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2.莽夫武官

冲破大宅院 2.莽夫武官

作者:沈年文 小说:冲破大宅院 更新时间:2021-02-23
包宏在一桌刚上的饭菜前坐着,不待自己女婿和外孙们施礼,摆摆手道:“咱们都是一家子的人,别做这些虚的,老夫也不不喜欢。玉凉,来外公腿上坐着,外公可想死你了。”堂之堂上的包宏是一个严肃认真的臣子,在夏玉凉面前就宛若一个慈祥和蔼可亲和蔼可亲又可爱的的老爷爷。夏玉凉见状...

冲破大宅院

推荐指数:10分

《冲破大宅院》在线阅读

包宏在一桌刚上的饭菜前坐着,不待自己女婿和外孙们行礼,摆手道:“咱们都是一家子的人,别做这些虚的,老夫也不喜欢。玉凉,来外公腿上坐着,外公可想死你了。”在朝堂上的包宏是一个严肃的臣子,在夏玉凉面前就宛如一个慈祥和蔼又可爱的老爷爷。夏玉凉上前,却又按耐住步伐,尽量让自己声音柔柔的说:“外公,我现在已经长大了,不能再像小时候一样了。”包宏没有在意这句话,脸一黑,假装生气:“在外公眼里你一直都是我捧在手心的小宝贝,快过来,不然外公要打你了。”话毕再看向其他人,“你们也坐吧,一家子不要太拘束。”夏毅彭想开口阻拦,没想到女儿是一个经不起“诱惑”的人,包宏话音刚落,急急几步走回去,仿佛等待很久一般。恐怕刚才那一套说辞也都是看在之前自己的教训下才说出来的。夏玉凉坐在包宏腿上,夏毅彭几人也纷纷入座。夏怀瑾看着包宏对妹妹问东问西,不管自己,有些纳闷,有些懊恼的问外公:“外公,你也太偏心了,我们也是你外孙子外孙女啊。”包宏把筷子啪的放在瓷碗上,全然没了笑意:“你这个武举老爷做得好啊,老夫何必在你那里上心。”怀瑾瞧着一旁的老爹瞪着他,好妹妹一副看戏的神情,而对面的夏芳芳和夏芬芬俩姐妹只顾着吃,根本没在意这边情况,自己孤立无援的情况下道:“武保天下,文保社稷。两者是紧密联系的,文举也好武举也好,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啊。”夏玉凉收齐悠然的态度,帮着说:“外公,我虽然是女孩子,但是感觉哥哥说的也对,文官武官都可以报效朝廷。”包宏轻轻刮了夏玉凉的鼻子道:“我们两家入朝几代都是书香门第,文官出身,如何能让家中出个莽夫武官。”家里特别反对夏怀瑾考武举的主要原因正是,身为这届内阁首辅的包宏,三朝元老,十分鄙夷武将,一心认为文人才能治国。导致朝堂中风气乃是重文轻武,竟没有什么可用之将。朝廷清明,但也不是毫无弊端,夏毅彭是一个圆滑的人,心里知晓,却不曾说出过,只告诫儿子不要想着武考,没想到最后儿子还是走上了这条路。夏玉凉以前看过话本,照样有足智多谋的武官,潇洒不凡的将军,并没有外公说的这么极端,当下只抿了嘴,担忧的看向哥哥,怀瑾也是眉间紧锁,低头吃饭,不再言语。好不容易儿孙过来聚一餐,包宏也觉得自己可能太严肃了,家中不谈国事,笑着缓和气氛:“玉凉,你坐到外公旁边的凳子上吧,外公真的老了,让你坐了不到一刻就熬不住了。”包宏眼睛不复以前的明朗,多了点浊气,脸上皱纹像树皮一样,零零散散的贴着,岁月的痕迹没有饶恕这位一心为国的的大学士,至亲的几人也只是默默叹气,纷纷转移话题,谈些最近所闻的有趣事。夏玉凉静静地听着父亲说的朝中趣事,这些事外公虽然知道,但他并不关心也不会说。夏毅彭绘声绘色的描述自己手下曹侍郎家中之事,包宏感觉和自己所知道的不是一件事,也认真地听着。“前几日朝中考核,要交一些证明去年政绩的材料。他把治水时百姓们自发表达感谢的万民书弄丢了。父亲你知道到此事吧。”夏毅彭下意识的觉得包宏知道,所以就没等他回答就继续说了,谁知包宏满脸疑问,心道:不是说保管在架阁库暂时不便拿出吗?“嚯,咱们自己说说倒是没啥的,这也是一个疏忽大意之罪,曹大人半夜把自己儿子,女儿,妻妾,下人全给捞起来,让他们写名字,字体必须不一样,名字自己想着写,我与他共事八载,竟然不知道他胆子这么大,哈哈。”包宏正要开口评论一番,夏怀瑾担忧地抢先一步说:“那曹叔叔岂不是又犯了欺君之罪?”夏玉凉也放下饭菜,紧张道:“要是被发现……”夏芬芬看着大人们严肃的样子,眨巴眼睛说:“这么可怕是不是要杀头呀。”夏芳芳嘴里还是塞着吃食,心里想到平常看的小画本,含糊地说:“掉头也不过碗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包宏又一次想要说些斥责的话,夏毅彭捻着胡须,给了大家最关心的答案:“老曹也是糊涂,他家里人绞尽脑汁每个人写出十几个名字之后,看到他那八岁的小儿子歪歪扭扭的字体,突然想到当时为了给儿子做好榜样,把万民书放在儿子房中,让他从小都能感受到如果政事做得好,百姓爱戴就得到的道理。”这个曹大人又大胆又糊涂,紧张过去,夏玉凉又拿起筷子叨菜,说:“还好只是虚惊一场,如果曹叔叔真的把自己做的万民书呈上考核,当做政绩内容,哪天东窗事发得要了他一家子的命。”包宏总算快的过这些年轻人了:“我不知此事,以为曹侍郎只是晚交了几日万民书而已,里面竟然有这么多内容。”夏毅彭道:“曹大人是个为国为民的好官,他这次做了错事。但是父亲,朝中很多事情都不完备。如果曹大人真的拿不出那个万民书,那他治水的功劳对于朝堂来说不就是空谈,根本呈不到圣上手中。再者,曹大人拿着假的万民书呈上,当真要治他欺君之罪吗?”包宏抬眼看着女婿,淡淡道:“你什么意思?”夏毅彭心中叹气:“我就是希望哪位大人不管何时做出的政绩都可以有人记录归案,不再出现丢失万民书就不算此政绩之事。或者说法情合一,应当调查清楚后合理陟罚臧否。”当朝中有很多老臣,他们过不了多久就要致仕,不想也可以说不敢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谁也不知道几十年乃至几百年后所推出的改革到底是好是坏,他们老了也不想折腾,包宏心中也有点这样的想法,没有回应夏毅彭所说。吃饱喝足时已经很晚了,朝野放假三日,包宏早就腾出几间屋子给夏家几人暂住。夏毅彭无心逗留,婉言谢绝:“家中没有女人,只有管家坐镇,小婿不在家的话怕他们处理不好事物。”包宏强硬的道:“你们几个做主人的都出来了,那些下人能掀起什么大风大浪。难不成你是不想让老头子我享受三日天伦之乐?”夏芬芬还处于孩童年龄,喜欢新鲜的东西,她和姐姐基本一年只能来一次“外公”家,央求父亲:“爹爹,我也想外公了,留下来嘛。”手心手背都是肉,虽说芬芳二姐妹母亲只是个填房,生夏芬芬时难产中死去,夏毅彭也很疼爱她们,就答应了下来。等小辈们下去休息,包宏留住夏毅彭。夏毅彭恭敬的道:“父亲可还有什么事情吩咐给我的?”包宏笑道:“不是什么正经的事情,你先坐下,我和你慢慢说说。”本来夏毅彭以为包宏要教训自己不愿意留在府中之事,不过好像不是那么回事,松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等包宏喝过一口茶,自己又拿起身边小几上的茶盏嘬着。“昭平公主的驸马在三年前病故你是知道的吧。”包宏正襟危坐,面容带上了鲜少对夏毅彭露出的慈祥。夏毅彭点头的同时心思急转,想到当年昭平公主找了很多学士写她亡夫碑文,最后选择了他的那篇,说他那篇令人追忆往昔,也尽显驸马平生之志。难道要写一个三年忌日致词给公主?包宏手扣在茶壶盖上道:“前些日子公主专程差身边最亲近的小黄门告诉我说,公主她想要嫁给你。”夏毅彭差点一口茶喷出去,他与公主只有几面之缘,话最多说过十句。包宏看着女婿犹豫的样子,叹道:“怪你年轻时也是京城出了名的风流才俊,四十多岁也没有再找配偶,公主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就很欣赏你,那次见你写碑文,品貌才俊不亚于她心中所想,想了你三年,丧期也满了,来问问你的意见。”他顿了一下,稍微打量夏毅彭的神情,直截了当的说,“公主不嫌弃你克妻之名。”夏毅彭尴尬的笑道:“小婿着实是不想再娶的。”包宏也知道夏毅彭经历过两次丧妻之痛,当时也没有急着回应那个黄门,一心只想回来问问女婿的想法,既然夏毅彭不愿意到时候他就找个机会搪塞,他们有恃无恐,毕竟本朝还没有听说过公主强抢大臣做驸马爷的。夏毅彭早年间听闻过这位公主,担忧道:“昭和公主性情刚烈,曾随驸马带兵打仗,听闻她杀敌上百人,如果小婿不从会不会惹祸上身?”包宏摆手,不在意的说:“人都会老的,你看昭和公主近几年吃斋念佛,哪有那时候女将军巾帼不让须眉的姿态。公主为人正直爽朗,你不同意她也不会强来。”包宏曾经当过一些皇子和公主的先生,其中也有昭和,既然岳父都说不担心,夏毅彭自然也没把此事放在心上。------题外话------耶,审核通过咯,一天一章,幸好还有库存,哈哈看了的童鞋可以留个评论呀,好的坏的都行,就是不想单机接下来三四章吧讲老爹的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