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誓师

观相 第五章 誓师

作者:萧莫沉 小说:观相 更新时间:2021-02-23
烟,若有若无的遮挡住住了耸立的石碑。  日上中头,良辰吉时一到,一阵鼓声响了,宇文邕身穿黑色龙袍,腰跨青铜斑纹剑缓缓地步上石台,三拜之礼之后,宇文邕站站起身来,从身旁内侍递过来告天祭文,后转身望着石台下密密麻麻的大军,高颂道:“北魏无道,内有高纬残杀忠寒冬刚去,城外便早早新建了一座高五丈,长宽十丈的圆形石台,石台之上石碑耸立,上书‘誓师’二字,宽广的石台上,内侍高端着牛羊祭品缓缓步上台阶,三足铜鼎内飘散着徐徐青烟,若有若无的遮挡住了高耸的石碑。。...

观相

推荐指数:10分

《观相》在线阅读

  北地的寒冬来的快去的也快,春风还未吹来,广阔的北地上的一片银妆早已化成河谷里的流水,奔涌着向南方袭去,虽然空气中还是带有丝丝凉意,但是原先只剩一片雪白的大地,如今已是泛布着万紫千红,恰是有一种昨日寒风吹满树,一夜已是万花开的景象。

  寒冬刚去,城外便早早新建了一座高五丈,长宽十丈的圆形石台,石台之上石碑耸立,上书‘誓师’二字,宽广的石台上,内侍高端着牛羊祭品缓缓步上台阶,三足铜鼎内飘散着徐徐青烟,若有若无的遮挡住了高耸的石碑。

  日上中头,吉时一到,一阵鼓声响起,宇文邕身着黑色龙袍,腰跨青铜斑纹剑缓缓步上石台,三拜之礼过后,宇文邕站起身来,从身旁内侍接过告天祭文,转身看着石台下密密麻麻的大军,高颂道:“北齐无道,内有高纬残害忠良,外有高阿那肱祸害百姓,为天下苍生计,朕与陈国结盟,共伐北齐,北齐之民何不久待王师,三日后,朕便亲率二十万肱骨之士直破北齐,誓必直击邺城,破邺城之时,便是尔等将士受功之时”

  “威武,威武”

  声声高呼传来,宇文邕看着台下跪拜这的将士,心里就像秦始皇看着自己横扫六国的铁血大军一样愉悦,转头看见吓得瑟瑟发抖的陈国使者,宇文邕大笑着将手中祭文投向铜鼎之中,渺渺青烟伴随这高扬的战鼓音直冲九霄

  祭天誓师之后,金光碧瓦的大殿上,宇文邕被内侍拥护着登上龙椅,咳嗽了几声后,向身旁内侍点了点头,内侍连忙从袖中拿出圣旨,念道:“三日之后率军伐齐,任宇文盛,杞公宇文亮,国公那罗延为右三军;樵王宇文俭,大将军窦恭,广化公丘崇为左三军;齐王宇文宪,宇文纯为前军,朕亲率攻平阳,命大将军韩明分守大周边出险要,破晋州,三军汇合,直击邺城,生擒高纬”

  “臣等领命”,宇文宪等人跪拜高呼道

  宇文邕起身轻声对内侍轻声道:“朝会后,命宇文盛,宇文亮,宇文宪,宇文纯等人内殿见驾”

  “散朝吧!”,宇文邕挥挥手,便径直转身走了

  “恭送陛下”

  跪拜后,宇文宪等人被内侍连忙喊住,听到旨意后,赶紧赶往内殿,急冲冲的样子倒是引起一旁杨坚的警觉,慢步走出皇宫,上了马车后杨坚一改慢悠悠的样子,二话不说急忙对车旁的管家吩咐道:“先去府邸,不,去城南,另外你再派人叫上文泰先生,命他去城南,他就明白了”

  管家看见老爷如此着急,连忙吩咐下去,亲自驾着马车疾驰而去。

  宇文宪等人匆匆赶到内殿,内侍还未推开房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续续断断的咳嗽声,宇文宪眉头一紧,对头前带路的宦官骂道:“狗奴才,陛下发病,竟敢隐瞒我等,你真是该死”

  “齐王何须发这么大的怒气”,房门被推开,宇文邕坐在铺放白虎皮的楠木椅上捂袖咳嗽说道,四周还摆放着五六个火炉。

  宇文宪走进殿中,便感觉扑面而来的热气,转身对宦官骂道:“你这奴才,到底是怎么回事?连主子都照顾不好,要你何用”

  宦官被宇文宪一骂,连忙跪地哭道:“是小人不好,委实是今日誓师,皇上拧着性子要去读告天伐齐的祭文,看我大周雄师,这才导致寒风入体”

  “齐王不必惊慌,小小寒风怎么能挡住朕争霸天下的雄心,何必去怪罪一个下人”,宇文邕笑道

  “皇上既然伤寒在体,那请皇上亲征之事莫要再提”

  宇文邕勉强支起身,大笑道:“朕是鲜卑族人,莫说是小小伤寒,就是刀剑之伤,照样能策马提枪,杀尽敌寇”

  “陛下”

  宇文邕摆了摆手,道:“小伤不在话下,朕叫你们来,是有大事要说”

  “请陛下明示”,宇文宪等人拱手问道

  宇文宪走到宇文盛,宇文亮二人面前,沉声道:“你二人皆是我鲜卑皇族,伐齐时你二人与那罗延独领右三军切要小心谨慎,此人忠奸难分,朕甚是不放心,之所以要你三人独领四万兵马,乃是要你二人看住那罗延此人,不求大功只求小心,一旦他有异动,杀”

  “遵命”

  “嗯”,宇文邕又对宇文宪,宇文纯二人道:“你二人领前军,只要做到拖延齐军就行,朕再领六万兵马直取平阳,平阳乃晋州之门户,北齐之咽喉,破平阳,便可取晋州,三军汇合,到时北齐大半已在我手,不管是稳扎稳打,还是直取突击,踏平邺城皆不是难事。”

  宇文宪听后,突然问道:“陛下,何不待灭齐之后,直取南陈”

  “朕倒也想,可是陈顼不是善与之辈啊”,宇文邕走到窗前,推开窗子,猛吸了一口气,喃喃道:“先齐后陈,北齐不比南陈,看来要等陈顼老死,才好动手啊!不知道那时是他死,还是我先死呢?”

  城南三清道观,杨坚匆匆赶往,刚到道观观门口,只见高颖一身白服静静的坐在道观空地前的木桌旁饮茶,看着满面汗水的杨坚,高颖笑道:“大人莫非被家中悍妇所追,竟然狼狈如此”

  “先生何必嘲笑我”,杨坚坐到一旁,端起桌上的茶杯就喝

  “先生这茶盐巴倒是少了点”

  高颖微微一笑,说道:“在下本是南方人,喜食清淡”

  正说话间,李文泰也是满脸汗水走上前来,笑道:“你二人倒是喝得正欢,倒累的我一身臭汗”

  杨坚哈哈一笑,回道:“文泰兄,在下也是刚来而已”

  高颖看着二人,笑道:“虽然多多走动有益身体,二位不似特意来这山上游山玩水的吧!”

  “宇文邕今日誓师北伐,却不知为何突然急招宇文宪等人,我怕他们有商讨诛杀我的嫌疑,特来向先生求解”,杨坚压低声音说道

  高颖默然不语,从怀中掏出几张黄纸轻轻的放在桌上,抬头看着二人。

  杨坚拿过黄纸看了看,发现上面都是一些药材的名字,看完递给李文泰后,问道:“先生,此乃何物?”

  “这是我从宫中宦官手里买来的御医医方,上面皆是宇文邕这几日服用的药物和他的病症”

  李文泰接过黄纸,捂须说道:“大黄,朴硝,厚朴,这些都是做伤寒承气汤的药物,有什么问题吗?”

  高颖笑道:“伤寒由张仲景分为大阳,大阴等,阴明腑状用承气汤本来没错,可惜的是宇文邕得的不是伤寒,乃是肺疾”

  “宫廷里有御医,应该不可能搞错啊?”,杨坚端起茶杯疑惑道。

  “御医也会看错,如果御医放在民间,必是神医,但是如果放在宫中,就是庸医”

  李文泰笑问道:“先生何解?”

  “在民间治疗的不过是乡野小人,治不好一句无能为力就行,但是放在宫中,治不好那就是抄家灭族的大事,再说,肺疾本与伤寒相似,就算真的有御医看出来,他也不敢说,只因这肺疾治疗不好,不管如何解救,只有死这一条路”

  李文泰连忙问道:“先生是如何看出来的?”

  “这几天宫廷里有好几位御医辞官回乡养老,宫里面的俸禄这么丰厚,一年的银财就相当于百口之家一年的收入,无缘无故的,怎么会突然辞官呢?要不是他们自己心里明白以后将会有什么灭顶之灾,否则是不会走的。”

  杨坚皱眉道:“先生,你看宇文邕还有几日活头?”

  高颖曲着手指,说道:“如果按这方子上所说,怕活不过三年”

  “一代人杰就要就此而去了,那么太子宇文赟就要等位,日后怕是比活在宇文邕的手下更加艰难”,杨坚感叹道。

  高颖笑道:“一个坏的对手永远要比一个好的对手简单得多”

  说完,高颖拍拍衣袖起身道:“走吧!”

  杨坚疑惑问道:“走?去哪里?”

  “下山去你府上,你可得给我找个好一点的地方”

  “真的”,杨坚喜道:“先生等一下,我马上命人回去将府上打扫一下”

  看着满面喜色兴匆匆迈着脚步下山的杨坚,高颖对李文泰笑道:“大人总是如此吗?”

  李文泰无奈一笑,回道:“大人自小便生活在其父军营里,免不了学点军人气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