷血,他和这个姐姐虽然不亲近,但在闹腾着不去爷爷和外公家这件事上两人有着高度的一致和默契,每次都要逼着母亲答应他们不合理的要求才肯去,可是今年她不仅做了叛徒,竟然还落井下石!

好!方子萱,这个梁子我们结定了!

方子萱对去方家老宅和张家这件事并没有那么抵触,她自幼所受的教育便是不得忤逆尊长,就算她不情愿,张云也是她的母亲,她必须尊重且听从她的合理要求,何况去祖父家住上半个月这种要求合情合理,对她而言,住在哪儿都没有什么区别。

若她小时候也和方子鹏一样撒泼耍赖,爷爷早就罚她在祖宗牌位前跪上一天一夜不准吃饭了。

她随着母亲踏入方家,却在进门的那一刹那,有一股陌生的情绪从心底升腾而起,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巨手紧紧扼住她的心脏,是期望是绝望甚至是恨……

她有些怔忡,这样的情绪不应该是属于她的,虽然这具身体是方子萱的,可是灵魂却是她陈正的,她对方家没有一丝感情,无论爱恨,这支离破碎的情感又是属于谁的?

记忆碎片再次在她脑中飞快旋转着,那些复杂的情感带着不可言说的伤感一点一滴侵蚀着她客观而清明的情绪。

那些记忆和情绪都是那个已经破碎的灵魂留下来的吗?

她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从她接管这具身体开始,她就隐隐感觉到原来的那个方子萱灵魂已经破碎消失,而并非在自己的那个时空以她陈正的身份生活。

而在自己的原先的时空中并未特别关注过方家,自然也不清楚自己曾经的同父异母妹妹究竟活得如何,只是她接管这具身体的时候,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绝望,那个人对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了任何眷恋和情感,以一种孤注一掷的方式了解自己的人生。

虽然不知道移魂的原理,但她一直以为除了客观存在的记忆,方子萱的情绪已经随着她灵魂的消失而湮灭,这股陌生的情绪让一向冷静自持的她开始有些慌了。

原来方子萱和陈正的性格截然不同,甚至是两个极端,方子萱情绪化偏执激烈,陈正却有着强烈的自律神经,对任何事都十分冷淡,鲜有情绪激动的时候。

一路顺风顺水长大的方子萱经不起挫折,莫名其妙地想要自行了断,而饱尝世间冷暖的陈正却时刻牢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脚踏实地地活下去。

这样的她对于原主方子萱除了不理解就是看不惯了,自然不会认同她所做的每一件事,于是连这样的情绪都十分排斥,她极力压抑着升腾而上的复杂情感,只要自己不被这种情绪左右,自己就还是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