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5章 可以求我
母女两个竟然在饭桌上吵了出来,杜夫人也是很无可奈何的,边要及时纠正自己的女儿‘错误’的观念,边就要向颜乐赔罪诚恳道歉。那句‘技校本科毕业’倒啊戳中了颜乐的软肋,就因为这个那句‘技校毕业’倒真是戳中了颜乐的软肋,就因为这个原因,当初很多公司都没有录用她,巧就巧在钟氏这么一个大公司居然录用了她。。...

母女两个居然在饭桌上吵了起来,杜夫人也是很无奈的,一边要纠正自己的女儿‘错误’的观念,一边又要向颜乐赔礼道歉。

那句‘技校毕业’倒真是戳中了颜乐的软肋,就因为这个原因,当初很多公司都没有录用她,巧就巧在钟氏这么一个大公司居然录用了她。

直到现在,当初录用她的主管都还没回过神来,她摇身一变居然成了总裁。

听杜琳这么说,钟建国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悦,“当今社会,学历固然重要,随随便便抓一把都是留学生,但有多少人的学历是用钱堆起来的。”

言下之意,这位杜小姐就是其中之一。

杜琳生气归生气,但也无力反驳,作为父母更是羞愧的无地自容。

钟建国继续说道:“我这个儿媳妇的学历是不高,但她管理钟氏两年,集团总体的营业额至少增长了十个百分点,换做是我,或者你爸,都没这个能力。”

“我不管,我就是不要跟着她,我跟着子昂哥好了。”杜琳一把抱住了钟子昂的胳膊,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一副求收容的样子。

颜乐算是明白了,这个庆祝宴,说到底就是给她杜大小姐找‘托管所’。

“跟着他,吃喝玩乐倒是能学到不少。”钟建国话语里充满了深深的不屑,钟夫人看不过去的扯了扯他的衣角,“你少说两句,儿子这两年在外面不容易。”

“是我逼着他去‘自立门户’的吗?”

“难道不是么。”钟夫人小声嘀咕道。

“你!”钟建国被自己的老婆气到了,“妇人之见!”

杜夫人意识到情况不对立刻出来打圆场,“子昂跟颜乐都是青年才俊,小琳啊,你要是像跟着你子昂哥,那就。”

“还是去钟氏吧。”杜夫人话没说完就被钟子昂给打断了,“去钟氏也不一定非要跟着她,钟氏有不少优秀的管理人员,跟着他们,都能学到东西。”

谁都听的出来,钟子昂是在拒绝她,算是比较留面子的拒绝。

颜乐不准备发表任何的言论,她只希望这个烫手的山芋别落到她手里就行了,但最后还是老头子一句话的事情。

杜琳不依不饶的跟钟子昂撒娇,“哥,你就让我跟着你吧。”

颜乐决定推波助澜一番,“21世纪是高新技术的天下了,你哥他做的是智能科技,跟着他能学到不少新知识,对未来是很有帮助的。”

钟子昂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放下筷子,冷眼瞥了一下颜乐,“跟我出来一下。”

颜乐跟钟建国互换了一下眼神,还是跟着他出去了,一直走到楼道的尽头,钟子昂才停下来,脸色依旧是阴沉的,“你什么意思?”

“人家想跟着你,我帮帮她。”

“让她去钟氏。”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命令式口吻。

颜乐无奈的摊了摊手,“我没有合适的职位安排给她。”

“说出你的条件。”

无论多么优厚的条件,跟这个烫手山芋比,都不具备任何的吸引力了。

而且,他可是很少跟她谈条件的,现在为了这件事他居然会跟她谈条件,可想而知,那个烫手山芋的杀伤力是有多大。

颜乐故意问,“什么条件都可以?”

钟子昂有种上当的感觉,“别让我知道你是有预谋的。”

呵呵,比起预谋,跟他们钟家的人比,她差远了。

“钟少爷,这场鸿门宴倒是名副其实的。”

钟子昂跟她一样是受害者,但她不相信他什么都不知道,至少他心里应该是有数的,完全被蒙在鼓里的人是颜乐。

“说。”

“说什么?”

“条件。”

那就是没的商量?他一定要把这个烫山芋丢给她了。

既然如此,也就没有跟他客气的必要了,条件她一时半会儿真想不到,但有口恶气倒是可以出一下。

“为昨晚的事情向我道歉。”颜乐说的毫不含糊,“临湖的项目跟我没关系。”

钟子昂倏地皱紧了眉头,颜乐满不在意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她毫无惧怕之意的对上了钟子昂恼羞成怒的视线,“当然,如果钱宗良想要,可以求我。”

钟子昂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瞬间把颜乐逼到了墙边,然后一拳砸在了墙上,算是警告她的说道:“颜乐,你最好别再这个时候惹怒我。”

颜乐无所畏惧的冲他笑了笑,“钟少爷,这是你求人的态度吗?”

原本因为愤怒而有些狰狞的脸上居然不合时宜的出现了一抹笑容,“那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求人该有的态度。”

说完,他拉着颜乐就往外走,颜乐抗拒的与他拉扯着,“你要带我去哪?”

“绝对不会让颜总失望的。”

钟子昂一路抓着颜乐把她带到了停车场,他打开车锁,示意颜乐上去,颜乐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上去了。

很快,车子驶离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钟子昂单手熟练的操控着方向盘,等到红灯路口,他缓缓的踩下刹车,趁着间隙,他冷漠的瞟了眼颜乐,说道:“你要是现在跟我离婚,我可以给你一大笔的赡养费,足够你跟你情夫安稳的度过下半辈子。”

颜乐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就算我们离婚了,你跟钱佳媛也没可能。”

此时,路灯正好亮了,钟子昂踩下油门,继续行驶了一段距离后才说道:“我好像没说,我们离婚以后,我就一定会娶她。”

也对,婚姻对他来说更像是一种束缚,他是个喜欢自由的人,她很早以前就看出来了,所以比起喜不喜欢,爱不爱,他之所恨她也是因为她间接的剥夺了他的自由。

颜乐其实很想问他一句外面究竟有多少女人,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多或者少,是她能改变的吗?她也不会想着去改变啊。

短暂的沉默后,钟子昂用陈述的口吻说道:“我明天会让杜琳去钟氏报道。”

颜乐对他的自说自话虽然习以为常,但这个要求,她实在接受不了,“钟少爷,我好像还没有答应要她。”

钟少昂冷冷的回了她四个字,“由不得你。”

“我觉得就这个而言,我们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钟少爷不妨停车让我下去。”

钟子昂猛人踩下刹车,如果不是有安全带的存在,颜乐怕是要飞出去了。

“我知道老爷子最近想建个养老院,你肯定也放在心上,我在红杉湖那边有一块地,可以给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