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卫生间内的低吟

绝命诡案 第一章 卫生间内的低吟

作者:景明冉亓 小说:绝命诡案 更新时间:2021-02-23 19:39:18
C市算一个很安逸的生活的城市,刘一在四环外租了一间稍稍破旧的屋子,终日闷头阅读和写作,唯一的消遣娱乐是在转租房的阳台纳凉。 “当当当!”一阵豪无节奏的敲敲门声,被打破了屋内的恬淡。 刘一挠挠头,缓慢地地走到门口,敲敲门声仍在继...

绝命诡案

推荐指数:10分

《绝命诡案》在线阅读

C市算是一个比较安逸的城市,刘一在四环外租了一间稍微简陋的屋子,整日埋头写作,唯一的消遣就是在出租房的阳台乘凉。“当当当!”一阵毫无节奏的敲门声,打破了屋内的沉静。刘一挠挠头,缓慢地走到门口,敲门声仍在继续。他对着猫眼瞧了一眼,摇摇头,抬手打开门不耐烦地问:“怎么又是你?”刘一面前的是一个头发蓬乱,面黄枯瘦的中年男子,虽然穿着整齐,但是不知从哪看,总感觉他特别的别扭。男子不敢直视刘一,突然抬头:“打扰,你家漏不漏水,额,我,我是说,或是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我……我家竟然下水堵了,你家呢?”刘一见他语无伦次,胡说八道。“你一天来五次啊!我都说了,你家下水堵了我家怎么会漏水。”刘一不耐烦地把门关上了。“真是有病!”刘一好奇的又从猫眼看了一眼,门外的中年男子显得有些失落。但是并没有立刻回身离开,左手刚要抬起来又落了,而右手一直捂着自己的耳朵,面目扭曲,好像很痛苦的样子。男子在刘一家门口徘徊了二十多分钟后才离开。夜晚是一个最适合写作的时刻,但是每到十一点左右,楼上就会传来那叮叮当当的声音,还有急促的脚步声,来来回回。前一阵还能听见女人的声音,老房子隔音差,刘一也很无奈。刘一点了一支烟,走到阳台骂了一句,神经病。这栋老房子只有五楼,刘一住在四楼,五楼只有一户人家,另一户也被这个中年男子买下了,听说是改成了一间合并房。刘一手中的香烟飘出的烟雾好像一缕会行走的雾气,慢慢的飘到了楼上。“啊!谁?别,别!”一股刺鼻的味道掺杂在一阵阵白烟中。“活该,活该,这下我看你怎么装!什么?会一直听我的话?臭婊子,别骗我了!”中年男子面对着镜子好像在自言自语,手还一直抓弄着什么。“啊?这是我吗?你是谁?”中年男子表情一变,立马变了一个人似的。右手抚摸着镜子的自己,左手紧紧抓住旁边的女孩内裤在脸上蹭了几下,“还是你最乖,我的小宝贝。”紧跟着一阵狂妄的笑声,原本安静的厕所瞬间变得吵闹起来,就连楼下都听得到。昏暗的灯光逐渐失去了光芒,声音也随之泯灭。清晨,阳光明媚,春风顺着窗缝挤了进来。原本还想睡到十一点的刘一被一阵阵的脚步声吵醒。“还TM让不让人睡了!”刘一还未穿好拖鞋就走了出去,打开门一看,楼道里竟然站了好多警察,还有一些好事儿的邻居,警戒线已经封住了从四楼到五楼的楼梯口。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从楼上传来。“小刘?你怎么在这里?”刘一抬头一看,揉了揉眼睛,笑着说:“王队啊!怎么是您啊?”“这不一大早有人报案嘛!怎么?你没听见警车声?”刘一眼前这个胡子拉碴,一身烟味,长相严肃的男子名字叫王建国,是本区重案组组长,闷头办案的家伙,人快四十了,也没有结婚。他与刘一认识是因为一起校园绑架案。之后刘一一直帮助王建国破获一些案子,关系算是不错。而刘一也成了警局的“特约嘉宾”。“怎么了?”刘一好奇的问。“谋杀,一会法医就来。”王建国撂下这句话就快步地走上了楼。从楼道里一直传来邻居们的议论声。偶尔能听见“李教授出什么事了?”“不应该啊!李教授为人这么正直!”“前段时间还好好的在楼下看他散步啊!”“你怎么还不跟上来啊?”王建国扶着栏杆叫了一声刘一。刘一愣了一下,穿上了鞋,跑了过去。刘一跨过警戒线,与王建国一起走进了五楼这个奇怪的屋子。他突然打了一个寒颤,这间屋子虽然他从来没有来过,但是却又那么的熟悉。屋内除了血腥味以外,还夹杂着其他的味道。墙上挂着一些画作,左右两间屋子敞开,右边的屋子好像是受害者的绘画工作室,左边的是书房。“王队,你闻到了吗?”刘一不停地用手煽动,想将这稀少的味道聚集在自己的鼻前。王建国明显没有闻到,一直在观望着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师傅,死者身份核实过了!”这时从屋内走出来一个平头,浓眉大眼,健壮的青年。“说吧!小许!”许伟,警校毕业后被分到了王建国的管辖派出所,一直跟着王建国,平时两人以师徒相称,之前与刘一称兄道弟,不过几次刘一协助破案,抢尽了风头,开始有些嫉妒他的侦探头脑。许伟瞥了刘一一眼,“他怎么在这?”“赶紧说,少废话!”“死者李文忠,男,五十二岁,独居,是这里附近艺术大学的教授,没有犯罪记录。现场有些……”刘一听完以后,将这一段时间李文忠经常敲自己房门的事情告诉了王建国。王建国拖着下巴说:“看来还真有点奇怪!小许,你怎么不接着说了?”“师傅,你们还是先看看死者吧!”许伟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有些胆怯。王建国和刘一慢慢的向厕所走去。眼前的景象瞬间惊煞了二人,李文忠全身赤裸,从胸口到肚皮的位置被割开,并且缝合,下体被切除,丢在了浴缸里,地上的血迹填充了整个洗手间的地面。李文忠内脏被人挖了出来放进了地上,并且整齐的摆在身旁,但是肚子确是鼓的。他双眼圆瞪,直视厕所门口处,嘴巴大张,好像受到了惊吓。厕所镜子上用血写着“该死”两个字。刘一走上了前,蹲了下来,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李文忠的尸体,又仔细地观察摆在地上的内脏。“从表面上看,受害者没有与凶手进行搏斗,两人有可能认识。而致命伤在胸口的位置,直接穿透了心脏。凶手相当有耐心,把死者的内脏拿出来以后,并将肚子又缝了起来,肚子里有填充物,凶手应该在里面放了什么。从内脏流出的血液并没有完全凝固,死亡时间应该是今天凌晨三点到早上五点之间。”这些都是从表面来看。“小许,找到作案工具了吗?”王建国回头问了一嘴。“没有师傅,现场都找过了,没有!”“凶手带着作案工具上门,就像上门工作一样,肯定不会留在这里!从镜子这两个字来看,是仇杀。”刘一站了起来。“你可是他邻居,昨晚就一点声音没有听见?”许伟好像怀疑刘一叙述的真实性。“我真的睡得很死。”刘一猛地回头,望着厕所手盆的位置,正好对着楼下厕所的位置。“漏水?下水道堵了?难道?”“小刘怎么了?”王建国见刘一打开水龙头,只见水并没有迅速的流下去而是逐渐积满了整个手盆。水管是塑料胶管,刘一轻而易举就摘了下来,一股恶臭味扑面而来。当场的几名小刑警已经呕吐不止。血腥味掩盖了下水道的味道。“这是?”王建国问道。刘一强忍着这股恶臭味,为了不破坏现场,他走到厕所一角,甩了几下。只见里面掉落了一些碎肉,还有很多蛆虫。“尸块?”刘一放下水管,蹲在地上,干呕了几声,随后陷入了沉思。“刘一,你说话啊!这么多人都在这里等你!”许伟还着急上了。“小许,行了!你去检查下死者屋内还有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许伟虽然有些不爽,风头都让刘一抢去了,但是自己师傅发话了,只好瞪了一眼刘一后离开了厕所。“小刘,发现什么没?”“王哥,这些尸块需要你回去检验一下,应该不是受害者的!”王建国点了点头。“是谁报的案?”刘一接着问。“是李文忠自己,报案时间是今早六点。看样子应该是凶手用李文忠的电话报的警,电话里的声音并不像五十几岁的人。”“报案人就是凶手,凶手用李文忠手机拨打的电话,你们应该没有办法查到凶手。凶手在这里呆了一会才报警,除了处理尸体以外,可能还在找什么东西,或是欣赏眼前的景象,来满足他心中的某种欲望。”刘一进厕所时也仔细的观察了厕所结构和内部的物品。“这厕所改造过,对于这种老楼来说,应该算大的。从厕所的洗漱用品来看死者应该是个很讲究的人!”“很讲究?”“对!应该说是很会保养自己!经常交际。”刘一指着身后的护肤品和香水,随后又走到了死者身边接着说:“但是这些护肤品还是没有掩盖他的苍老。对了!还有这些东西。”刘一指着两条小女孩的内裤,接着说:“受害者有恋童癖。”“从血迹的走向和血迹上的脚印可以看出,受害人可能是上厕所出来的一刻被凶手注射了药物。受害者瞳孔扩大,而且眼白处布满血丝,应该是平日疲劳过度,案发时又受到了惊吓。”王建国等人顺着刘一的手来看他说的每一个地方。刘一点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摆摆手说:“你们自己弄吧!我还得回去码字呢!”“你等等!受到惊吓?这家伙不是独居吗?谁能吓着他?难道是凶手?”王建国一边观察着尸体,一边四处寻找着什么。“王哥,可能是凶手,还可能是自己,受害者很可能有精神疾病啊!”刘一指着厕所手盆上的镜子说。“自己吓自己?”王建国稍有怀疑。“有,什么时候你会自己吓自己?或是看见自己的内脏被人挖出来,受害者很可能是半清醒状态时被割开了肚子。”在场的刑警都被吓得目瞪口呆。刘一接着说:“从现场来看,凶手相当冷静,从刀口的整齐度和内脏的切割来看,应该有一定的解剖学知识,但是绝非专业,可能是自学的。凶手行动谨慎,敏捷,不是第一次犯案。”“先回警局吧!这案子有点蹊跷,剩下的事情交给许伟处理吧!”“怎么?还想让我卷进来?我可没什么时间啊!”“来吧!发生在你眼皮底下,你说是不是得搞个清楚啊!还有个事,你的好兄弟刘星失踪了,是不是?”“失踪?的确好几天没联系到他了。”“有人报案!”王建国随后也点了一支香烟。“谁?有什么线索吗?”刘一关切的问道。“报案的是他女友,暂时还没有什么线索。”刘一心情交错,自己的弟弟竟然在这个时候失踪了。几人回到警局后,刘一忙问:“肖佳报案?你们有没有审问她?”“第一时间就审讯了,不过没有什么有利线索。”王建国显得相当的无奈。刘一慢慢的坐下,低下了头,想起与刘星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情景,那时两人命苦,在孤儿院不光受大孩子欺负,有时还会受到教管老师训斥。“小刘!我知道你们兄弟情深,我会尽力去帮你。”“刘星前一阵与我出去吃饭的时候说要与一个姓李的教授出去写生,应该就是他。”“看来两人应该很熟悉的,我已经派人去学校排查。你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怎么不认识这个老师?”“不认识,可能是我毕业以后转到我们学校的吧!”向刘一这样的问题学生,经常都不在学校,哪里还能和老师混得熟?王建国平时看起来邋里邋遢的,但是行动起来,风驰电掣,效率极高。刘一反复的在心中问自己问题,为什么凶手会费此周折来杀一个人?如果凶手与受害人是认识的,那他们又是什么关系?”这时从外面跑进来一名刑警慌慌张张地说:“组长,组长,不好了,您快来看看。”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