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9章 锦鲤精好心机

除灵好阴缘 第19章 锦鲤精好心机

作者:锁清秋 小说:除灵好阴缘 更新时间:2021-02-23
我啊头一次看见这种得理不得理不饶人的丫头,“嘿,你还起劲了是吧,我又也不是故意的,我也道过歉了,你还想怎么着啊,反正,人家被撞的都没说话的,你横什么横啊。”那好看女人突然垂着着脑袋,睫毛眨巴眨巴眨巴眨巴的,一副委屈贪大的模样,这又是闹的哪样?难不成我那苹果那漂亮女人突然低垂着脑袋,睫毛眨巴眨巴的,一副委屈求全的模样,这又是闹的哪样?难不成我那苹果核还把她砸出了脑震荡?!。...

除灵好阴缘

推荐指数:10分

《除灵好阴缘》在线阅读

我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得理不饶人的丫头,“嘿,你还来劲了是吧,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也道过歉了,你还想怎么着啊,再说,人家被砸的都没说话,你横什么横啊。”

那漂亮女人突然低垂着脑袋,睫毛眨巴眨巴的,一副委屈求全的模样,这又是闹的哪样?难不成我那苹果核还把她砸出了脑震荡?!

小丫头抬着傲娇的小下巴,气呼呼的说:“你终于承认,你是故意砸我们锦鲤姑娘的了吧?”

故意砸她?我是吃饱了撑的,还是吃饱了撑的。老子信了你的邪呦。

能住到这妙木山的估计都不是人吧,什么时候鬼怪也学会了咱人类的碰瓷伎俩?

“我就故意的了,你想怎么的吧?”我也懒得解释,气得就摞下这么一句。

一眨眼功夫,美女的碧色眼眸中竟眨出了泪珠子,那个扑簌簌的劲,真像掉珍珠似的,楚楚可怜的小模样呐。我要是男人,估计心都要疼碎了。

“姐姐,我不过就是想进去看看大哥,你不愿意就算了,又何必如此侮辱锦鲤呢。”

这个叫锦鲤的声音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听,如出谷黄莺似的,可她说的话我怎么有点听不懂呢?她口中的姐姐指的是我吗?我又啥时候不让她进去看什么叶大哥了?

等等,她说和叶大哥莫非就是我老公叶庭深?!

那小丫头也完全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低眉顺眼,咬着唇,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扶着锦鲤往我身边走过去。

“叶将军,你来得正好,你得为锦鲤姐姐说句公道话,你看看,叶夫人用它砸姐姐的头,她可是刚从东海回来,听说你……娶亲了,就跑来见叶夫人。”

闻言转过身,那小丫头手上拿着的正是这起事端的‘罪魁祸首’苹果核。

心说怎么变脸变这么快,原来是在这等着我呢?

叶庭深皱着眉,瞧了瞧苹果核,又瞧了瞧我,板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这时的锦鲤如弱柳扶风,扭动着纤弱无骨的柳腰向前走了两步,娇声说道:“大哥,别听小倩胡说,我想姐姐……可能不是故意的。”

什么叫可能不是故意的,我本来就不是故意的好吗?

“不是故意的才怪,不然她早不丢迟不丢,偏偏我们走过来的时候丢,我看她就是心眼小,见不得别的女人靠近叶将军。”

叫小倩的丫头看似自言自语的控诉却清晰地落入我的耳朵。我这才恍然大悟,看来不是遇上碰瓷的,怕是碰到上门踢馆的了。若是再不说话,我这将军夫人的名声怕是要毁了。

“二位姑娘今天真是让我长了见识,原来传说中的心机女表就长这样的呀。”我围着她俩走了一圈,又说:“这位叫锦鲤的姑娘不但国色天香,演技也已练得炉火纯青,要是去混影视圈的话,分分钟拿个视后影后啥的呀。”

“还有你,小丫头,瞧你长得水灵灵白嫩嫩的,要不是早早做了鬼,估计早被星探挖走了,还能在这里给人做婢女。自古红颜多薄命,薄命皆因是祸水,说的就是你们……”

叶庭深皱着眉头,表情严肃,声音也冷冷的:“柳儿,别胡闹。”

他跟我说话口气也未这么生硬过,看着锦鲤的眼神都比看我时柔和。他甚至都没问我怎么回事,就选择相信她们所说的。

我从没觉得这么委屈过,脸上就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阵阵发麻。我最讨厌被冤枉了,还是被口口声声爱我宠我的男人。

“大哥,你别责怪姐姐,她可能只是想和妹妹开个玩笑,我不碍事的。”锦鲤说完又朝我走来,福了福身子:“姐姐,我是大哥的义妹,叫锦鲤,你们成亲时我没来得及赶回来,今天我是来给你们补送贺礼的,小小薄礼,不成敬意。”

一会说我可能不是故意,一会又说是和她开玩笑,她那意思还能再明显一点么?

我无视她递过来的锦盒,笑着说:“原来是我老公的义妹啊,那你为什么叫我姐姐,而不叫嫂嫂呢?难不成,你是在为以后嫁进府里留后路?”

锦鲤的脸色乍红乍白,垂眸,睫毛一抖,眼泪又掉下来了。靠之,她真把自己当影后了,现场表演几秒钟掉眼泪呢。

叶庭深说:“柳儿,锦鲤刚到东海养伤回来,还未痊愈,不能用法术,跟你们一样,砸到了都会痛的。”后又对着锦鲤说:“柳儿她爱开玩笑,你别跟她计较。”

我气死了,火气蹭蹭地往上冒。他明明是我的老公,怎么对我连最起码的信任和了解都没有呢?难道在他眼中我就是那种会拿着东西砸着别人脑袋玩的骄横女人吗?

我瞪着他吼道:“叶庭深,我没有故意扔她,这只是个意外。”

“叶夫人,你刚才承认的时候,我们可都听见了。”小倩生怕事闹得不够大,出来‘指证’我,火上浇油。

我那是被她们气糊涂了,才顺嘴接了那么一句。还变成呈堂证供了?

锦鲤沉声喝斥道:“小倩,闭嘴,这哪有你说话的份。”

小倩该说的都说完了,她才出来制止,早干嘛去了。这一红一白脸的双簧唱得滴水不漏啊。

“柳儿,你玩累了就先回房休息,午饭的时候我来叫你。”

叶庭深留下这句话,就带着锦鲤进府了。他那意思就是要把我支开,跟锦鲤单独相处?还说什么我玩累了,那玩字也是一语双关呐。

锦鲤对我点头告别,转身时嘴角却扬起一个弧度。小倩临走时也冲我抬了抬下巴,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小尾巴都快翘上天了。

我气得抓住一根桃树枝就往下拉,揪着叶子,把它当成出气筒。

“啊……痛,痛,痛……”

我本是抓着桃树枝的,怎么变成头发了,还乌黑乌黑的。

我怎么从桃树里扯出一个女孩来了?!

我赶紧放手,往后弹开,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一身粉红衣衫的女孩,个子不高,大概一五八的样子,脸圆圆的,身材清瘦,娇小玲珑的很可爱。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左边脸颊上有一个桃花瓣形状的粉红色阴影。

难道妖也有胎记一说?

她揉着头皮,冲着我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叶夫人,吓着你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