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做个交易

深夜微醺不归家 第四章 做个交易

作者:金连城 小说:深夜微醺不归家 更新时间:2021-01-14 16:15:28
免费提供更多半夜微醉不归乡第四章 做个交易的全文深度阅读,很久以前,顾雪故意地说出来这几个字,不外乎是信息显示,顾娩很久没关怀妹妹的自身喜好了。她有意无意在君...她有意无意在君薄情面前抹黑顾娩,但偏偏顾娩最不怕这个。。...

  很久以前,顾雪故意说出这几个字,无非是显示,顾娩很久没关心妹妹的喜好了。

  她有意无意在君薄情面前抹黑顾娩,但偏偏顾娩最不怕这个。

  “哦!是吗?倒是我,从始至终只喜欢这白水的味道。”

  脑袋里嗡嗡作响,顾娩也懒得跟顾雪你来我往的扯皮,端了水就转身上楼,自始至终,连个眼神都没丢给君薄情。

  顾雪看顾娩走后,也松了口气,反而是君薄情的心却一点点烦躁了起来。

  “君少,明天我们学校要举办舞会,我还缺个男伴……”顾雪眨着卷翘的睫毛,雾蒙蒙的双眼满是腻死人的情意,声音甜甜糯糯的,跟顾锦有八分相像。

  尤其是今天,她特意穿了顾锦平日里的清纯甜美的风格,再加上五官上本来的三分相似,让君薄情微微的失了神。

  突然间,君少猛地拉过顾雪,在顾雪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把人抱进了怀抱。

  顾雪心里一阵窃喜。

  “锦儿……”君薄情嘴唇微动,一股几不可闻的呢喃声淹没在唇边。

  “咳咳!”

  顾娩就那么站在楼梯口,看着这一切,很不合时宜的咳嗽了两声。

  惊得君薄情一下子清醒,猛地一把推开了怀里的顾雪。

  而顾雪则在君薄情看不到的方向,恶狠狠的瞪了眼顾娩。

  “抱歉,你们继续,我是下来找药的。”她的声音有些嘶哑,神色萎靡,但那低垂的眸子,则闪过一抹坏意得逞的笑意。

  午夜,顾雪穿着睡衣,站在君薄情跟顾娩的房门外,听着里面传来的呻声,银牙紧咬,手指紧握,恨不得把把那房门盯出一个窟窿来。

  真是恨不得里面的人是她才好。

  她在君薄情的特意纵容下,住在了君薄情跟顾娩的隔壁,半夜因为想念君薄情而睡不着,谁知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呻声。

  尤其是那男子的喘息声,她仿佛能想象得到,里面性而健美的君薄情是怎样的一种风,想象了无数次的画面,此时跟里面的喘息声交叠在一起。

  顾雪瘫软在地上,闭上眼睛幻想着里面正在承受君少疼爱的人是她自己,慢慢的开始双眼迷离,脸颊潮红。

  ………………

  一场运动过后,君薄情起身抽离,一如以往一般,毫不怜惜。

  顾娩躺在床上,就像一个破碎的娃娃一般,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半晌,才斟酌道:“顾雪演的更像心里的顾锦,为什么不选她?”

  君薄情随意的在身上套上睡衣,漆黑的屋子里,显得声音更加清冷如冰:“你若是想演,可以以假乱真。”

  顾娩坐起自己酸楚的身子,从背后轻轻的环住君薄情的腰身,因为生病而有些发热的身子,显得滚烫。

  她温热的手指,犹如点着火苗,从君薄情的腰际一点点的滑向他的身下,声音暧而沙哑:“可惜,我依然是顾娩。”

  说着,又啧啧两声:“君少的体能真是越来越好了,其实我觉得你比猗清更厉害呢!尤其是还是免费。”

  顾娩的话,大胆而放肆,把君薄情跟猗清比喻,真是找死的节奏。

  难道是今天药吃多了?所以导致脑残?还是说着药还有壮胆的作用。

  “猗清?”君薄情似笑非笑的眸子里,危险四起。

  “他倒是把名字告诉了你,呵!把我比作卖的,顾娩,你还真是不长记性。”

  说着,用力一推,顾娩的身子就向后仰去。

  君薄情的身子,毫不怜惜的欺身压下。

  “本来照顾你今天身子不适,看来是我多虑了……”

  不能反抗,那就享受。

  顾娩勾唇一笑。

  直接伸手揽住了君薄情的腰身,红在君薄情的耳边轻吐。

  “君少,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

  “嗯?”黑暗中,君薄情饶有兴趣的盯着顾娩清亮勾人的眸子。

  “帮我把顾氏弄过来如何?”

  话落。

  君薄情直接一把掐住了顾娩的下巴:“女人,你的胃口很大,嗯?”

  他的语调上扬。

  眸色危险弑人。

  “我要的顾氏,是真正属于顾家的。”

  黑暗中,顾娩声音清丽,却带着一股不输与男人的气势。

  君薄情沉眸,看着顾娩。

  轻笑一声。

  没说答应,或者不答应。

  一个翻身,把顾娩压下:“女人,你还不够资格跟我谈条件。”

  门外的顾雪几乎要咬碎了一口银牙,凭什么她求之不得的东西,顾娩,顾锦两姐妹却嗤之以鼻?

  疯狂的嫉妒,几乎要燃烧她的理智。

  …………………………

  顾雪刚从教室里出来,韩因就上前截住了她。

  顾雪笑意盈盈的看着韩因,甜甜的开口:“韩老师,有什么事吗?”

  韩因张了几次口才发声:“她,她过的还好吗?”

  “哦!你说的是我姐姐顾娩吗?”顾雪一副天真浪漫的模样。

  韩因点点头。

  “你说呢!两个不相爱的人,能过得好吗?哎!我姐姐今天还受伤了呢!一上午连床都下不了。”

  说着,装作难过的叹气。

  韩因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不过还好,我现在在姐姐那住着,没事也可以照顾照顾她。”

  说着,轻快的离开了教室。

  走了没多久,顾雪便知道韩因悄悄在后面跟着,她故意打了一辆车,让师傅开车慢点,好让后面的韩因跟上。

  到君家后,顾雪慌慌张张的跑回来,朝那些佣人问:“你们有没有看到一条项链。”

  “顾小姐,什么样的项链?”管家走过来,一脸的关切。

  “就是我二姐顾锦在我去年生日送我的,就是雪花样的,求求你们,快帮我找找。”

  顾雪一脸的焦急,雾蒙蒙的双眸快要滴出水来。

  管家一听是顾锦小姐送的,也立马重视了起来。

  指挥着佣人到各处找找。

  “管家伯伯,我觉得可能在后院的草坪那里,我今天有去那边玩。”

  “后院?那地方可大了……”

  “管家伯伯,这样好不好,反正现在不是很忙,您让这些人都去一块找找吧!拜托拜托,这可是锦儿姐姐送给我的,对我最最重要了,你也知道,锦儿姐姐她……”说着,顾雪开始小声啜泣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