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建康

观相 第一章 建康

作者:萧莫沉 小说:观相 更新时间:2021-02-23 15:14:44
度。城门离处,一位六十左右,白发白胡子,一身道袍洗的蓝中带白的行脚道士静静地的观望着这座威武雄壮威仪的建康城。  “走了这么多地方,还我以为这南陈还有点儿气象,却想也但是如此”,道人望着城门两端懒懒散散的士兵,拄着拐杖摇着头轻声哂笑道:“繁华热闹之下,兵建康奉安门。...

观相

推荐指数:10分

《观相》在线阅读

  建康者,石头城也,三国孙权建国,立都为此,名为建业,后东晋建国,为避司马邺名讳,改为建康。建康地势东傍钟山,南枕秦淮,西倚大江,北临后湖,诸葛亮曾赞叹,秣陵地型,钟山龙蟠,石头虎踞,此帝王之宅。至东吴,东晋,刘宋,齐,梁五代以来,历代为都,后陈霸先灭梁登基建立南陈,依旧立都于此。陈霸先死后,陈蒨为帝,广修宫邸,其繁华程度更胜前朝。

  建康奉安门

  繁华的城道上,人流货物来来往往,可见其繁华之程度。城门不远处,一位六十左右,白发白胡子,一身道袍洗的蓝中带白的行脚道士静静的观望着这座雄壮威严的建康城。

  “走了这么多地方,还以为这南陈还有点气象,却想也不过如此”,老道看着城门两端懒散的士兵,拄着拐杖摇着头低声嗤笑道:“繁华之下,兵将暮气已重,富贵无刀剑交加,只不过是道旁锦绣,早晚也必会任人取拿”

  “龙盘虎踞,帝王之宅,倒也可笑,钟山残龙无身,秦淮水淹石虎,这诸葛武侯倒是聪明,竟想以断龙死虎之局灭败东吴,却不料最终为了他人做嫁衣”

  “还是先入城找个住宿的场所吧”,看着已是昏沉沉的天色老道心想,脚下步伐也不由加快了几步。

  自侯景之乱后,建康人口一度凋零,后经陈霸先,陈蒨两代帝王苦心经营之下,不说恢复到梁朝时百万人口之数,却也是一幅人挤人的画面了。

  繁华的街道上,货物叫卖声连绵不断,街道两旁皆是密密麻麻的小贩兜售着各自自产的一些小玩意,小贩四周还围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孩童咬着手指在一旁游玩。

  热闹的人群拥挤不堪,大人与小贩激烈的讨论着价格,丝毫不在意一旁的小孩,大人心想只要不离开自己的视野之中就行,便也任其四处打闹。

  激烈争吵掩盖了远处若有若无的马蹄声,直到不远处有人骚动的来回退躲闪着,这才有人回过神来高喊道:“快闪,有马来了”

  一时间街上路人商贩纷纷抱上两边的孩童涌上两旁,果不其然,话刚一喊完,不远处便出现了一队五十余人的铁甲骑军,为首一人三十余岁,身形壮硕,面色黝黑,穿着一身黑色铁甲,腰间横跨七尺长刀,尤其是脸上有着一道一尺多长,从眉心直到鼻翼的刀痕,煞是难看。

  “我的儿”,眼看骑军将至,只见人群跳出一个三岁左右还没结发的男童

  “闪开”,为首的黑甲刀疤将领看着眼前突兀出现的孩童,面色虽然震惊,但是眼中却显现出嗜血的本性,暗自紧夹马腹,但是口中却大呼闪开。

  数丈的距离眨眼及至,两旁众人纷纷侧过头去,不想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倒是人群中一位身着富贵的中年女子大叫一声,连忙疾步冲出人群,上前弓着身子抱起孩子,想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挡住疾驰而来的马匹。

  眼看马匹就要撞向女子,突然,人群之中又冲出一道白色身影,骑在马上的黑甲刀疤男子只觉眼前刮过一丝劲风,未及反应过来,便只觉身下马身一晃,随即轰然翻身倒下。

  刀疤男子滚落在地,立时打了滚,随后翻身起来,拔出腰间长刀警惕的盯着前方的身影,四周骑兵看将军翻身落马,连忙驱马上前拔刀围住二人。

  看着眼前白胡子老道左手微微拂动的长袖,刀疤男子脸色抽搐一下,随后收刀入鞘,上前对老道屈身拱手笑道:“刚才多亏道长,否则本将就要筑下大错”

  老道微笑不语,拂动着长袖缓缓拍打着道袍上沾染的灰尘,四周的军士不明将军怎么转过性子来,但看见老道的样子,纷纷大怒,其中一人更是驱马上前怒道:“你这杂毛怎么如此无礼,我家将军既已致歉,礼倒不回一个,莫非是看不起我家将军”

  “住嘴”刀疤男子轻斥一声,对老道笑道:“部下无礼,望请道长恕罪”

  老道还是微笑不语,刀疤男子自觉无趣,便转身翻身上马,对着四周围观的百姓高声说道:“方才因道长援助,否则在下就要犯下大错,本将在这里为两位致歉了”

  说罢,顿时四周响起阵阵叫好声,刀疤男子严峻的神情下,嘴角微微一笑,随即向四周百姓拱了拱手,便驱马而去。

  老道望着渐渐远去的刀疤男子冷冷一笑,低语道:“人性嗜杀,却要做此姿态,却浑然不知自己大祸临头,可笑”

  待将领走后,衣着华贵的妇人抱起男童连忙向老道谢道:“多谢道长救我儿性命”

  老道摆了摆手,道:“举手之劳而已”

  “对道长说是举手之劳,但是对我家却是活命之恩,我这孩子父亲早死,却全然靠我一个妇人养大,若不是相公活时留些许钱财,否则”,话没说完,妇人就抱着孩子痛哭起来,倒是怀中的男童浑然不知母亲为何如此,以为是自己闯祸导致,连忙举着小手擦拭着妇人脸上的泪水。

  老道看见此景,笑道:“夫人倒是好福气啊,这孩子面相宽厚,眉目清秀,日后必定大有所为”

  妇人止住泣声,问道:“道长还会看相?”

  “略懂,略懂”,老道谦虚道

  “不知道长看我这孩子以后会如何?”

  老道微微一笑,摇手道:“刚才我已说过,每个人自有自己的福分,若是说尽了,怕是不妙了”

  妇人听完也不强求,对老道说道:“道长若不嫌弃,可到舍下招待几日,以尽小儿活命之恩”

  “我乃化外中人,夫人毋须如此”,说完便从怀中掏出一块猴形玉佩递给妇人,道:“今日我救了这个孩子,已然与其接下缘份,若是他日有人拿着同一块玉佩的话,夫人只需答应帮他一个小忙就行”

  “道长请求,贱妾必然答应”,妇人弯腰躬身应道

  妇人答应后,见道长久未回应,抬头望去,却早已无老道身影,妇人拿着猴形玉佩看了一伙后,捏着男童的脸蛋浅笑道:“今天遇到一个老神仙,我儿日后有福了

  “将军,那老道竟敢打伤将军骏马,为何不杀了他”,阵阵马蹄声下,一个军士骑马上前对着黑甲刀疤将领问道

  “愚蠢,你以为我们还是在边塞,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刀疤脸的男子面色阴沉的说道:“如今我等是来这建康干什么的你们不知道吗?,怎么能为了一点小事坏了我等以后的一生富贵”

  “将军,属下倒是知道轻重,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哼,我也咽不下这口气”,刀疤将领狰狞一笑,道:“等这件事干完后,就算是大搜全城,我也要杀了那个白胡子杂毛还有那两个让我难堪的母子”

  刀疤将领抓紧马绳,对身后问道:“我要你们回送的信可否送去?”

  “将军,已然送去”,一名骑兵连忙回道

  “好”,刀疤将领大声笑道:“待过几日,我等便是一生无忧了”

  昏暗的夜色之中,骏马驰骋,踏起阵阵尘灰,五十多余铁骑紧夹坐下马匹,死命的挥动马鞭,向着建康皇城疾驰而去。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