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致命的诱惑

绝命诡案 第四章 致命的诱惑

作者:景明冉亓 小说:绝命诡案 更新时间:2021-02-23 19:39:18
客雅酒店算C市最好是的酒店了,不仅仅极致奢华,并且有情调。来这里吃饭时住客栈的,也不是资深老板,是当地的土豪。 一路上道路空阔,刘一就像一只孤高的野狼,正向猎物疾奔。他一路心神不宁,觉得这么去酒店找肖佳,好像有些不妥当,更有甚者心中...

绝命诡案

推荐指数:10分

《绝命诡案》在线阅读

客雅酒店算是C市最好的酒店了,不光奢华,而且有情调。来这里吃饭住店的,不是资深老板,就是当地的土豪。一路上道路空旷,刘一就像一只孤傲的野狼,正在向猎物疾奔。他一路心神不宁,感觉这么去酒店找肖佳,似乎有些不妥,甚至心中有些对刘星愧疚。刘一站在客雅酒店的楼下,忐忑不安,望着楼上点点星光,好像看到了鬼火一样,令人恐惧。“来了吗?我都等你好久了!”刘一手机听筒里传来一阵娇喘。刘一没有回答,挂断电话来到了三零八。“我的好哥哥,你可来了,快坐下。”肖佳穿着一身粉色亮纱睡裙,透露着她那性感的身体,胸口隐隐约约,似是而非,让人好像陷入了两股怪圈,她娇媚的眼神好像一道勾魂令,正深情的望着刘一。“有刘星的消息快说!”刘一侧过脸,尽量避开肖佳的眼神。肖佳见刘一的神情,嘴角稍稍上扬,心中暗想,今天你来了,我就没打算放你走。“快说!”刘一确实不想和眼前这位妖娆的女人聊天。“喝杯酒,否则你什么也别想知道。”说着说着,肖佳遍将桌子上的两杯葡萄酒递给了刘一。刘一右手一挥,气愤的说:“你这女人,自己男友失踪了,还有心情在这里勾引我?”这话让人听起来相当直白。“刘一,你以为你是谁?要不是当年沈莜碍手碍脚的,我能选择刘星?”“沈莜!”刘一心中暗自念叨了一遍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在刘一心中藏了不知有多久,这个名字就像一把锋利的刺刀,深深的扎在了刘一的心上。“算了!”刘一转身就要离开。“好!我说,你先坐下!”肖佳见刘一要走,也是没辙了,声音带着恳求,希望刘一能陪自己多呆一会。“就这么说吧!”刘一面色铁青。“刘星参加完李教授的宴会后来找过我一次,告诉我要出门一段时间!”刘一听到这里,连忙问:“不是说要去写生吗?”“是的,刘星最近总是神神秘秘的,也不让我碰他,而且,而且那方面相当冷淡。我还听别人说他私下去医院查病,嗨……”肖佳好像在诉苦。“你们的私事我管不着,还有别的吗?”“刘星出事前经常去一家私人书店,倒不是很大,就在艺术学院旁边,好像叫陆林书屋。”“知道了!”冰冷的三个字一瞬间凉了肖佳的心。肖佳望着刘一的背影,低头小声说:“为什么是沈莜?为什么?”刘一二话没说,离开了房间,留下肖佳在这空荡荡的房间内独自哭泣。“怎么样?我说的吧!这小子心中没你,还非得试试!”屋内走出一个男人。肖佳回头说:“不过目的达到了!”刚才还在失落的肖佳,这时心里还有那么点成就感,毕竟刘一还是来了。男人粗壮的双臂绕过肖佳纤细的腰,在肖佳耳边轻吻了一下,“你这小丫头,竟敢在我面前勾搭男人,看我一会不收拾你的!”“这不是每天都调教我嘛!”肖佳的声音好像抹上了蜜糖一样,顺着男子的喉咙直灌心田。两人在亲吻声后,开始享受这美妙的夜晚。“刘一,救我,救我!”“小莜!”刘一被噩梦惊醒,手不停的在空气中抓挠。刘一摸了摸头上豆大的冷汗,又捶了自己头几下,叹了一口气。刘一不知昨晚几点才回来。桌上的几听啤酒提醒了自己,破戒了。一支烟的功夫,刘一翻阅了下手机,四十多个未接电话,大部分是王建国和许伟的,只有一个电话号码是未知来电。刘一拨通这个未知电话后,没想到是空号。“看来他们是有消息了!”刘一自言自语。太阳并没有如愿以偿的挥洒大地,阴云依旧笼罩着整个C市。刘一在镜子前望着自己,只过了一天不正常的生活,就已经不认识自己了。“你是谁?”这种感受,似乎每个人都有,面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显得异常的迷茫,陌生又熟悉。电话又响了。“你小子是不是去火葬场了?几点了都?”许伟在电话的另一边开始大呼小叫。“怎么了?”刘一夹着手机,开始挤牙膏。“发现高小晴的其他部位了,赶紧过来啊!就你最慢!”“知道了!”王建国刚刚和大家探讨完案情,刘一来的时候都已经散会了。王建国调查了下李文忠的几个邻居,都说李文忠为人和善,只有一个叫毕青的老人说他见到李文忠前几天带着一个女孩很晚才回来。毕青是一个与李文忠年纪相仿的老人,住在一楼,也是刘一的邻居。“你别和我说堵车!”许伟上来就是这句话。“得!还别说,真是堵车!”刘一故意逗逗许伟,看他一脸凶相,刘一就想笑。“小刘啊!赶紧看看!”王建国倒是急不可耐。刘一看着眼前的两条胳膊,肯定的回答:“是高小晴的!”刘一一眼就看到了右臂上的小麻雀纹身。“的确,我们也再次到学校盘查过,系里的女生都说高小晴右臂上有一个麻雀的纹身。”王建国为了确定身份,又派人去了一趟学校。“这是从哪里找到的?”刘一问道。许伟将早上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原来是一个环卫工人在绘湖大桥下发现的,当时给这位环卫工人吓得半死,虽然是个过五十多岁的男人,但是碰见两条死人胳膊,心里也是一咯噔。听环卫工人说他自己当时给了自己一嘴巴才反应过来。“你倒是吱个声啊!”许伟见刘一又是一脸木瓜,真想给他一下。“小许,别急,人都来了,还怕小刘想不出来?”眼前这两条发青的胳膊并没有给刘一带来恐惧,倒是带来了一丝欣喜。两条胳膊被切割的相当的粗糙,应该是被锯子锯断的,右胳膊有几处伤口,看样子应该不是腐烂引起的,倒是像被什么腐蚀的。胳膊尚未出现过度的腐烂的状态,但是还会令人感觉到一股尸臭顺着空气飘进鼻孔。“看来李文忠将作案工具销毁了!”王建国在李文忠家里搜查时,屋内除了生活必须的利器外,根本没有发现其他的分尸所用的工具。“你们看这里!”刘一指向胳膊上被腐蚀的部分。王建国与许伟凑了上来,一起仔细的观察。“应该是通渠水!”“你是说李文忠想溶尸?”许伟一双眼睛好像电灯泡一样,锃亮!“聪明,不过通渠水的腐蚀性相对差一些,也可能是少,没能帮李文忠毁尸灭迹,下水管道的尸块就应该是融解后脱落的肌肉组织,但是这只是猜测,等尸检报告出来再确定。”刘一再一次瞄了一眼这个麻雀的纹身,总感觉哪里不对。“小刘,你看看这里,是不是和李文忠一样?”王建国指着右臂说。“看来高小晴生前也注射过一些药物,如果没有什么病史,那就应该是毒品。”案件似乎有了一点突破,但是依然不能精准的判断李文忠的杀人动机。“技术科还没有将撕碎的纸片还原,应该明天才能有消息。”王建国一脸愁容。“时间限制?”刘一明白,张局是个急性子,经常给王建国出难题。“五天!”“师傅你说,这张局给这么点时间,他怎么不出来破案!”“小许,你就这张嘴欠打!”王建国摇摇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残缺的尸体和照片都能证实李文忠杀了高小晴,但是没办法判断出杀李文忠的杀人动机。追捕杀害李文忠的凶手成了首要任务,可能找到这个人,就可以知道李文忠的杀人动机。“知道了!”刘一说完便离开了。“这小子也太目中无人了吧!师傅你也真是惯着他!”许伟怒火中烧,恨不得一把将刘一拉回来向王建国道歉。王建国使了个眼神,许伟立马跑了出去。两人心照不宣,此时刘一的人身安全可能会受到威胁。王建国感觉这并不是一件普通的杀人案件。许伟紧跟刘一来到了陆林书屋。陆林书屋距离艺术学院较近,但是位置较为偏僻,在一个小胡同里,十分不起眼。一些藏书爱好者经常能在这里翻到“宝贝”,不买书蹭蹭运气也行。陆林书屋虽然在圈内出名,但是刘一确是头一次来。刘一走进书店,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脸络腮胡,嘴里叼着烟,一个金丝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书店老板举烟时,刘一发现他右手上有刀疤,上面也是有纹身,是一朵梅花,不过纹身被刀疤割成了两部分。刘一还纳闷,一个老爷们怎么还纹个女性纹身。“先生买什么书?”老板一开口,刘一明白了,外表总是能迷惑一个人,老板的声音轻柔,好像女性。“看看!”刘一环视周围,书屋不大,也就八十多平的样子,但是书架相当密集,而且层数较多,各种书籍琳琅满目。“先生,您是不是来打听事的啊?”老板翘着兰花指,望着眼前的这位俊美少年,还不时地抛上两个媚眼。“你怎么知道?”“瞧你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买书的,我做生意这么多年,从未看错过人。”虽说这个书店的老板有些夸口,但是这次算是他猜对了。“我打听一个人,是艺术学院的老师,名字叫刘星。”刘一单刀直入,并不想和这个不男不女的老板攀谈。“你是说长相文质彬彬,个子和你差不多,额头有一小块疤的老师?他也是个帅哥,说真的他好久没来了,我都有点想他了。”刘一听后有些反胃,但是礼貌地点了点头,老板想了想又说:“他每一次都会买一本书走!”“每一次都会买?”刘一倒是知道刘星喜欢书,而且爱收藏,自打两人分开住以后,刘一很少去刘星家里,因为肖佳在。“对啊!每次都会,而且他拿的书都是之前预定的。”“预定的?是他自己预定的?”“不是,我这里都有记录的,但是给他预定书的人并没有留下姓名,每次也只是邮寄到我这里。”“有地址和联系方式吗?”刘一凑上前问道。“有,你等会啊!”只见老板从身后拿出一张记录表,上面有刘星的名字,以及预定信息,取书时间等。刘一仔细一看,是从城北邮寄过来,但是没有署名,刘一刚记下电话号码,电话就响了。“有新发现!”王建国低沉的声音从电话另一边传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