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秘闻

嫌夫养成贤 第2章 秘闻

作者:寂寞的清泉 小说:嫌夫养成贤 更新时间:2021-11-02 08:41:28
这一觉睡得真久,谢娴会觉得整整睡了两世。一世在在现代,她虽出生于于农村,却事业畅顺。从村花、学霸,到办公室老大,一路披荆斩棘。爱情上,她是个脸皮厚敢最求的姑娘,看上了同班多才帅气逼人的马家辉,大三就便主动再发动进攻。幸苦一年终于等到追上了心目中的白马王一世在现代,她虽出生于农村,却事业顺畅。从村花、学霸,到办公室老大,一路披荆斩棘。爱情上,她也是个脸皮厚敢追求的姑娘,看中了同班多才帅气的马家辉,大三开始便主动发动进攻。辛苦一年终于追上了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从恋爱到结婚整整十年的感情,却被闺蜜插足。。...

嫌夫养成贤

推荐指数:10分

《嫌夫养成贤》在线阅读

这一觉睡得真久,谢娴觉得足足睡了两世。

一世在现代,她虽出生于农村,却事业顺畅。从村花、学霸,到办公室老大,一路披荆斩棘。爱情上,她也是个脸皮厚敢追求的姑娘,看中了同班多才帅气的马家辉,大三开始便主动发动进攻。辛苦一年终于追上了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从恋爱到结婚整整十年的感情,却被闺蜜插足。

那一世,虽然她只活到三十一岁就坠了崖,而且还被撬了男人,但依然可以说活得洒脱随性,畅快淋漓。

还有一世,就是大夏朝的谢娴儿。

一想到这个名子,另一种情绪便弥漫开来。孤寂,卑微,愁苦,迷茫,这些滋味一下涌上心头,鼻腔又酸又涩,眼泪无声无息滚落下来。

这不是谢娴的情绪,也不是她的风格。因为谢娴想哭就会裂开大嘴嚎啕大哭,不痛快了就会大着嗓门骂娘,不会哭得这么压抑,这么隐忍,生怕别人知道似的。

这是谢娴儿的情绪,也是谢娴儿的风格。十四年的生活几乎没有阳光,没有亲情,冰冷的院子,狭窄的天空,世人眼中的厌恶、讥讽,或者可怜,都像严冬的寒风刺得她想萎缩在自己铸造的龟壳中,永远不再出来,不再见人。

谢娴儿真是一出悲剧,死了或许对这个孩子是件好事,终于解脱了。

谢娴儿,是大夏朝平原侯谢洪辉唯一的女儿。平原侯爷长身玉面,文武双全,官居正二品的御林军统领,二十年前是上京城的美男子,现在的美大叔。

就像前世那个时代的周润发,倒退二十年帅得人神共愤,就没有女人不喜欢他的。

最让女人喜欢的不仅是他文武双全,玉树临风,身居高位,最重要的是他专情,深情。他只娶了一个女人——安平郡主,夫妻恩爱至今。两人育有两个儿子,长子谢宗启及次子谢宗扬。这一家人真是夫唱妇随,父慈子孝,在现代社会绝对是全国的模范之家,五好家庭。

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又是谢侯爷唯一的女儿。照理谢娴儿应该是万千宠爱、锦衣玉食的娇娇女才对。

却恰恰相反,她是平原侯府一个碍眼的、全府人都想极力遮掩起来的脓疮,她活得比最低等的奴婢还要战战兢兢。

因为谢娴儿的身世牵涉到平原侯府一段鲜为人知的辛秘,是谢侯爷宁可去死都不愿意回想的经历。

十五年前,如今的平原侯爷谢洪辉刚到而立之年,还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男谢世子。

那年的元宵佳节,全家人除了侯爷夫妇因不喜热闹留在了府里,其他人都要去喜盈门大酒楼吃饭兼赏灯。

谢世子因为突然有远客造访,让妻儿先去。客人走后,他又喝了几口热茶,便觉身体燥热不堪,总想找个发泄的地方。

此时,恰巧他那个在府里住了大半年的远房表妹茹儿来了书房。今天的茹表妹看上去大不一样,只见她媚眼如丝,眉目含情。

只剩了一丝清明的谢世子便有些了然了,那茶是加了料的茶。他以惊人的毅力把那个表妹打发走,又不想找书房的丫头解决,便赶紧往郡主住的香雪院跑。

可回了院子才想起,今儿是元宵佳节,除了一个粗使婆子在守院子,郡主及有脸面的下人都去喜盈门大酒楼吃饭了,其他的下人也都回了自己家过节。

香雪院里张灯结彩,披红挂绿,许多盏琉璃灯把院子照得亮如白昼。此时的谢世子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红着眼睛去抓那个粗使婆子黄寡妇。

跟在他后面跑回来的小厮晴天一看不好,赶紧拉着谢世子劝道,“爷再忍忍,容奴才去喊个年青俊俏些的丫头来侍候您。”

谢世子眨了眨通红的眼睛,在琉璃灯下,感觉拉着他的人的确比他拉着的人年要年青俊俏许多。

晴天一看主子的这个眼神,吓得一下子夹紧双腿,后=庭也有些隐隐犯疼,急急说道,“奴才错了,奴才这就去给您看门。”说完便跑出了院子把门关上。

晴天站在门外,不仅牙床哆嗦着直打架,双腿也不停地发抖。只听院子里黄寡妇先喊道,“世子爷,容奴去上个妆容再来服侍您……哎哟哟,干嘛这么等不及……爷,您慢些,哎哟哟,把奴的腰都挌痛了……”然后,就是两个人大声吼叫的声音。

那伸出院墙的树枝上挂着的几盏琉璃灯在不停地摇晃着,树枝上几日积攒下的雪也洒了下来,落在晴天的脸上。

晴天一点也没有听壁角的兴奋,反倒是捂着嘴哭了起来。心道,等世子爷清醒了看到自己强了一个丑陋不堪的老寡妇,还不知道要怎样收拾自己。早知道,还不如让世子爷在自己身上发泄一下,也比这个后果好啊。此时,他只想把院门看守好,不能让这件事扩大化,否则自己的小命真的不保了。

“哎哟,晴小哥也在啊,这是谁在香雪院里嚎?大晚上的,吓死人了。快进去把嚎丧的人拎出来,不然等主子们回来了,咱们可都得吃挂落。”巡夜的婆子跑过来。到了门口再听听,老脸不禁红了起来,马上又说道,“嘿嘿,我啥也没听到,我走了。”

她刚转过身,晴天就在她的后脑勺上敲了一记。晴天跟着世子爷练过武,一掌下去便把那婆子敲昏了。

谢世子三下五除二把黄寡妇给强了。黄寡妇又黑又丑,还比他大了近十岁。

当谢世子发泄完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赤身裸体压在一个又老又丑的仆妇身上,她**着身子正呲着一口黄牙似嗔含羞地望着他。

谢世子彻底崩溃了,恨不得拿着脑袋去撞墙,他爬起来一脚把黄寡妇踢飞,胡乱穿上衣服开门跑了出去。

晴天赶紧进来对黄寡妇低声说道,“若要活命,就把嘴巴闭紧了,从此别再出现在世子爷面前。”然后,追着谢世子跑了。

第二天,谢世子像是发了狂,打杀了几个下人不说,他乳母的孙子晴天也被他打得起不了床,他那隔了几层亲的远房表妹也因病搬出府去。

随后他又得了一种怪病,不仅一吃饭就吐,一看见长得丑的婆子也要吐,整整三天颗米未进,好不容易才在安平郡主衣不解带的照顾下慢慢康复。那段时间,年龄大一些的仆妇都不敢出现在他面前。

这时,边关报急,皇上命谢洪辉为先锋官跟随老马国公爷挂帅的西征军开赴前线。病刚好的谢世子还没来得及打杀抱病在家的黄寡妇,便领兵去了边关。

三个月后,边关传来谢洪辉突然失踪的消息。平原侯府顿时陷入一片恐慌之中,合府上下愁云惨淡,凄凉无比。侯夫人苏氏和安平郡主整日以泪洗面,祈求菩萨保佑谢洪辉能平安归来。

这天,府外来了一个游方老道士求见谢侯爷,并告之世子爷这次不仅有惊无险,还会立下大功。因为再有六个月也就是十月,侯府会出生一个孩子,这个孩子不仅有大福,还可令世子爷福寿绵延,官运亨通。

还有这样一个孩子?谢侯爷夫妇大喜。他们知道三儿媳怀孕了,却是刚刚上身,要明年的三月份才会出生,孩子再早产也不会在今年的十月生下来。又立即询问其他两个儿媳妇及姨娘们谁有喜了,没有。

又派人悄悄查询府中下人仆妇有哪些怀孕的人,还真有三个孕妇。但她们的产期不仅都不在十月,而且还都在一、两个月后,再怎么晚产也不会拖到那个时候。

愁人了。

一日午后,瘸着腿、穿着宽大衣服的黄寡妇悄悄来到侯府后街一处低矮的下人房内。这几个月她都快吓死了,她知道自己没资格为世子爷生孩子,但她那个死鬼丈夫也没给她留个后,她实在舍不得这个孩子啊。就来找哥哥帮她拿个主意。

黄老大听了妹妹的经历,吓坏了,说道,“妹妹啊,这个孩子你可没福气要,赶紧买包药打下来。”

………………………………………………………………

新书养肥期,求亲的点击、收藏、推荐,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