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冬日

观相 第四章 冬日

作者:萧莫沉 小说:观相 更新时间:2021-02-23 15:14:45
宪恭请吾皇”,宇文宪面色一惊,急忙跪倒恭请道。  宇文邕笑着扶起宇文宪,地说:“朕的齐王殿下,还在怪朕私放那罗延?”  “臣不敢,虽然臣不明白了,陛下身系国本,一但伐齐之时出了什么差错,这大周会出一乱的,到时候我宇文家的天下怎么办”,宇文宪眼“宇文宪恭迎吾皇”,宇文宪面色一惊,连忙跪下恭迎道。。...

观相

推荐指数:10分

《观相》在线阅读

  内堂之中,齐王宇文宪狠狠的拔下身上满是汗渍的朝服,语气凌烈的在房间里自言自语的骂道:“那罗延这个小人,尽然奏请陛下亲征,若是陛下出了什么闪失,那可如何是好”

  思索再三后,宇文宪怒哼一声,对房门外大叫道:“来人,给我被服,我要入宫进谏皇上”

  “不必了,朕既在,何须被服进谏”

  一声笑声传来,房门推开,只见宇文邕一身青白交加的便服突兀的站在房门口,四周站满了腰跨短刀,身形壮硕的黑汉。

  “宇文宪恭迎吾皇”,宇文宪面色一惊,连忙跪下恭迎道。

  宇文邕笑着扶起宇文宪,说道:“朕的齐王殿下,还在怪朕私放那罗延?”

  “臣不敢,但是臣不明白,陛下身系国本,一旦伐齐之时出了什么差错,这大周会出大乱的,到时我宇文家的天下怎么办”,宇文宪眼溢泪水悲戚道

  宇文邕叹了一声,咬牙切齿道:“你可知朕是多么无奈,朕登基时,宇文护专权,军中又有八大柱国,这大周军伍中竟然只知下有柱国而不识上有天子,朕不得与各柱国结下姻亲之好,以稳住朝中各个国公,现如今,朕必须要有一场能够千军扬名的胜利,以夺军中八大柱国之威望。可是实在可惜,当初朕第一次伐齐,竟然一无所获,回朝倒是被那些国公暗地里骂朕毫无识兵之能,军队之中名望必定有损,此此北伐乃是必胜之局,定不能让那些奸险小人小瞧了朕”

  宇文宪自不知军中还有此事,问道:“陛下既然要于军中立起威信,却又为何要放过那罗延?”

  宇文邕慢步走到内堂座椅前,坐下笑道:“一个帝王要保证的是朝堂之上文武的平衡,朕既然要亲征北伐,世代身为武将的八大柱国必然不喜,会认为这是朕在夺他们军伍中的兵权,必然会大举反对,而文官门会认为,天子自应该安坐与朝堂之上,征伐天下自应该下面去做,孔孟不是说过一句话吗,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亲征这种事是不能出自朕的口中的,一旦说出来,朝堂之上必是百官不和,于国无益。昨日不管那罗延出自什么想法,想要朕亲征北齐,其结果必然是被百官所不容,这样既能消磨那罗延家的势力,又能给朕在军中打下一个偌大的名声,如此好事,朕岂能不为”

  “若是那罗延在陛下离开京师时,祸乱朝政怎么办?”

  宇文邕大手紧紧的抓住椅子上的把手,阴沉的说道:“那就把他带到战场去,只要他有一点别样的心思,朕就要他的命”

  冬日的天气委实不好过,北地的寒冬不似南方那如女子般的温柔婉约,广阔的大地上只有漫天的鹅毛大雪和河道上坚如磐石的寒冰,雪白光滑的街道上看不见一个行人,只有周围房屋内炭火透过窗户发出跳跃闪耀的火光,才知道这座城市还活着。

  杨坚搓着手,待手掌暖和点后,才将手慢慢伸向面前的火盆,如果不这样做,手一定会肿的老大,最后皮肤开裂疼痛难忍,不管是靠手掌吃饭的农户,还是善于享受的达官贵人都知道这样做,这早已是北地里众人皆知的道理。

  “为何不将先生接到府上来?这大雪封山,既无吃食,又无炭火取暖,还要担心山上游荡的野兽,可是危险的很啊!”,杨坚抬头对坐在对面的李文泰说道

  李文泰无奈的笑道:“先生说时机还未成熟,不能下山,我上山时候已经在山上留下了好几个侍卫和一些肉食炭火,度过这个寒冬应该没有问题”

  “嗯”,杨坚看着跳跃的火光苦笑道:“昨日接到旨意,命我等春日雪化后跟随大军出征北齐,果真是与先生说的一般无二”

  “如今我和满朝文武交恶,这国公的爵位倒是保全了,以后在这朝堂之上怕是寸步难行啊,先生现在又不愿意下山,不知什么时候还能过个安生的日子”

  李文泰笑道:“大人岂不知得一物必会失一物,大人如今已然保全性命与爵位,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杨坚皱着眉头道:“我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宇文邕不相信我,早晚也会对我下手,朝中亦无臂力相助,难啊!”

  “大人何须担心,高先生说过,万事开头难,既然开头已然结束,只要耐心走下去就行了,何况还有高先生在大人身后出谋划策,大人毋须担忧”

  杨坚用自己含有余温的双手在脸上擦了擦,笑问道:“文泰啊!你说先生到底是怎样的人啊?我送他钱帛他不要,送他美人也不要,他到底求的是什么呢?”

  李文泰拿着火钳翻了翻火盆上的炭火,笑道:“大人记得高先生第一次问你什么吗?”

  “或许他真的是想看到天下一统,百姓安康吧!”,杨坚长叹一声,随即又疑惑问道:“既然他想百姓安康,为何不支持宇文邕,而支持我呢?”

  李文泰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张信纸来,递给杨坚,杨坚抬起带有余温的手接过信纸,扯开信纸,杨坚看着纸上的内容越看越兴奋,说道:“先生大才,我若再怀疑先生,必叫我不得好死”

  李文泰接过信纸丢到火盆上,看着信纸烧为灰烬,才笑道:“先生说,自西晋以来,胡人乱华,其国乍鲜有百年者,就算第一代君王雄才大略,但是后辈多是凶杀成性之人,苻生,高纬之流更是数不胜数,自古圣王出汉室,乃不变之定律”

  “是啊,我佩服宇文邕,但却不佩服宇文家族啊!这大周人分三等,鲜卑为尊,突厥次之,汉人最贱,可笑,可笑之极”,说着说着,杨坚已是满面泪光

  李文泰低叹一声,道:“是啊,大汉以来,我汉人自立为尊,就算是东汉末年,乌丸,匈奴,鲜卑等流,谁敢撸曹孟德虎须,一到西晋,五胡乱华,北地苍凉,衣冠南迁,胡夷满布,这天下更是千疮百孔,我汉人贱如牛马,杀之无罪,饿之食我汉家子民,余年幼时读到冉闵将军一纸‘杀胡令’,在下何不是一身热血”

  杨坚看着火盆沉声道:“是啊!就如先生信中所说,胡人根子里只会破坏,就算出现宇文邕这种皇帝也是转瞬即逝,北齐就是前车之鉴,高欢何等大才,却不料子孙一代不如一代,当今太子说的好听是性子沉默不善言语,可惜他却瞒不过我杨坚,他一双眼睛就像嗜血的狼一样,我一生中就只有在高欢其子,高湛身上见到过”

  “宇文邕虽然疑惑我,但是他不会随便杀我,自从去年我进谏陛下太子行为不检,太子那双眼睛就从未从我身上移开过,我怕一旦他继位,这大周会被毁掉,这八大柱国也将不存了,我汉人子民也必将更加难过”

  李文泰疑惑问道:“那大人为何还将小姐嫁给宇文赟?”

  “皇上登基之时为了交好其他各柱国,纷纷向各个国公迎亲,当时宇文护当权,皇上与宇文护明面上相处和谐,背地里不知道交过多少次手,况且又有独孤信等人密谋在前的事发生,宇文护对我亦是杀机已起,为了自保,无奈之下我只好投靠皇上,但如今才知道,我这样做既不能交好皇上,还坏了我家姑娘的一声幸福,实在是我人生做出来最错的事”

  看着四十多岁掩袖哭泣的杨坚,李文泰轻声安慰道:“事既以成,大人要将眼光看长远点,不要过于纠结与眼前的事”

  杨坚擦了擦面上的泪迹,抖了抖衣袍上的炭灰,站起身来推开窗户,苦笑道:“不知这雪化了后,是一副什么景象,是春归,还是又生一幅乱象”

  “大人何须出此感叹,这天下终归要是一统的,春秋战国是如此,三国是如此,比起列国分割,一统的国家才是真正对百姓有利的”

  看着窗外的寒雪,听到李文泰的话,杨坚点头道:“是啊!天下终归是要一统的,不知这个幸运儿是谁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